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五章 瘟疫

第四百二十五章 瘟疫

        “毕竟隔了数千年,血脉淡了也很寻常……”

        李云生原本想随口解释一下,但话说道一半忽然怔住了,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他想起了师父杨万里当日将他护在身后对阎君说的一番话。

        说了也奇怪,他的记忆力向来非常好,唯独那段记忆一直很模糊,若不是这轩辕乱龙此时的追问,那段记忆可能压根不会浮现于他脑海中。

        “我师父在将我送到这暮鼓森前,曾经跟阎君说过一些奇怪的话。”

        李云生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

        他觉得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过于匪夷所思,对方未必就会相信。

        “他说了什么?”

        轩辕乱龙眼神急切地问道。

        “他说他之所以是十州最后一个天衍族,那是因为他从未经历过天衍族的那场浩劫,他是堕境之后从天门那头回到十州的。”

        李云生道。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闻言那轩辕乱龙忽然一脸兴奋。

        “你师父,不是根本不是天衍族的后人,他是我们天衍一族早已进入天门的先祖!”

        令李云生没想到的是,那轩辕乱龙对于他的话非但没有半点质疑,反而无比坚信。

        “你可能不知道,我天衍族太古时期便有同天门之外的先祖沟通的能力,定是那浩劫降临之时,有族人沟通了天门之外的先祖。”

        他一脸兴奋道。

        “太好了,太好了,我天衍族的先祖果然不曾抛弃我们。”

        那轩辕乱龙自顾自地感动道。

        “可既然有先祖降临,为何我天衍族还被灭族?”

        他接着疑惑道。

        “当时我师父与那阎君交谈时,还说这十州还被布下了一道专门克制天衍族的封印,我师父好像因为这边一直被困在秋水不能出去。”

        李云生皱眉道。

        “封印?”

        轩辕乱龙一愣,马上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道:

        “是了!我怎么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难道前辈知道这封印的事情?”

        李云生问道。

        “我在这里等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将此事告知我天衍族人啊!都怨我,都怨我!”

        那轩辕乱龙几乎是捶胸顿足一般地说道。

        “我想我师父特意把我送到这里,可能便是查到了前辈在此地的消息。”

        见状,李云生的表情也跟着有些沉重,他忽然完全明白了师父将自己送到这飞来峰的用意。

        “想来必然是如此。”

        轩辕乱龙的情绪平稳了一些,然后斩钉截铁地点了点头。

        “不知前辈能否将那天衍族所遇的浩劫,跟这封印的事情告知一二。”

        李云生有些小心地试探着问道。

        在他看来,这天衍族的浩劫、十州修者堕境之谜,以及那炼制出怨力的神秘组织断头,这些事情之间定然有着什么牵连。而此时在李云生眼前的这个人,很可能掌握着解开这其中一些谜题的关键。

        “罢了,想来我再等上千年,恐怕也没办法等来我天衍族的后人,既然先祖收你为徒,权当你是我天衍一族的后人吧。”

        闻言那轩辕乱龙深深地看了李云生一眼,最后才终于开口道。

        “在我出生的那个时代,对于我天衍族来说,原本是天衍族极盛之世,长生木几乎遍布十州。我天衍族虽与你人族时常有些争吵,但两方大体上是和睦互补的,而且因为我们的强大,魔族那些杂碎被死死地困在了深渊之中,根本不敢显身。”

        他颇为自傲地慢慢叙说道。

        “就在我们以为这盛世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时候,千余年前忽然有一天,我们的长生木开始像是感染了“瘟疫”一般,一株一株地衰败,神兽麒麟的胎儿一个个地死在腹中。对于我天衍一族来说,长生木跟麒麟便是我族之根本,敢对它们下手便是同我天衍族解为似地。我跟我们一些族人开始奉命在十州调查长生木衰败的原因,终于这一查就是几十年,我们寻遍了十州,哪怕是十州仙府外面的俗世也跑遍了,依旧一无所获。可这“瘟疫”却开始向我族人蔓延,最先开始的是没有任何修为的孩童,他们一个个先是开始失明,从眼瞳开始全身一点点地溃烂,没有任何方法可医,就算是品阶最高的丹药也无用。就好像,十州的天地法则,对这“瘟疫”或是诅咒,根本无效一般。”

        说到这里,轩辕乱龙似乎是回想起了当日的惨状,不禁有些咬牙切齿。

        “最后这瘟疫开始由孩童发展到老人,年龄超过两甲子,修为在真人境以下的“老人”开始出现孩童一样的症状。我们发现继续任由这‘瘟疫’蔓延下去,我天衍族的族人将会消亡大半。于是我们再一次加大了调查的力度,派出了更多人手前往十州的每个角落,我们中一些高手甚至不惜以身涉险,进入了魔族深渊。”

        他神色冷冽地接着说道。

        “与其漫无目寻找,是不是更先集中精力弄清楚这‘瘟疫’到底是什么?”

        李云生打断了那轩辕乱龙道。

        “你说得没错,只是这瘟疫无论是杀死长生木,还是杀死我族族人都不会留下半点痕迹。”

        出人意料地,轩辕乱龙并没有因为李云生打断自己而感到不快,而是语气平静地向李云生解释了一句,然后只听他接着道:

        “最后实在束手无策之后,我们中有人提出让一些真人境以上,或者神魂在二寂境的高手通过自废修为感染‘瘟疫’,然后通过封印他们神魂的方式,看看能否从他们神魂中获取一些情报,于是包括我在内总共百余名族人自愿加入其中。”

        听着轩辕乱龙平静语气下的叙述,李云生着实有些被天衍一族的魄力跟决心震撼道了。

        而之所以是真人境以上或者神魂在二寂境的修者,李云生倒是很清楚,因为只有二寂境的修者神魂才会在肉体消亡之时保持短暂的神志。

        说到这里,轩辕乱龙似乎又沉浸在了某件痛苦的回忆之中,一时间居然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