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四章 炙炎龙符

第四百一十四章 炙炎龙符

        三日后。

        天还未亮,坐在飞来峰下的李云生便睁开了眼睛,这比他以往要早上半个时辰。

        他不紧不慢地站起身然后伸了个懒腰,呼出一口浊气,然后直接将周身已经被露水跟汗水浸湿的衣服脱下,赤条条地走到不远处流淌着山泉一条溪流边。

        对李云生来说,每次在那飞来峰旁坐下后,迎接他的都是一场大战。

        这飞来峰上出看只是一道道带着神魂攻击的恶意,但恶意的根源却是一个个修者或大妖甚至魔族鲜活的一生,每次只要李云生定神坐下,变被拉入那恶意所有者的世界,然后以那道恶意的目光渡过这一生。

        如果那妖蛇知道这一点,恐怕再也不会冷嘲热讽李云生每日只知道发呆了,因为但凡寻常人都无法经受这种摧残。

        时至今日,已经不知道,他就这样面无表情平静地渡过了多少个一生。

        当然李云生并不是全无变化,那日妖蛇从李云生身上感受到的那股出尘之意,便是来自于此。

        除了精神上的变化,李云生的身体也在这神魂的激荡中,一次一次地被洗礼锻造,体内的浊气与污秽一点点地被逼出来。

        当然能够忍受这一切,除了在修炼上的益处,最主要还是因为他相信杨万里,相信这飞来峰中一定有他师父要给他的东西。

        仔仔细细地洗了个澡之后,李云生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穿上。

        今天他特意传了那套刚入秋水时白云观发的道袍。

        穿好衣服之后,他开始架锅熬粥。

        这锅跟锅里的仙粮都是从那些追捕他的仙盟兵士手中抢来的,这不过最近他们谨慎了许多,李云生乾坤袋中的存粮已经不多了。

        虽然他此时已经可以辟谷,这些也量也给他提供不了多少灵力,不过他还是习惯每天早上熬一锅粥。

        在他看来,每晚都要以旁人的身份活着,这么做是他判断自己李云生的一种方法。

        边等着粥熬好,他一边去那溪边用泉水把自己衣服洗了。

        等那衣服晾好,粥喝完了之后,李云在石桌上留了一碗给那妖蛇,便径直去了暮鼓森西面的断崖——那里是整个暮鼓森灵气最充裕之地。

        在他走后没多久,妖蛇吕苍黄便出现了。

        “一碗白粥就像打发我?”

        看着石桌上的白粥,他撇了撇嘴,那张格外妖异的长脸上满是不悦。

        不过一下一刻,他一声不吭地将那碗白粥喝进了肚子。

        “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搞出什么动静。”

        虽然满脸的不情愿,他脚下还是跟着朝那暮鼓森西面的断崖疾奔。

        ……

        暮鼓森的西面,与其说是断崖不如说是天堑。

        因为没人知道它到底有多深,甚至有修者猜测,这断下之下便是一处空间裂缝,真正没有生命可以存活的混沌之地。

        所以,试图从这一处断崖逃出暮鼓森,基本上可以说是妄想。

        李云生来这里,自然不是为了跳崖,来这里只是因为画龙符需要庞大的天地灵气。

        这西崖天地灵气本就充裕,加上没有飞来峰的阻隔能够很好地沟通天地灵气,是一处极好的画符所在。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目前阎狱跟仙盟的据点是在东面,距离此地非常远,即便他们到时候看到了李云生画符是的异常,也没办法迅速赶过来干扰。

        以李云生此时三寂境的神魂之力,倒是不怕因为中途被打断而造成神魂受创,他只是担心浪费了这画龙符的符纸。

        李云生到达这暮鼓森西崖的时候,正值天边紫气翻涌灵气最盛之时。

        他径直走进了崖边一间小屋,这木屋是他前些日子寻路时顺手搭建的,虽然简陋了一些但桌椅都是全的。

        这山中最多的便是那些几人合抱粗细的古木,李云生随后砍了一株直接削成了桌椅。

        他小心而仔细地将符笔跟砚台还有符纸从乾坤袋中取出在桌上放好,随后又拿出一个小瓷瓶放在桌上。

        这符笔是当初李云生从秋水带出来的品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名笔。

        这小瓷瓶里装着其实是吕苍黄的妖血,算是李云生以不将他关进炼妖壶为前提换来的。

        为了画出这道龙符,李云生算是把他全部家当都拿出来了。

        他还记得自己当初画《天陨符》时所耗费的代价,虽然只是一个混杂了龙文的五品天象符,却花了他好几个月的时间,用光了所有积蓄去买材料。

        所以尽管他此刻已经倾其所有,依旧还是有些担心,毕竟他只有六次机会。

        李云生这次画的龙符,名为《炙炎龙符》,符成之时会出现漫天赤火的异象。

        而这道龙符的威力则足以媲美六品的天象符,根据敖霁记忆中的记载,这道龙符中蕴藏着一道相当点亮五颗紫骨火龙的龙息,一道龙息可以焚尽一座千人城池。

        正当李云生在摆好符纸,然后闭上眼睛在心底一遍一遍练习这道龙符绘制过程的时候,他的忽然感知到有一个异常强大的神魂正朝这里飞来,最后在离小木屋两三里的位置停了下来。

        在感知到这道神魂之后,李云生的脸上非但没有任何惊慌之色,反而嘴角勾起笑了笑。

        这道身影中传来的熟悉又浑厚的妖力,李云生再也熟悉不过了,正是那妖蛇吕苍黄。

        虽然是自己邀请对方的,但他对吕苍黄的到来其实也有些意外,毕竟两人之间还有隔阂。

        有玉虚子留在妖蛇身上的封印,李云生一点也不怕他倒戈,吕苍黄自己肯定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来这里只可能是帮李云生护法。

        有了一头大妖帮自己护法,李云生心中最后一丝担忧也消失了。

        随即就只见他干净利落地提笔,将笔头浸满妖血,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落笔!

        就在李云生的笔尖与那符纸接触的同一刹那,李云生心如止水般地进入二寂境,强大的神魂接住飞来峰的加持如同一头饿了许久的野兽,将方圆数十里的天地灵气笼罩其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