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凛冬渐逝

第四百一十一章 凛冬渐逝

        阎狱,一间漆黑的石室内。

        “西狱鬼王绿庭见过阎君。”

        黑暗中西狱鬼王语气虚弱,作势欲起身行礼。

        “你受伤了,无须行礼。”

        阎君淡淡道。

        “这次没将那妖龙带回来,属下愿领责罚。”

        西狱鬼王满是愧疚道。

        “这不怪你。”

        阎君摆了摆手。

        “连我都没猜到,那妖龙濒死之时居然能够施展雷霆化刃,就算是我亲至恐怕也很难活着带他回来。更何况雷霆化刃一处,定然会惊动那头老龙,就算是强行将其带回来也是多余。”

        他很是豁达地说道。

        “谢阎君体谅。”

        西狱鬼王惶恐道。

        “不过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绿庭你。”

        阎君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道。

        这西狱鬼王本名绿庭,这名字还是阎君赐予的。只是阎君并不知道,此时面前的只不过是绿庭分出的一缕神魂,一缕名叫绿娥的神魂,那真正的绿庭早已不知去了哪里。

        听到这句话,西狱鬼王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心道:

        “该来的还是来了。”

        “属下惶恐,阎君但问无妨,绿庭知无不言。”

        绿娥心里虽然很担心,但嘴上却依旧恭谦。

        尽管她并非当初的绿庭,但却依旧恪守着鬼王的本份,如果不是绿庭的突然出现,恐怕连她自己都忘记了她跟绿庭的分别。

        “除了那敖霁跟公羊九渊,你在北海还遇到了谁?”

        阎君道。

        “还有两个少年,一个是萧家的萧长歌的孙子,一个是开元宗宗主之子。”

        绿娥如实回答道。

        “两人的身份倒是有趣。”

        阎君点头道。

        “那萧长歌的孙子天资非凡,心思缜密,假以时日必成大气候。但最需要关注的还是那陈太阿,此子以半妖之身觉醒火凤血脉,若是让他回到妖族,势必成为我阎狱心腹大患。”

        西狱鬼王一脸严肃地说道。

        她说这些的时候,心里没有半丝虚情假意,他早已完全融入了西狱鬼王的身份,将自己当成阎狱的一份子。

        “这点你不用担心,黑白鬼使昨日就动身了。”

        阎君淡淡地说道,西狱鬼王此时同仇敌忾的神色完全不似作伪,这让他稍稍松了一口。

        这次行动的失利虽然情有可原,但他依旧感到哪里有些不对劲,可偏偏却有说不上来。

        “除了他们两个,还有别的人吗?”

        沉默了片刻,阎君还是开口问道。

        “没有了。”

        西狱鬼王摇头。

        萧澈跟陈太阿的身份她可以说,但唯独那道不知从何而来游魂她不能说。因为她不能让阎君知道,自己的神魂被那人吞噬了一部分,而这一部分中甚至包括了阎狱方位的线索!

        这一点也是当初绿庭特意与她沟通,让她除掉那游魂的原因。

        要是被阎君知道她暴露阎狱方位的线索,不光是她绿娥会死,就连绿庭的身份恐怕也会被阎君挖出来。

        “嗯,我知道了,你伤的不轻,好好疗伤吧。”

        沉吟了片刻,阎君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谢谢阎……”

        西狱鬼王刚想道谢,却被一根冰凉的手指点住了额头。

        刹那间,她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每一根汗毛,每一块骨头,甚至是神魂中的每一个角落,都被人生生撕开然后仔细地打量检查了一遍。

        这份难以言明的恐惧跟痛楚至少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半柱香之后阎君那冰冷刺骨的手指才从她额头撤回。

        “你神魂受了极大的损伤,我刚刚帮你疏导了一番。”

        阎君轻描淡写地扔下一句话,然后转身拂袖而去。

        直到阎君的气息完全从她的感知中消失,西狱鬼王才开始蹲下身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她当然不会单纯地认为阎君刚刚的那一指只是在帮她疗伤,很显然对方是不信任她在搜查她的神魂。

        不过结果很显然是无功而返,否则这西狱鬼王恐怕此刻已经魂飞魄散了。

        “要不是绿庭冒险将我的神魂切了一块,否则定会被他发现。”

        绿娥有些后怕地想道。

        她虽然对阎狱并没有什么反叛之心,但她也不希望自己就这么白白送了性命,所以经管她很不情愿,但还是别无他选地隐藏了李云生的存在。

        暮鼓森,飞来峰。

        随着天气越发寒冷,暮鼓森的妖兽们连同追杀李云生的那些修者一起安份了许多。

        那妖蛇吕苍黄因为李云生那一日的震慑,似乎彻底断了暗杀李云生的念头,当然叫它在李云生身后摇尾巴那是不可能的,它依旧每日我行我素早出晚归,偶尔会给李云生送一两头猎物。

        李云生对他这态度也无所谓,毕竟他也从来没有过收那妖兽做宠物的念头,也就随它去了自己乐得清闲。

        于是又开始了每日对着飞来峰修炼跟发呆的日子。

        自从用三寂境与这飞来峰建立起了沟通之后,李云生对着飞来峰更加好奇了起来。

        而且经过他几次尝试后发现,自己不去对抗飞来峰上那些恶意,而是去试着理解那些恶意,感受他们恶意背后的处境之后,没理解一道恶意自己从飞来峰上活得神魂加持就越大,自己神魂壮大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甚至是炼化天地灵气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几乎就在他发着呆的时候,他麒麟骨内的真元便开始一点点地在增加。

        于是他与飞来峰的关系从“对抗”变成了“理解”。

        但话说回来,李云生还真要谢谢这一道道恶意,这每一道恶意的背后都是一个修者的一段过往,如果没有它们就算李云再如何沉迷修炼,也无法忍受这日复一日的枯燥时光。

        除了继续依靠飞来峰磨练神魂,积蓄真元,李云生还在尝试练习敖霁给他的那几道龙符。

        这几道龙符威力如何李云生此刻还无法感受到,因为李云生花了将近个把月的光阴也没有画出其中一道。

        抛开龙符所需要的珍稀符纸符墨跟符笔不谈,每一道龙符炼制的难度,还有消耗的神魂之力都让李云生感到极为头疼,因为这个他一个月都没办法练习几次。

        好在李云生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他要大把时间陪这几道龙符慢慢地耗。

        至于西狱鬼王被他跟敖霁吞噬的那缕神魂,此时还被他封印在他神魂中,他暂时没打算去动态。

        一来,经过之前那一战,虽然有龙王的帮助让他的神魂迅速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但他的神魂还是受到了很大的损伤,此时去动那一缕神魂可能会有危险。

        二来,其实是他有点害怕,怕自己在西狱鬼王的神魂中又看到师父杨万里,怕自己会因此而忍耐不住冲出暮鼓森找阎狱报仇。

        在经过这次交手之后,他已经十分清楚,目前他的实力去阎狱只可能是送死。

        所以他必须忍耐,就像杨万里临走前告诫他的那样。

        但话说回来,阎狱对待杨万里的手段虽然残忍,可李云生却发现阎狱并不是想让他师父杨万里死,而是想从杨万里身上拿到什么。

        “只要活着就好。”

        李云生心想道,对于修者而言只要活着任何损伤都能恢复。

        ……

        时间便这样一天天地流转,一晃眼凌冽的寒冬便被温暖的春天推开了。

        这期间李云生的生活依旧规律得让人咋舌。

        每日除了早中晚饭,他会花个吧时辰在暮鼓森中行走,然后再练习一个时辰的打虎拳跟行云步,然后一个时辰练习画龙符,其余时间则日复一日地坐在飞来峰前发呆。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事情发生,应该是在如春之后的第三个早晨。

        那天李云生打完一套打虎拳之后准备吃点东西,可一块兔肉刚入口,腹部忽然一阵翻涌,呕出一滩污秽之物。

        当时李云生只觉得奇怪倒也没有太过在意。

        只是过了几天之后,李云生忽然发现,那滩污秽之物处竟然生出了一棵通体漆黑的小树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