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一章 你别说了,我头疼

第四百二十一章 你别说了,我头疼

        “在想什么呢?”

        圆滚滚的吕苍黄啃着一条山猪腿走到李云生边上踢了他一脚。

        从无患木林回来之后,李云生就坐在一棵大树桩上杵着脑袋发呆。

        虽然吕苍黄已经见惯了他望着飞来峰发呆,但像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神还是头一遭。

        “你难不成是看了阎狱那大鬼棺,又有所领悟了?”

        满嘴是油的吕苍黄笑问道。

        “不是。”

        李云生摇了摇头。

        说着他放下撑着脑袋的手,转而双手背在身后撑着那大树桩神色淡然地说道:

        “大鬼棺跟阎狱的拘魂锁大同小异,都是以自身神魄炼化鬼气凝结而成,以寻常修士的手段的确很难破开。但是这神魂凝练手段基本上都是出自道藏《易数钩隐图》,归根结底也不过是术数之学。只要神魂之力不要太弱,终究是能够靠推演演算将其破解。”

        李云生在那次破解西狱鬼王的拘魂锁之后,就开始琢磨如何破解阎狱凝练鬼气的手段,在拿了不少暮鼓森的鬼差尝试之后,总算是被他发现这鬼差的手段看起来玄奥,但终究逃不过易经术数之学。

        也就是说这些神魂原本皆是无形之物,但阎狱的鬼术却可以依靠易数钩隐图中的一些手段,将这些无形之物以特殊的方位列阵再层层封印,最终凝练出了能够攻击修者神魂的实物。

        在找到了这一层根源之后,李云生差不多都能靠着演算破解。

        这一点跟他的行云步很像,行云步的强弱完全取决于李云生能算到哪一步,算得越远行云步走得就越远。哪怕是一步登天,道理上讲,只要李云生神魂足够强大,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所以之前在无患林,李云生很轻易地就让那大鬼棺瓦解了。

        “停停停……你别说了,别说了,我头疼,我服了你了行吧?”

        吕苍黄一副头大的表情揉着额头制止了李云生的长篇大论。

        多数妖族向来只靠拳头跟身体说话,李云生说的这些他虽然知道很厉害,但却一点也不想听懂,他觉得累得慌。

        “既然不是在想阎狱的事情,那你在这里发什么呆?”

        虽然对李云生的长篇大论感到头疼,但吕苍黄仍旧非常好奇。

        这十年间的相处,让他对李云生有了不少了解,眼前这青年看起来人畜无害,在某些方面却是连他都感到恐惧。

        修为这方面自不必说,在最开始那几年,他还有自信能够看清这人的修为。

        但两三年之后,他发现自己对这身材一天天拔高的少年愈发的看不懂。

        他说看不懂不是因为对方与他实力完全不符的修为境界,而是对方举手投足间不经意流露出的宗师气象。

        作为曾经的大妖,他并非没见过世面,但他的确已经无法看清,眼前这年轻人到底有多强了。

        而每当他想要对李云生的实力一探究竟的时候,他眼前经常会出现玉虚子跟徐鸿鹄的模样。

        吕苍黄发现,就算他不愿意承认,其实在他心底已经开始将李云生与玉虚子、徐鸿鹄同等看待了。

        而除了修为,李云生的自律,同样到了令吕苍黄感到恐惧的地步。

        这十年来,李云生的作息,规律到吕苍黄可以用沙漏来计算。

        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会好奇为何今天本应该在飞来峰下发呆的李云生,今日会坐在这大树桩上神不守舍。

        其实今天上午,他在李云生去无患林前就发现了异常,这么些年来,李云生每日跟他说的话基本上不会超过十局,可今天一早几乎说了一个月的量。

        “发呆?”

        李云生闻言先是一愣,继而像是突然醒悟一般道:

        “哦,其实只是因为今天仙盟那帮人,让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吕苍黄愈发好奇了起来。

        他跟李云生之间的对立隔阂,这些年早就烟消云散了,两人关系谈不上融洽,但也并不生分。

        “我在想,对我而言,时间这东西到底算什么?”

        李云生道。

        闻言吕苍黄像是噎着了一般,翻了个白眼。

        “你能再无聊一些吗?”

        他一脸无趣地甩给了李云生一句话,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要走。

        “你今天是不是又去偷猎暮鼓森里的妖兽了?”

        看着吕苍黄手上那条山猪腿,李云生皱了皱眉问道。

        “哎呀,就是头普通山猪,哪里是什么妖兽,您接着思索你的人生大道吧,管我作甚。”

        吕苍黄逃也似地跑了。

        “你下次被山主逮到了,可别往这里跑。”

        李云生摇头道。

        他这么说,是因为之前有一次吕苍黄猎杀了暮鼓森中一头珍惜灵兽,被山主直接追到了飞来峰,要不是他跑得够快,恐怕要被山主的铁蹄一脚踩穿了。

        不过说来也起来,这暮鼓森的山主不知道是因为李云生,还是因为李云生身后的飞来峰,每次都只是看看这边便不再追过来。

        “知道啦,知道啦,罗哩罗嗦,本大爷哪天心情不好,把那头老鹿也给剁了!”

        吕苍黄一边埋怨,一边头有也不会地钻进了林子,继续觅食去了。

        ……

        吕苍黄一走,李云生又在那大树桩上坐了下来。

        李云生刚刚其实并不是在跟吕苍黄打趣,他的的确确是在思索“时间对他而言到底算什么”这个问题。

        几乎从他记事起,为了解除那恶僧对李家的祖州,他便跟着父亲李山竹四处奔波寻访仙迹。

        这一段时间,的确就像他回答仙盟那狄魁是说的那样,他一直被时间追赶着。

        就算后来到了秋水,这诅咒也没像他爹爹预料的那般自动消散,他依旧被时间不停地追赶者。

        这期间他尝试过不要命地冲击无根仙脉,尝试过利用子虚幻境中的魂火石补充神魂,可到头来他的寿元依旧被定格在四十岁。

        减去他在暮鼓森渡过了十年,此刻他手上蓍草手环亮起的格子还剩下十六格。

        这其实还要多亏了飞来峰,这十年来不停地帮他修复神魂,否则只说那绘制龙符的消耗,他的神魂可能就要被榨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