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八章 他是陈太阿,只能是陈太阿

第三百九十八章 他是陈太阿,只能是陈太阿

        那名四阶百炼尸神傀拔剑的时机选得非常精确。

        正是陈太阿手中鸦九刺入那具百炼尸神傀额头的下一刻,鸦九莫入那巨大牛首头颅之时。

        紧接着跟先前的那一幕一模一样,一道道细小的银芒如同夜色下得尘埃,将萧澈连同那具百炼尸神傀包裹其中。

        “天霜!”

        那四阶百炼尸神傀沙哑的喉咙,让这一声天霜听起来格外渗人。

        这一剑快得萧澈嘴中的“小心”都没有喊出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道道银芒化作锋利的剑气,将连同陈太阿在内的一起撕裂。

        “剑斩赤宵。”

        就在萧澈以为陈太阿又要被这一剑撕裂之时,他那带着几分疲惫的声音忽然穿破了夜色传到了萧澈耳中。

        随即他全身金色火焰骤然敛去,尽皆涌入鸦九剑身之中,然后随着鸦九一声剑吟道道金色剑罡犹如匹练一般从剑身涌出,将那如鹅毛般密布四周的剑气瞬间轰散。

        这金色的剑罡,照的整片冰面好似白昼久久不曾散去。

        这剑斩赤宵正是弑仙剑第一式中的第二招,这一招中气而不重技,需要庞大的真元作为直撑,若是以往的陈太阿断然是用不了的,但此时的他正好妖族血脉中释放的妖力弥补了真元的不足。

        此刻,饶是处于担心之中的萧澈,也亦对陈太阿这涅槃之后的血脉本源之力感到咋舌,不光是那庞大的妖力,还有战斗的悟性。

        刚刚生死关头用出那一剑意识,没有一个甲子的厮杀战斗,是绝不会锻炼不出来的。

        也就是说,这份传承不是传承了修为,还传承了战斗的技巧跟经验,以及……意识。

        想到“意识”这个词,萧澈心头猛地一跳,他终于知道陈太阿每一次涅槃之后会失去什么了。

        几乎就在他想到这个的同一时间,一道令他心脏骤然收缩,身子不由得开始颤栗的剑意从他脸颊拂过。

        这道剑意拂过他脸颊时温柔的好似春风,但萧澈却感觉自己周身仿佛被破了一层皮。

        他强忍着惧意抬起头,只见那名容貌如同一个老叟般的百炼尸神傀不知何时站在了萧澈的身后,而他的剑此刻正缓缓收入鞘中。

        随着长剑“叮”地一声入鞘,陈太阿的身体再一次被切成碎末。

        “刹那。”

        那年迈的百炼尸神傀好似察觉到了萧澈惊怒交加的目光,他远远地冲萧澈一笑,报出了自己刚刚那一剑的名字。

        看着他的笑容,萧澈的心中顿时涌出一股无以复加的怒意。

        他就算知道陈太阿能够再次复活,却依旧不能忍受眼前这个人戏耍一般地杀死他。

        而那四阶百炼尸神傀脸上的笑容很快便敛去了,他像是收到了命令一般提剑如风般朝萧澈冲了过来,很显然他收到了西狱鬼王的命令,不再理会还会复活的陈太阿,想要先解决这边那只能够压断拘魂锁的白头鹫。

        “鸦九!”

        可他的脚才刚迈出,耳畔就听到了一声咆哮。

        随后一道冲天的金色火焰在他身后升腾而起,这团足以照亮整片海面的金色火焰将他的身体在冰面上投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陈太阿的复活比刚刚那一次更快,而且复活后的妖力也到了一个足以震慑这四阶傀儡的地步。

        “砰!”

        还没等那四阶傀儡转身,陈太阿剑便已经到了,那四阶傀儡仓促的提剑去挡,包裹着一色金色火焰的鸦九顿时一剑砍在了那青铜长剑之上,鬼力与妖力的碰撞让这厚厚的冰面一阵震颤。

        “我倒要看看,你这羸弱的神魂,能够让你涅槃几次!”

        西狱鬼王冰冷的声音传来,随着她这声音而来的,还有那暗处奔出的一小两大三个身影。

        “又是一个四阶百炼尸神傀跟两个三阶百炼尸神傀,看起来这西狱鬼王直接交出了底牌。”

        九渊深吸了一口气道,此时的他虽然依旧紧张,但眉目间已经没有最开始的那层悲戚。

        接下来的事态变得很简单,面对近乎多出了一倍的敌人,陈太阿纵使有种火凤的血脉之力,局势也是一面倒。

        纵使是陈太阿每一次涅槃之后实力都会大增,但依旧没法弥补这么大的实力悬殊,加之西狱鬼王那强大的神魂,让这些傀儡飞速地学习着他的剑招,于是场面开始变成了一次单纯的虐杀。

        萧澈便只看到,陈太阿一次一次地痛苦地倒在血泊之中,然后一次一次地高喊着鸦九的名字欲火重生。

        本就意识模糊的陈太阿,在几次重生之后,神志越发地陷入了混沌状态。

        但无论重生几次,他依旧记得两件事情,他的鸦九还有萧澈叮嘱他的那句“挡住他们”。

        “挡住……他们。”

        又一次,在西狱鬼王的那些百炼尸神傀的围杀之下,陈太阿丧失了战斗的能力,可几乎半边身子被毁掉的他却仍旧倔强地手杵着鸦九挡在萧澈他们身前,不曾退却半步。

        “陈太阿,够了,你跑吧,别管我们了!”

        这一次萧澈终于喊了出口。

        可他话音才落,那边陈太阿的脑袋便被那四阶傀儡挑衅一般地一剑斩下。

        看到这一幕的萧澈强忍着快要炸开胸膛的怒火,他咬着呀握着拳头,望着陈太阿尸体的方向,声音一字一字地从牙缝吐出道:

        “我才不要你这个蠢货为去死。”

        说着他就要冲过去,他想乘着陈太阿刚刚重生实力未损之际,让他赶快逃走。

        “你想干什么?”

        他正要冲过的去的时候,九渊却一把拉住了他。

        “他既然继承了妖皇火凤的血脉,死亡便是他的宿命,只有能够承受千百次涅槃的妖族,才能完全觉醒妖皇的血脉之力。”

        那九渊补充道。

        “这涅槃是在消耗他的神魂吧?”

        “你放心,即便是阎狱将他神魂耗尽,也会在七日后的最后一次涅槃中苏醒。”

        “醒过来的那个人还是陈太阿吗?”

        听到萧澈这一句,九渊一愣然后神色严肃道:

        “能够迎接妖皇归来,这是每一个妖族无上的荣耀,这是大义!”

        自从发现陈太阿身上拥有妖皇的血脉之力后,这九渊就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般。

        “去你娘的狗屁大义!”

        萧澈怒视着九渊少有地爆了一句粗口。

        “他是陈太阿,只能是陈太阿,绝不能是其他任何其他人。”

        他怒吼道。

        “没用的,现在的事态,别说你没受伤,就算是受伤了也阻止不了了。”

        九渊不知道是不是自知理亏还是什么原因,没有继续与萧澈争辩。

        萧澈则没有回话,只是冷着脸扭头朝着陈太阿的方向走去,边走还边提起断水剑在自己胳膊狠狠地划了一道口子。

        然后就只见他用他那只滴血的手臂,在白色的雪地上用血画出了一个诡异的符文图案。

        “献祭?!”

        看到那个图案之后,九渊满脸惊惧。

        可不等他上前阻止,只见萧澈忽然用他一根沾血的手指,在自己的双眼前画了一横,然后又在眉心画了一个图案,最后声音坚毅地朗声道:

        “吾萧澈,以我双眸十年之后所有光阴献祭。”

        话一落音,原本就冰冷无比的海面,忽然吹来了一阵肃杀的冷风,风中充满了难以言明的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