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章 李云生的恶意

第四百章 李云生的恶意

        面对西狱鬼王的质问,其实李云生很想告诉她自己就是李云生。

        并且告诉她那个杨万里,那个在阎狱着被她折磨得生不如的杨万里,是他的师父,也是他在十州唯一的亲人。

        李云生为何会知道杨万里正在阎狱中饱受折磨?

        为何还那么清楚折磨杨万里的人中,还有这西狱鬼王?

        时间回拨片刻。

        此时李云生正断开那拘魂锁第二根锁链,陈太阿再一次涅槃,萧澈已经在准备献祭。

        见此情形的李云生不由得有些急切,于是他顾不得让自己的神魂去炼化西狱鬼王那些神魂碎片,在吞咽下剩余的一块锁链碎片之后,直接咬向了第三根拘魂锁。

        可就在张开嘴的那一刻,他被一个从西狱鬼王神魂碎片中跳出的画面吸引住了。

        自从开始直接吞咽西狱鬼王魂力凝聚的拘魂锁锁链碎片后,这种断断续续的画面就不停地出现在李云生的脑海,他甚至看到过一段关于西狱鬼王童年时的画面。

        可神志坚定的他,从未被这些画面干扰。

        此刻这段画面,之所以能让李云生停下来,只因为那画面中出现了一个他无比熟悉的身影——杨万里。

        李云生能清晰地看到,画面中的杨万里身形枯瘦如柴,双肩琵琶骨被贯穿,被一根铁链垂吊在一间空旷阴暗的石室之中。

        当惊愕无比的李云生,开始仔细的地打量杨万里时,更是看到他师父杨万里的周身被烙铁烫满了一道道奇怪的符文,五脏的位置明显有缝合伤疤。他的一只眼睛更是被直接挖出,连脸眼皮都被割了去,只剩下一个令人恐惧的空洞。

        除了这些,杨万里的手臂双足血脉的位置都插着一根根细长的铁管,血液通过那细长的铁管流到地上的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器皿之中。

        大概是血液早就被放干了,空旷的石室中只是偶尔传来几声零星的嘀嗒声。

        也正是这恐怖嘀嗒之声,让李云生从这炼狱般的画面中醒过来。

        “她是阎狱的西狱鬼王,所以她这些记忆应该是真的吧?”

        不说这白头鹫原本就没有表情,就算是有表情,李云生也不知道此刻该用何种表情来表现此刻自己内心的情绪。

        虽然他早就知道杨万里被阎狱抓走了,甚至可能是被阎狱杀了,也明白就算没被杀,在阎狱中定然肯定过的不好。

        但眼前这画面,仍旧远远超出了李云生所猜想的范畴。

        他无数次从书上读到过“人心险恶”,也自认为对人心之恶有所了解,他甚至切实地感受过飞来峰上那数万道恶意。

        可当此刻,这份恶意真切地摆在他面前时,还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没再理会那剩余的两根拘魂锁。

        惊惧、痛苦、愤怒这几种情绪,来回地在脑海回荡,直到最后,自那飞来峰上传来的一道恶意将他惊醒,这种种念头全部化作了李云生的恶意。

        就像是找到了同类一般,那飞来峰上原本沉寂的玩到恶意忽然冲天而起,纵使隔了千万里也在转瞬间涌入了李云生的神魂之中。

        在这近万道恶念的冲击之下,李云生的神魂之力开始暴涨,李云生甚至有一瞬感觉自己好像望见了四寂的门扉。

        他这突然暴涨的神魂之力,其实也引起了那西狱鬼王的注意,只不过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李云生便控制在那白头鹫的利爪,只一抓便撕裂了那两条拘魂锁。

        在这一刻,李云生的神魂之力,已经增长到了足以正面抗衡那西狱鬼王的地步,甚至隐约还有压制之势。

        于是接下来,就有了刚刚西狱鬼王质问“李云生”的那一幕。

        不过回应西狱鬼王的不是李云生,而是身下巨龙的一身怒吼。

        然后就见这敖霁冲天而起,随即伴着道道雷霆向那西狱鬼王俯冲而去。

        这一声夹杂着龙威的咆哮,将那些傀儡连同冰面上的积雪一起掀起,只有那两具四阶傀儡跟那女子还能勉强站立。

        “我先杀了这头龙再来问你!”

        那西狱鬼王冷哼了一声,此时的事态其实是她最不想遇见的,按照她的计划这头龙最好是生擒,最不济也是在不暴露她鬼王身份的情况下带回去,毕竟阎狱现在还不是得罪龙族的时候。

        这也是她之前一直没有直接下死手的原因。

        原本她计划得很周全,甚至连陈太阿跟萧澈都算了进去,她甚至故意现身让萧澈误以为自己现在这幅身体就是本体,不过陈太阿觉醒妖皇血脉的确是在她意料之外,可即便如此她自然事态依旧在她掌控之中。

        可千算万算她没想到,变故居然发生在那道游魂身上。

        当刚刚那股铺天盖地的恶意汹涌袭来时,她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可等她反应过来时,那白头鹫一口气扯断了她两条拘魂锁。

        不过她西狱鬼王是何等果决之人既然已经失算,也没时间懊恼,现在她眼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杀了那条龙和今晚在场的所有人,尽量做得干净一些不给龙族留下把柄。

        “全部给我释放鬼力,堕入恶鬼道。”

        她一面空手迎着敖霁冲了过去,一面对那几名傀儡命令道。

        那四名三阶百炼尸神傀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就将一手插入自己的胸口,然后将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摘下了出来一口吞下,随着他们一声痛苦的哀嚎,满身皮肉纷纷落下,变成了一具被道道黑气缠绕其中的白骨。

        而那两名四阶傀儡则痛苦地挣扎了一下,才有些无奈地掏出了自己心脏。

        跟那三阶傀儡不同,他俩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明白堕入恶鬼道之后两人离死也就不远了。

        可挣扎归挣扎,没过多久,他们还是掏出了自己的心脏,与那三阶傀儡直接化作白骨不同,这两具四阶傀儡更像是两具脱水的干尸,他们还保留了一对散发着蓝色幽光的眸子,以及依旧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青铜剑。

        随后,这几具堕入恶鬼道的傀儡,紧贴在西狱鬼王的两侧迎着那俯冲而下的巨龙冲了过去。

        “牛首马面,挡住它。”

        眼见敖霁那锋利爪子就要撕下,西狱鬼王神色镇定地命令道。

        随后就只见那四具化作白骨的三阶百炼尸神傀猛地跃起,它们手中都握着鬼气所化的刀斧,依旧巨大的身躯正面迎着敖霁的利爪劈了过去。

        “轰”地一声伴随着雷霆之力的巨响过后,那四具三阶百炼尸神傀直接被敖霁那堪比神器的利爪撕碎。

        不过敖霁的俯冲之势也因此而阻。

        能够承受龙族这愤怒的一爪,显而易见堕入恶鬼道之后这几具百炼尸神傀实力再次增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