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章 你想杀我是吗?

第四百一十章 你想杀我是吗?

        “嗯?!”

        还没等李云生想好怎么提醒萧澈,他的神魂忽然猛地一跳。

        他感知到自己布置在飞来峰周围,用来警戒的“剑圆”,正被什么东西飞速地破坏者。

        更加让李云生感到不安的是,那东西像是早就知道李云生的藏身之处一般,笔直地朝着他在飞来峰下的藏身之处冲来。

        “现在附身到那头白头鹫身上飞回去肯定是晚了。”

        李云生一面沟通飞来峰感知着暮鼓森那边的动静,一面思忖道。

        “只有拼着神魂受损直接回到肉身了!”

        随着又有一道他布下的剑圆被破,李云生总算是下定了决心。

        “我来送你一程吧。”

        就在李云生要脱离敖霁肉身的那一刹,一个无比浑厚的男子声,如惊涛拍岸般直接撞向李云生的神魂。

        “谢谢你,让我那孩儿走时少了些痛苦,我龙族敖广欠你一个人情。”

        只是简单的两句话,却让李云生生出了一股被人俯视的恐惧感,对方的神魂跟他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他根本没来得及细想,就被一股温和的神魂之力包裹着,直接朝飞来峰飞了过去。

        李云生的神魂从破庙消失没过多久,庙外忽然狂风大作,一阵暴雨异常突兀地在这冬夜降下。

        在那雨势最大之时,一个身形高大的满脸威严的老人,在萧澈跟九渊惊愕的目光中推开了庙门,带着一身风雨走进了庙中。

        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将这间破庙笼罩其中,一瞬间,庙内的空气仿佛凝聚了一般。

        进屋之后,那身材高大的老人沉着脸,目光随意扫了萧澈一眼。

        只是一眼,却让萧澈全身汗毛直竖,他看不出眼前这老人的修为实力,但是本能却告诉他这是他此生最危险的一刻。

        好在他的目光很快就从萧澈身上挪开,落到了敖霁身上。

        这个自始至终眼神坚毅锋利的老人,在此刻,眼神中终于闪过了一丝落寞跟愤怒。

        只是这一闪而逝的愤怒,就让萧澈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要炸了,那股从内心涌出的恐惧放佛随时都要将他吞噬。

        不过很快他又重新恢复了刚刚威严沉着的模样。

        “我来接我儿子回家。”

        老人浑厚洪亮的声音打破庙内的安静。

        说完便看也不看萧澈跟九渊一眼径直走到敖霁边上将他一把抱起。

        “我看到你的雷霆化刃了,你做得很好,非常好,没给我们龙族丢脸。我看到那雷刃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可终究还是晚了一些,就像当年我没能及时拦住你一样。霁儿,你要是早些告诉我你在这里该多好,你不该躲着我的。”

        他抱着敖霁边往门口走边说道,他说话的语气俨然一副普通父子间交流的模样。

        正当他准备跨出庙门的时候,忽然收回了脚步。

        他转头看向九渊道:

        “你是公羊家的吧?”

        “是……”

        九渊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在这个人面前,他生不出任何逆反之心。

        “可愿跟我一同回龙族?我至少能保你不死。”

        那老人盯着九渊问道。

        “不了。”

        九渊闻言先是一愣,继而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面前这个人的承诺他自然不会觉得有假,但他时至今日,亲朋无几,知交又逝,独活多无趣?

        面对九渊的回答那老人只是沉默了一下,既没有追问缘由,更没有强求。

        “也好。”

        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

        “你们妖族那只雏凤已经让我的人带回龙族去了,算是还你这些年陪着吾儿的恩情。”

        他背对着九渊道。

        说完那老人便头也不回走进了庙外的风雨中。

        霎时庙外雷霆好似没有休止一般地轰鸣了起来。

        “他就是那老龙王?”

        那老人离去了许久,萧澈才开口问道。

        “应该错不了。”

        九渊像是全身脱力般神色黯然地瘫倒在地。

        “你今晚能否去那山下的渔村借宿一晚?”

        他躺在地上头一动不动地问道。

        “?”

        闻言萧澈先是一愣,继而一声不吭地站了起来,默默地收拾好自己放在破庙的行礼。

        收拾好之后,他将庙内那团篝火添上新柴,煮了一锅鱼汤,然后把仅剩的一条羊腿洗剥干净放在一旁烤起来。

        直到那锅鱼汤煮得沸腾,那条羊腿烤的金黄,萧澈才站起身来背好行礼。

        “我走了,要吃完。”

        萧澈背对着九渊道。

        说完不等九渊回答,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破庙。

        九渊慢慢地坐起身,有些愣神地看着萧澈离开的背影,直到萧澈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他才走到那团篝火旁拿起那只已经烤的流油的羊腿。

        看着手中这只羊腿,九渊脸上露出了一道非常平和的笑容。

        “敖兄,或许你我都想错了,这十州的困局或许真的有破局之人,只不过他们既不是那阎君也不是那棋圣,是这几个孩子。”

        九渊喃喃自语道。

        萧澈一步都没有停留,直到他走到了山脚才转身回望了一眼。

        只见山腰处那间破庙不知何时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

        萧澈在风雨中愣愣地看了那团冲天的火焰许久,直至被周身的寒意惊醒,才朝那破庙的方向深深一拜,最后再次转身隐入风雨交加的夜色中。

        这场雷暴整整持续了七日七夜,不止是玄州,整个十州都被这愤怒的雷霆轰炸了七日七夜里。

        暮鼓森。

        李云生被那道闯入他意识的神念直接送回了本体,他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帮他的人是谁,就只见到一个人影正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一柄长刀指着他。

        “你想杀我?”

        当他看清了那人的脸之后,忽然语气冰冷异常地看着那人道。

        说话间仿佛如同本能一般调动起了身后飞来峰上的那万道恶意,再加上他神魂之中残存的一丝龙威,这看似语气平淡一句话却让他面前站着的那人如坠冰窟,一动不动地站立在原地。

        “我问你,你想杀我是吗?吕苍黄!”

        李云生依旧是面无表情地开口道,只是这次的语气比刚刚重了很多,他身后那万道恶意也如凶兽般朝他面前那人扑去。

        “不,不敢,主上饶命,饶命!”

        吕苍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