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与山对峙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与山对峙

        翌日,妖蛇吕苍黄惊奇地发现,李云生忽然不再坐在那飞来峰下,而是站在一处能够望见山巅的空旷处,远远的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飞来峰。

        “你这是在干嘛?”

        吕苍黄抱着一罐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蜂蜜一面吃着一面问道。

        “你觉得,怎么做才能让这飞来峰,彻底对我臣服?”

        李云生没有回答吕苍黄,而是反问道。

        “……”

        吕苍黄先是一愣,继而翻了个白眼道:

        “怎么做?做梦!他是一座山又不是一个人,为何要向你臣服?”

        居然想要一座山对自己臣服,他觉得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眼前这人了。

        他不太愿意跟着“怪胎”待在一起,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我昨天去了一趟仙盟跟阎狱东面的城寨,他们有些不对劲,这山门开启之日临近,他们却如临大敌般地闭门不出。”

        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然后转身告诫李云生道。

        “你找到那吴安知了吗?”

        李云生依然目不斜视地反问道。

        闻言背对着李云生的吕苍黄神色一怔然后皱起了眉头,他那原本已经十分“油腻”的面孔严肃了起来。

        只见他仰头一口将那坛蜂蜜喝下,随后冷着脸杀意浓重地走进了面前的暗林。

        显然,这吕苍黄在李云生的点醒之下,明白了仙盟那帮人忽然闭门不出的理由。

        虽然李云生几乎整日都待在这飞来峰旁,但随着他神魂愈发强大,这暮鼓森中大部分飞禽走兽都变成了他的眼睛,所以那吴安知的一举一动其实李云生早就注意到了,他几乎是见证了一个被怨力侵蚀的修者,是如何一步一步地坠向深渊。

        这也是上次李云生提醒吕苍黄的原因。

        不过吴安知的事情,转念间就被李云生抛在了脑后。

        他此时心里只想着如何让这飞来峰对自己“臣服”。

        让这飞来峰臣服于他,这并非他跟吕苍黄说的玩笑话,而是那飞来峰中的轩辕乱龙对他的“指点”。

        那轩辕乱龙记仇归记仇,但还是跟李云生说了一些他的建议,在他看来想要收服一件“飞来峰”这种级别的法器,必须让这件扶起臣服于自己。

        当然,他也就说了这么多,倒不是他藏着掖着,只是他虽寄生于飞来峰中,但却从未真正融入飞来峰,只是如那老牛身上的“虱子”般的存在。

        “那妖蛇说的没错,这飞来峰就是一座山又不是一个人,没有喜悦不会愤怒,就是一块石头,你就是将那石头打碎了,它恐怕也不会生出半丝臣服之意。”

        望着眼前这飞来峰,李云生在心里想道。

        “他虽然不是人,但如果将他当成一个人呢?”

        李云生忽然心头一动。

        “如果我将它想做是一个人,一个对手呢?”

        他接着问自己道。

        “想要一个对手臣服,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来一次堂堂正正的决斗,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李云生抬起了头,眼神变得无比清澈。

        “飞来兄,你我来一场堂堂正正的决斗,我若败了便舍了这具身躯神魂永世封印于山中,你若败了便臣服于我。”

        只见他突然后撤了几步,然后神色严肃地看向那飞来峰问道:

        “如何?”

        言毕飞来峰依旧静静地沐浴在头顶的日光之下,什么都没发生。

        可即便如此,李云生却已然一脸认真,且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的飞来峰。

        不可思议的是,没过多久一阵狂风,忽然从那飞来峰峰巅呼啸而下,气势汹汹地扑向李云生。

        “你这算是答应了吗?”

        感受着这阵带着一丝“怒意”的狂风,李云生脸上非但没有半丝惊诧,反而有些欣喜。

        他没想到自己这么误打误撞,居然真的找到了收服这飞来峰的关键。

        只见他话音方落,飞来峰峰巅黑云翻涌,一股带着神魂冲击的威压,排山倒海般地从天而降。

        原本明媚的蓝天,陡然间黑云翻滚。

        “你既全力迎战,我也就不藏拙了。”

        感受着这股带着几分古意的沉重威压,李云生再次欣喜地放声道。

        这股威压虽然恐怖,但还没到能李云生李云生退却的地步。

        只见他迎着飞来峰的庞大威压,身形笔直地伫立在飞来峰面前,随后深吸一口气仰头一声“龙吟”。

        随着这声白日惊雷般的龙吟,整座暮鼓森的天地灵气,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汇聚到李云生的头顶,随后被瞬间吸纳一空。

        而就在这股庞大的天地灵气汇入他体内的那一刻,整个世界短暂地陷入了死寂,唯有几片绿叶悠悠地从上空飘落。

        不过很快,这片死寂随着李云生双眼的缓缓打开而结束。

        一股磅礴如实质般的浩然之气伴随着轰隆的雷鸣冲天而起,紧随而至的是轰然砸下的沉重威压,直叫那满山苍翠瞬间低下了头。

        这是李云生第一次,毫不掩饰地释放自己庞大气势跟神魂。

        而这一山一人谁也不愿意退让半分,一时间这两股威压犹如伯仲,将这天地一青一白分作两半异象连连。

        于是一山一人就这么对峙了起来。

        正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暮鼓森中无论是寻常走兽飞禽,还是那山精妖兽,都在这两道骇人威压之下苦不堪言。

        一些品阶较高的妖兽还能在洞穴中抵抗一二,那些没什么妖力的基本上直接昏阙了过去。

        那些仙盟的修士跟阎狱的鬼差此时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本就被吴安知骚扰得筋疲力竭,现在又多了两道匪夷所思的威压,许多的修士原本就紧绷着的神经顿时崩溃了,一时间城寨中混乱一片。

        而就在这一片混乱中,仙盟城寨厚厚的城墙,被一个浑身散发着黑气的高大身形砸出了一个大洞。

        ……

        不光是暮鼓森内部,就连暮鼓森外围此时也惊呼一片。

        随着暮鼓森山门打开之日临近,仙盟跟阎狱越来越多的高手来到暮鼓森,此时暮鼓森的狮子口至少集结了几十名真人境以上的修者,阎狱的鬼王虽然暂时还没出现,但鬼使已经来了十几名。

        而一些看热闹想捡漏的散修,这些日子也正源源不断地朝这边涌来。

        可尽管来了这么多高手,这突然从暮鼓森中冲出的两道威压,还是直接将他们拍了个七荤八素。

        “暮鼓森中不是连真人境界的修者都没有的吗,他奶奶的,这两道威压是怎么回事?”

        有人一面抵抗着这骇然的威压,一面有些不解地大骂道。

        “我怎么知道?不会是那秋水余孽在暮鼓森中破境了吧?”

        “就是那秋水余孽破境了,那另外一个人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的人中间也有修士破境了?!”

        他们怀着种种疑惑开始撤离狮子口,最后除了一些真人境以上的仙盟修士,还有那十名鬼使,其余人没有坚持多久就通通撤出了狮子口。

        最后他们甚至逃了十余里路,才总算摆脱那两道恐怖的威压。

        而那些依旧守在狮子口的仙盟修士跟阎狱鬼差,也在坚持了十余日之后开始心有不甘地撤离。

        同时很快地两道密令分别落到仙盟盟主曹铿以及阎君手中。

        “老师,飞来峰情况有变。”

        曹铿将手上一封密信递给张天择。

        “你觉得这两道威压,会是谁的?”

        他问道。

        “虽然不知道另一个是谁,但这其中一人定是那秋水余孽。”

        张天择看也没看那信,目光依旧盯着面前那张空无一字的棋盘道。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此子与那断头盟关系复杂,绝不能活!”

        曹铿神色凝重道。

        “你这十年长进不大。”

        张天择抬起头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曹铿。

        “十年前天道已然落子,大局早就定下,这局面已经不是某个人能够左右的了,那秋水余孽死跟不死有何分别?”

        他很是失望道。

        “但那秋水余孽牵扯到了断头盟,老师您也知道,与他断头盟有过牵扯的事情,从来都不是小事。”

        他还是有些不甘心道。

        “我也没说不让你去管这件事,只是你得清楚,你的目光已经不该落只是在一个小人物身上。”

        张天择道。

        “既然是瀛洲青莲府跟玄州开元府的事情,那便交给那两位府主去办好了。”

        他接着道。

        “老师教训的是。”

        闻言曹铿有些羞愧地低头道。

        于是暮鼓森这处原本十州人迹罕至的凶险之地,再次如同十年前那般热闹了起来。

        而且相比十年前,这一次的声势更加浩大。

        一来是因为仙盟跟阎狱在这十年间吞没了无数宗门,实力跟威名一时无两,这两方势力此时在十州可谓翻手云覆手雨。

        二来,暮鼓森头顶那天地异象早已将传遍十州,勾起了十州无数修者的好奇心。

        而一些当年并未亲历的修者,更是想看看这个被仙盟跟阎狱追杀了十年的秋水余孽到底长什么样子。

        可以想象,接下来的几个月,暮鼓森将再次成为一座修罗场。

        倒是李云生完全没想到,他这一时兴起的突然之举,居然再次搅动了十州的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