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哪里来的小鬼

第四百二十二章 哪里来的小鬼

        可即便是如此,依旧是每过一年减少一格,而且无论他神魂增加与否,那蓍草手环的格子都不会增加。

        而且先前秋水那次大战,他一口气耗尽了所有神魂,蓍草手环上的格子消耗一空,但他并没有立刻魂飞魄散。

        这仿佛是像在告诉他,他的寿命必须是四十年,不能减少更不能增加。

        就算他提前耗尽神魂,他也会以另一种姿态活着。

        这是一个可怕的设想,但李云生感觉并非完全不可能。

        而这以上的种种,都是李云生在不久前,对于时间的一种看法。

        但就在今天,在回答了那狄魁之后,再联想起自己在这暮鼓森中的十年,他忽然发现这时间与他并不只是这种追逐的关系。

        就在刚刚,他用他那天人般的记忆力,将这十年自己在暮鼓森中经历的一点一滴,在脑中快速流转。

        当他将脑中的这十年,按照一年一年来跳跃时,他忽然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发现,自己每过一年,无论是对于自己脑中读过道藏的理解,还是对秋水剑诀、行云步甚至是打虎拳的理解,都如同跳跃一般地增长。

        就像发现阎狱鬼术秘密这件事情,他仔细想来,按道理便是自己天赋再如何惊人,也不可能在十年内便将阎狱花费近百年近千年传承的秘法破解。

        暮然间,他忽然觉得,自己可能一点都不了解自己。

        紧接着,他又想起了自己下棋的事情。

        他以前从没深究过自己下棋这件事情,但现在仔细想来,一个人既没经过名师指点,又没有常年累月棋盘对弈,如何能生而知之般与那许多高手对弈?

        可能是当局者迷,李云生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觉得一切理所当然。

        “这不像是学习,更不像是修炼,这更像是……传承。”

        他有些愕然地想道。

        “这时间虽然不停地追着我跑,但同时也在不停地解开我身上的封印,或者说不停地将一件件传承无声无息地灌输进了我的大脑跟身体里。”

        李云生慢慢地站了起身来。

        “可能力的传承,这不是只有妖族、魔族才有的天赋吗?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

        他皱起眉头低语道。

        在他说道“普通人”这几个字时明显地有些底气不足。

        忽然间他想起了梦里出现过的那名“恶僧”,想起了之前不止是一次听那些仙盟修士提起过的一个词——“孽因子”。

        “我难道真是那传闻中,断头盟制造出来的孽因子?”

        他面无表情地思忖道。

        若是寻常修者,此刻李云生脑中的念头,可能足以让他们道心崩塌。

        不过李云生反倒是愈发地冷静下来。

        “不,我不是那孽因子。”

        李云生摇头道,他这些年从仙盟跟阎狱一些修士的记忆,还有那西狱鬼王的记忆碎片中得到了不少关于孽因子的事情。

        所谓孽因子,其实是断头盟用“怨力”制造出来的一种傀儡,它的前身是魔族的魔胎,只不过使用的是怨力而不是浊气。

        而这怨力,则是断头盟炼制出的一种,完全区别与灵气跟浊气的另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的可怕之处在于,它甚至可以完全无视仙脉资质,让一名普人凡人,直接拥有修者的力量。

        先不说这些孽因子大多被怨力控制,无法拥有自己的意识。

        就单论他们只能使用“怨力”这一点,就跟李云生此时的情况不符,因为李云生此时自身修行依靠的还是灵气而不是怨力。

        他甚至连怨力到底是何物,如何炼化怨力,如何使用怨力都不知道。

        “只可能是我的诅咒跟这孽因子,或者说制造这孽因子的断头盟大有关系。”

        李云生想起当日徐鸿鹄从自己体内引出的那一缕煞气,现在仔细想想,赫然便是他以前在仙盟那些怨奴身上看到过的怨力。

        “断头盟当年是被仙盟一手覆灭的,看起来要搞清楚这件事,还得去找仙盟。”

        他伸了个懒腰,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道。

        经过飞来峰上那上万到恶意的锤炼,李云生此时心性之坚,完全不是寻常人能够相提并论的。

        哪怕此刻确定他真的是那不人不鬼的“孽因子”,他也依旧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生存。

        在他看来,自己的存在,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身份就能决定的。

        “如果我的寿元,当真被锁死,那我暮鼓森这十年,当真是过的有些奢侈了。”

        李云生望着眼前的飞来峰忽然苦笑道。

        此时距离暮鼓森山门打开的日子已经没多久了,不过李云生可没想过自己能从那里出去。

        这十年的时间,他的神魂几乎已经碰到四寂的门槛,而他体内那几颗麒麟骨也已经全部点亮,并且早已真元充盈,甚至好几颗再次转化做了那金色的真元。

        虽说因为无法靠境界来衡量实力的缘故,他也很好奇自己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地步,可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想直接涉险去与仙盟跟阎狱正面抗衡。

        这十年里其实他除了修炼,还一直在推演着对付阎狱跟仙盟的事情,因为有了西狱鬼王一部分记忆的帮助,此时此刻他脑中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谋划。

        而这谋划成功的前提,便是先躲过仙盟跟阎狱的围捕,进入炎州。

        想要悄无声息地进入炎州,唯一的一条路就在这飞来峰后面。

        “说起来,这飞来峰的万道恶念,应该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吧。”

        想到这里,李云生再次径直走到了飞来峰跟前,然后在那老位置盘腿坐下。

        “来看看今晚做个什么梦吧。”

        李云生闭上了眼睛心想道。

        这十年间为了探寻这些恶念中的蛛丝马迹,他几乎每夜都在恶梦中渡过。

        也亏得他神魂之力强大能够守住道心,得以保持一个旁观者的目光,看着那一道道恶念中的一幕幕前尘往事。

        不然这般十年如一日地感受着他人的过往,体会着他人的人生,这很可能让一个修者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不过话说回来,观察这些恶念,倒也给李云生带来了不少好处。

        比如此刻他识海中那足以媲美太上真人境的庞大神魂之力,还有那因此无时无刻都处在运转中的画龙诀炼化的庞大真元,以及被天地灵气不停淬炼的身体。

        除了这些,李云生甚至从这些太古时期的神魂中,偷学到了一些术法。

        不过因为这些念头中的记忆大多是些片段,所以这些功法基本上没有什么完整的。

        “哪里来的小鬼。”

        正当李云生将神魂没入飞来峰,好不容易寻到一道没有看过的念头时,一个冰冷而威严的声音忽然如同一盘冰水浇在了李云生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