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一问一答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一问一答

        吕苍黄没有想到,自己才离开没多久,李云生真的跟这飞来峰“打”来了。



        不但是打起来了,而且一打就是半个月,打得是惊天动地。



        要不是有曾经作为大妖的底子,恐怕此刻也没办法如此平稳地站立在这两股威压之下。



        但话说回来,此刻站在这两股风暴中心的他,面上的表情已再无任何先前的轻浮。



        与此相反,面对李云生此时眼神中的认真跟专注,还有这一山一人此刻倾尽全力的博弈,就算是他吕苍黄看着眼前的场景,也不由得感到肃然起敬。



        这份肃然起敬,倒不是因为两方此刻强横的实力。



        而是他此刻所感受到的,这两方对待此次决斗,郑重而纯粹的态度。



        相比吕苍黄,作为此刻交战一方的李云生,对于这一点感受更加强烈。



        在他看来,面前这座飞来峰,虽然封印着万道恶意,但在与他交手时却没有流露出半丝恶意。



        它与李云生交手,为的只是纯粹的胜负。



        这份不带任何敌意纯粹之感,李云生只在跟同门师兄们交手时才有过。



        这山人交战,虽然搅得暮鼓森上空异象连连,但一山一人的交手实则非常缓慢。



        甚至有时候那飞来峰隔了好几日才出一招,而李云生又花了几日破解这一招并且还击。



        而两方交战的手段,几乎都是意念与神魂间的较量。



        对于这种交手的方式,李云生初时还有些陌生,不过这陌生之感才刚刚在他心头涌现,就被他神魂中出现的一道记忆冲散。



        这道记忆,恰巧正是关于这意念与神魂攻击的手段。



        这十年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几乎每当他冥想陷入困境时这种感觉都会出现,所以他并没有感觉到意外。



        而这神念间对战,李云生也颇感有趣。



        因为它有点像是先生教书时抛出的一个个问题。



        比如那飞来峰第一次朝他攻击时向他问的第一个问题是:



        “余高万尺,重亿万石,汝当如何承受余之重?”



        虽然这飞来峰并不能言,但那一道道神魂传递给李云生就是这个意思。



        而紧接着,李云生的神魂便仿佛受到了那亿万石重量撞击,好似真的有一座山直接压在了他头顶一样——尽管外界看来只不过是飞来峰的威压增加了一些。



        可是李云生却切实地感受到了这股匪夷所思的重力,要是他解不开答不上这一题,恐怕神魂真的要被这飞来峰压在山下,永世无法脱身。



        好在李云生很快就给出了答案:“我虽然没办法承受此重,但我有一道山字符可卸去此重。”



        说着,他用神魂勾画了一道五品山子符,再以画龙诀庞大的真元催发山字符之力,一举卸掉了头顶的巨力。



        “我有一拳可开山,你如何挡我这一拳?”



        接下飞来峰这一击之后,李云生几乎不假思索地给飞来峰出了一题,随着他的这句话打虎拳开山劲的意向,由他神魂幻化而出一拳轰向飞来峰。



        于是两方就像这样“一问一答”一直对峙了整整两个月有余。



        这期间一山一人可谓是穷尽了彼此毕生所知,却还是斗得不分伯仲。



        而暮鼓森外,阎狱跟仙盟的人马早已到齐,阎狱的鬼王也来了一个。



        瀛洲青莲府现任府主秦枭,还有玄州开元府府主陆云皆已亲至。



        对于此事,此时狮子口外围,那些前来围观的散修,对此早已议论开来。



        这十年间十州变化极大,原先的青莲府府主吕安知伤重身死由秦枭接任,据传这秦枭的实力已经半步入圣。而那开元府府主陆云,这十年间几乎将原本开元宗资源窃取一空,靠着开元宗跟仙盟的资源依然入圣。



        可以说,今时今日的仙盟,实力早已远胜十年前。



        再说阎狱此次前来的那两名鬼王,虽然到现在众人都是只问其声不见其人,但已经有了确凿的传闻,说阎狱这次来的乃是四名鬼王中手段最为凶残的北狱鬼王。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许多因为抱着好奇的心情前来围观的散修许多都开始默默退去,因为北狱鬼王的凶名十州可谓无人不晓,此人做事完全不会顾忌周围的无辜。



        据传他前些年为了抓捕一名宗门掌门,他甚至屠了那个宗门万民弟子。



        就在几公里外的散修们讨论着这些的时候,仙盟的府主跟阎狱的那名鬼王正站在狮子口,神色凝重地看着头顶天空的异象。



        不过很显然狮子口上空那两股庞大的威压,对这三人没有任何威胁。



        “陆云兄你见识广博,可看出这两道威压来自何人?”



        说这话的是一名身形富态,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正是那青莲府现任府主秦枭。



        这秦枭的模样说起来更像是商贾,很难让人将他跟仙盟的府主联系到一块。



        “秦兄过誉了。”



        陆云摆了摆手。



        “这两股威压之强世所罕见,但我还真是猜不出这两人的身份,不过我觉得这两人应该都是暮鼓森这十年间突破的。”



        他苦笑道。



        这陆云模样就跟一个斯文书生一样,也正因如此,知道他对付开元宗的手段的人,暗中给他取了个外号——“鬼面书生”。



        “既然连陆云兄都看不出,这就有些麻烦了。”



        那秦枭有些不耐烦地抓了抓他嘴角的那撇胡子。



        “废话就别说那么多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二人。



        只见一个全身上下被一件冒着森森鬼气的漆黑斗篷包裹着的男子,悄无声息地站在了二人面前。



        “不知道北狱鬼王有何见教?”



        陆云强忍着心头的怒意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先别管这两人是谁。”



        那冰冷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得确认一下这暮鼓森山门开启时,我们如何进山的事情。”



        那北狱鬼王说道。



        “进山?”



        秦枭冷笑道:



        “莫非你不知道这暮鼓森中的禁制不允许真人级别的修者入内?”



        “我阎狱有办法,让这暮鼓森的禁制消失一个时辰。”



        那北狱鬼王继续冷冷道。



        闻言秦枭跟陆云不由得有些震惊地相视了一眼。



        “既然阎狱有办法解除暮鼓森的禁制,为何不早些拿出来?”



        陆云寒声问道。



        “并非不想早些拿出来,实则这东西我们阎狱刚刚才拿到。”



        那北狱鬼王在陆云面前摊开手掌,一枚掌心光晕闪烁的雪色珠子,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



        “妖丹?”



        秦枭疑惑道:



        “一枚妖丹能做什么?”



        北狱鬼王没有回答他,只是用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地在那妖丹上一点。



        随即秦枭跟陆云便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妖力从那妖丹上奔涌而出。



        “这是大妖的妖丹……”



        陆云吸了口冷气道。



        这大妖乃是妖族最强大的存在,先不说怎么取出他的妖丹,便是要杀死一头大妖对于现在的仙盟来说也是一件极难的事情。



        “阎狱这是正式的跟妖族宣战了么?”



        陆云随即明白了过来。



        “没错。”



        北狱鬼王点点头。



        “我如果这次同你一起进入暮鼓森,是不是也就意味着我仙盟需要跟你阎狱继续联手对付妖族?”



        陆云冷着脸问道。



        “是。”



        北狱鬼王再次点点头,言简意赅地说道。



        “这件事情,我们做不了主。”



        秦枭谨慎地摇了摇头。



        仙盟同宗门宣战前后花了几十年的时间,现在实力刚刚恢复就要向妖族宣战,他感觉这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我们需要请示一下曹盟主。”



        陆云与秦枭对视了一眼然后对北狱鬼王说道。



        “随便你们,时间不多了,最多半月山门就要开了,我们虽然有手段让暮鼓森中禁制失效,但也仅仅只是在山门打开后的那一个时辰而已,你们好自为之。”



        北狱鬼王收起那颗妖丹冷笑着转身隐入夜色中。



        “你觉得曹盟主会为了一个秋水余孽,不惜让仙盟卷入阎狱与妖族的争端么?”



        秦枭有些好奇地向身边的陆云问道。



        “如果那秋水余孽,是释放出这两道威压的两人之一,我觉得很有可能。”



        陆云抬头看了看头顶天空的乱云异象。



        “若这秋水余孽十年时间便成长到了这般地步,便是我也觉得有必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其铲除。”



        秦枭点头道。



        …………



        而就在所有人把目光投向那两股搅动天地异象的威压时,暮鼓森中发生了一件令吕苍黄都感觉毛骨悚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