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灵气灌顶

第三百九十九章 灵气灌顶

        萧澈的果决,让九渊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献祭的仪式在他面前完成。

        虽然献祭更多的是出现在魔族之中,但这种手段的使用者从来就不乏人类修者。

        想当初李云生就曾经启有一次献祭,只不过他献祭的是他人的身体,不像此刻萧澈献祭的是自己的眼睛。

        “只舍得献祭一对眸子能得到什么?”

        远处的西狱鬼王冷笑。

        对于献祭一道除了魔族最了解的应该就属于他们阎狱了,正如这世间遵循着付出与回报总是对等这一法则,献祭的物品与得到的回报同样是成正比的。

        但她这话一出口,马上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此刻以那萧澈为中心的区域,那一股股浓稠如墨的浊气越来越厚了。

        而这浊气的稀薄,往往也意味着献祭之后得到力量的多寡。

        就像她预料的那样,萧澈的周身在转瞬间开始出现异样,那一股股浊气在他头顶汇聚没多久,夜幕中的苍穹好似被这浊气撕开了一个口子,一道青色的光柱直接打在了萧澈的身上。

        “灵气灌顶!”

        看到这一幕的九渊忍不住惊呼出声。

        而随着他这声惊呼,原本黯淡的星空忽然赤云翻滚惊雷四起。

        “破境………”

        他咋舌之余忽然想到了什么,暗道:

        “只献祭了一对眼珠,便破了真人境,难道是因为此子天赋奇佳?”

        对于献祭之物来说,一对眼珠的确算不了什么,想当初有的邪派宗门曾用过上千凡人献祭,可萧澈却凭借献祭自己一对眼珠十年后的光阴获得了直接破境的力量,这只能是因为萧澈的天赋远高于寻常修者人。

        要知道在这十州一个未来圣人的眼珠,可比一千具凡人的身体值钱得多。

        萧澈本人此刻则没有想那么多,他脸上并没有任何破境之后伤势痊愈的喜悦,哪怕是他献祭所得到的东西远比表面上的破境多得多,他此刻也只有一个念头,便是上前阻止陈太阿。

        提着断水的萧澈,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飞奔到了陈太阿的旁边,此刻的陈太阿正好再一次从那金色的火焰中复活过来。

        早已埋伏在一侧的几名百炼尸神傀并没有因为萧澈的出现而感到慌乱,他们在陈太阿复活的一瞬便再次杀了过来,每一具百炼尸神傀的步伐都是急中有序。

        “我们走!”

        萧澈不顾被陈太阿周身那金色火焰灼烧的痛楚,一把拉起对方的胳膊拽着他就准备跑。

        可陈太阿在发现那些百炼尸神傀之后,身体如同本能一般地高吼了一声“鸦九”,然后就见鸦九再次飞到他的手中,随即他整个人便如同疯魔了一般冲向那几具百炼尸神傀。

        与之前发生过的那一幕幕几乎没有任何分别,这几具百炼尸神傀井然有序地列好了整形,好整以暇地等待着陈太阿再一次地落入他们围攻的圈套之中。

        陈太阿虽然每一次涅槃之后实力都会暴涨,但神智却越来越迟钝,所以纵使他个人实力再强也还是架不住两名四阶傀儡四名三阶傀儡的围攻。

        见此情状,萧澈也顾不得去拉陈太阿,当务之急是要破了这几个傀儡的阵法,否则一旦陈太阿冲进去,势必又会变成先前一模一样的局面。

        当即他决定暂时不管陈太阿,而是提着断水身形一闪刺向距离他最近的那具三阶百炼尸神傀,这具三阶百炼尸神傀正是先前被陈太阿重伤的那具,在萧澈看来把这具三阶百炼尸神傀挑了,这几具百炼尸神傀组成的围杀阵法便不能相互呼应,这么一来两人便可以趁乱逃离。

        不过那名老叟模样的四阶百炼尸神傀似乎发现了萧澈的意图,还没等萧澈的剑刺中那名三阶百炼尸神傀,他便已经挡在了萧澈的跟前。

        可萧澈并没有撤回手中的断水,而是面色沉静地抬起另一只手两指并拢默念了一声:“神隐步”。

        随即,他整个人如同一团黑气消失在了那四阶百炼尸神傀,连同他的周身的气息一起完全消失了。

        萧澈献祭换来的不止是让他破境灵气灌顶,还有这一套直接刻入他神魂的神隐步。

        当那名四阶百炼尸神傀再次察觉到萧澈的存在时,他已经出现在了那具三阶百炼尸神傀的面前,断水剑快得如一道道闪烁的流光一剑一剑劈向那三阶百炼尸神傀,那先前原本在萧澈面前还占上方的三阶百炼尸神傀,此刻已经只剩下了招架之功,加之那不知从何而来的神隐步,不过几息之间那具三阶百炼尸神傀已经被萧澈斩下了一条腿倒在了地上。

        他知道这傀儡根本没有生命,与其试图杀死他还不如困住他,毕竟他此刻只是想要替陈太阿争取时间。

        可他还没来得及去拉陈太阿,那两名四阶百炼尸神傀便提剑朝他攻来,有一名更是距离他十几步的远的地方开始汇聚鬼气,很显然又是那一招“天霜”。

        不过萧澈却并没有急着躲闪,而是看着那朝自己这边冲过来,似乎是想要保护自己的陈太阿喊了一句:

        “鸦九,我知道你听得见,你也不想你主人以后记不得你吧?”

        听到这句话之后混沌状态下的陈太阿已然不为所动,可他手上的鸦九却定住了,随后猛地插在了地上任凭陈太阿怎么用力去拔就是拔不起来。

        “带他走,走得越远越好,就像你之前带他逃出开元宗那样。”

        见状萧澈嘴角勾起笑道。

        他话音才落,像是在回应他一样,一声带着悲戚的剑吟忽然穿破云霄,而后一道绯色女子虚像从鸦九中飞出,她一把抱住依旧在奋力拔剑的陈太阿。

        “对不起,少主,我想让你活着,让你记得我。”

        一个空灵的女子声音响起过后,那柄鸦九带着陈太阿冲天而起。

        望着陈太阿远去,萧澈再次咧嘴一笑,不过马上神色再次一凛提起手里的断水冷声道:

        “来拼过鱼死网破吧。”

        “没有鱼死网破了。”

        萧澈的话刚一落音,西狱鬼王那森冷的声音在他身前响起,只见那提着自己脑袋的女子忽然出现在了他跟前。

        而萧澈几乎是本能地使出了神隐步,瞬间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在原地。

        可即便是这样,那断头女子如同白玉般修长的手臂,依旧穿过那团黑雾抓住了他的脖子。

        只是一抓便破了萧澈的神隐步。

        “想要在我面前逃走,再练上个八百年吧。”

        她声音冰冷地说道。

        虽然萧澈已经清楚,这无头女子也只是西狱鬼王的一具傀儡,但她的亲自出手还是让萧澈感到十分意外,因为从他之前的观察看来,这阎狱应该与龙族有着什么誓约,让他们不能直接出手对付龙族。

        不过随着耳边传来的那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声响起,他立刻明白了这无头女子为何要亲自出手了。

        因为那妖龙敖霁身上的拘魂锁,已经全部解开了。

        只是令萧澈感到不解的是,明明上一刻他还看到那敖霁身上的拘魂锁还剩下两根,为何这眨眼间就已经全部解开了。

        不等萧澈想明白这个问题,那女子忽然一把将萧澈扔在地上踩在脚下,随后又将手上那颗头颅放在了脖子上。

        “你到底是谁?何敢与我阎狱为敌!”

        最后只见她神色异常严峻地冲萧澈的身后的方向了怒喝了一声。

        她的这一句“你到底是谁”,问得自然不是萧澈,更不是那九渊跟敖霁,而是站在敖霁头顶的那只白头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