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萧长歌的馈赠

第三百九十四章 萧长歌的馈赠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次是大意了,因为她完全没料到这只白头鹫居然能够吞噬自己的神魂。

        这都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她西狱鬼王居然再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她非常厌恶这种感觉,要知道上一次还是那秋水常念真人闯入阎狱的时候。

        “你好像很难受啊。”

        萧澈从那鬼王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慌乱,于是马上跟着嘲讽了一句。

        “我不会跟一个死人计较。”

        鬼王冷哼一声,她对眼前的这两个小鬼已经越来越没有耐心了。

        萧澈闻言一笑,没再多说什么,而是不慌不忙地提起断水。

        他接着跟陈太阿对视了一眼。

        “先拖延一下时间,别跟他们硬拼。”

        他小声道。

        “嗯,知道了!”

        陈太阿闻言重重地点了点头,尽管他时常会头脑发热做出些冲动的事情,但此刻却显得格外冷静。

        “这也是天赋吗?”

        萧澈看了眼陈太阿在心中暗想道。

        随即两人提剑迎着那两具百炼尸神傀冲了过去。

        不得不说,相比之前那一次交手,此时的这两具百炼尸神傀威力更甚。

        萧澈一招不慎差点被他的拳头砸中脑袋,不过好在他自始至终都没打算跟那具尸神傀正面交手,所以斗了十几个回合之后依旧毫发无损。

        陈太阿这边就有些不一样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初学乍练的缘故,虽然他看起来也想像萧澈一样跟那尸神傀迂回拖延,但终究步伐过于生疏,到最后总是被逼的每一剑依旧直来直去地跟那尸神傀硬碰硬。

        不过令萧澈感到诧异的是,这陈太阿虽然在跟那尸神傀的交手中总是落在下风,却又每次都能再次爬起来,而他手中的剑也一次比一次更有威力,剑法跟步伐也越来越纯熟,他居然在战斗中飞速地成长了起来。

        “这小子到真的是一块璞玉,不过现在可不是修炼的时候啊。”

        萧澈吃力地一剑劈开身前那具尸神傀一次攻击,然后皱着眉道。

        他很明显地感觉到,随着他二人招式用老,应付起这两具尸神傀变得愈发吃力。

        这两具尸神傀依靠鬼王的神魂之力,也在飞速地适应着两人的招式。

        “可能撑不过十招了,而且就算撑过十招,那鬼王必然要下死手。”

        看着身后那白头鹫已经咬断了一根拘魂锁,萧澈在心中笃定道。

        而且随着敖霁身上的拘魂锁一根根减少,这西狱鬼王将会变得越发的疯狂,下手肯定也会跟着越来越恨。

        关键是,萧澈还不能将自己的生死全部赌在敖霁这头妖龙身上。

        “赌一把。”

        又在那尸神傀手下逃过两招之后,萧澈看了一眼身旁那早已全身是伤的陈太阿,最终下定了决心。

        “断水!”

        说完就见他脚力一转,手中断水剑浮现出一层青芒,随着一道凌冽的剑意掠过冰面,他手中的断水剑在夜色划出一道银色流光劈向那尸神傀。

        随着轰隆一声,那尸神傀小山般的身躯被这一剑之力劈得倒飞而起,那如顽石般坚硬的胸膛上更是出现一条深深的剑痕。

        “哼。”

        但萧澈很显然对这一剑是不满意的,因为这一剑终究没有切开那尸神傀的身体。

        不过不满意归不满意,萧澈的身体却没有半丝的停顿,他顺着这一剑的力道飞身跃到陈太阿的跟前。

        随后两人十分默契地一人选了那尸神傀的一条腿,接着一人一剑狠狠地斩了下去。

        那措手不及的尸神傀顿时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于是两人合力之下击倒了另一具尸神傀。

        而萧澈的神色依旧没有放松,他连气都没有喘一口便问陈太阿道:

        “愿不愿意相信我?”

        陈太阿脸上因为击倒了尸神傀的兴奋神色还未散去,突然听到萧澈这么一问顿时愣住了,但随即他毫不犹豫地重重的点了点头道:

        “当然愿意!”

        “有多愿意?”

        萧澈又问。

        陈太阿闻言微一思忖随即一脸郑重地说道:

        “我可以将我的性命交给萧澈大哥。”

        “好!”

        闻言萧澈心头一热,他面无表情地拍了拍陈太阿的肩膀道:

        “听着,接下里,使出全力,帮我挡住他们的一击,就当接下这一剑是你此生的最后一剑!”

        他一脸严肃道。

        “没问题!”

        陈太阿没有问为什么,再次毫不犹豫地点头道。

        也就在两人说话间,那两具倒下的尸神傀重新爬了起来。

        “来了!”

        见状萧澈冷哼了一声。

        随即冰面之上迸射出两道怒涛般的剑意,只见萧澈跟陈太阿的周身,一道道剑罡将满地积雪刮起漫天飞舞着。

        特别是萧澈,他周身的剑罡甚至撕碎了他的衣袖,露出双臂上那密密麻麻的符文,不过很快一道道符文像是活了过来一般钻入他的手臂,而每当一道符文钻入他的手臂,他周身的剑罡便随之壮大一重。

        直到最后一道符文钻入他的手臂,他的剑意跟周身的剑罡已经完全将冰面覆盖。

        就连他身后那因为受伤动弹不得九渊,此时亦是被这股剑意跟剑罡笼罩。

        “区区一个少年,为何突然拥有堪比太上真人境的实力?!”

        他满脸愕然。

        而这个问题,只有萧澈本人才知道。

        他此刻这暴增的实力,不过是他爷爷临死前的馈赠。

        当日萧长歌兵解时虽然也分了一部分真元给李云生,但终究还是偏袒了自己的亲孙子,他将自己毕生的修为跟记忆尽数封印在了萧澈身上,只是直到今日萧澈也没完全炼化这份修为,此刻强行解除封印实则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哦?居然还藏了一手。”

        那西狱鬼王见状一声冷笑。

        “但你未免也太小看了我阎狱。”

        她满是讥讽地说道。

        说完熟悉的铃铛声响起,只是这一次那铃铛声响持续的时间比之前任何一次都长。

        而随着这阵铃铛声,那两具百炼尸神傀周身忽然涌出一圈赤色火焰,两人那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上忽然各自多出了一件兵器,分别是一柄长刀跟一把巨斧。

        然后只见这两具尸神傀脚尖在冰面上猛地一蹬,两个巨大的身形提着一刀一斧朝着陈太阿跟萧澈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