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剑意开天

第四百三十一章 剑意开天

        总之,他失算了,他缺一柄剑。

        而眼见那前臂石佛的手臂就要把自己拍成飞灰,李云生准备强行以气凝剑使出秋水剑诀时,忽然只觉得自己手心多出了什么东西。

        就在他握住这东西的瞬间,他只觉得自己那积蓄到极限的剑意、剑势跟剑气顿时找到了归处。

        这感觉就像是将那千钧之力聚于丝一般,李云生本能地感觉到,他的剑找到了。

        “第四式,惊山。”

        李云生一声长啸,随后拔“剑”而起。

        随着这一剑拔出,暮鼓森中无数草木,随着这惊山式遇山开山遇鬼斩鬼的剑意,一同化作万柄飞剑密密麻麻破空而出,斩向那千臂石佛。

        在李云生的手臂挥动之下,这股骇人的剑意好似要直接劈开天地一般,直接将那飞来峰幻化而成的千臂石佛连同头顶的黑云一起劈开。

        被厚厚的云层遮挡的日光,透过这整齐剑痕射下,一直延伸到天际的尽头,好似这一剑真的斩开了天空一般。

        此时一缕阳光恰好落在了喘着粗气的李云生身上,在这日光映衬下的李云生,远远看去就好似一柄笔直地插在岩石上的长剑,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无比锋利的气势。

        此一剑之后,毫无疑问,李云生于剑道之上的造诣,已然凡入圣。

        便是一直对于自己实力究竟如何存在疑惑的李云生,此刻也能清晰地感觉得到:

        “我很强!”

        望了一眼身前如同散了架一般飞崩塌的飞来峰,李云生忽然记起什么似地慌忙抬起手。

        只见那突然出现在他手中的东西,居然是那栽下去十年也不过长了五尺的小黑树。

        此时他手中这小黑树,连那几片叶子也掉光了,看起来就像是一截已经枯死的朽木。

        “这小黑树居然能当剑使?”

        李云生差异莫名,要知道他所习的秋水剑诀,寻常的剑根本无法承受这股力量,也只有青鱼那种品阶的灵剑才能让李云生随心所欲的出剑。

        不过李云生暂时没时间去深究这些了,因为眼前这飞来峰终于显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

        于是他一面收起小黑树,一面朝着崩塌的飞来峰走去。

        只见这飞来峰崩塌的废墟中,一尊被劈成两半的三尺高黑铁无脸佛像躺在那里,在那佛像的旁边还有一副黑铁面具。

        “难道这阵眼的真身就是这无面佛?”

        李云生蹲在地上,先是用小黑树戳了戳那尊无面佛。

        “这面具又是什么东西?”

        然后又伸手将那副黑铁面具捡了起来,拿在手中好奇的打量着。

        “运气不错,没想到你真的能收了这阵眼。”

        一个声音出现在李云生脑海。

        “轩辕前辈?”

        李云生有些惊喜道:

        “你在这面具里?”

        他立刻就听出,这声音来自轩辕乱龙。

        “嗯,没想到这飞来峰的真身居然是一副面具。”

        轩辕乱龙也有些惊奇道。

        “所以飞来峰上那些禁制,其实都是为了保护这阵眼的对吧。”

        李云生道。

        “没错,不过现在他是你的了。”

        轩辕乱龙道。

        “这东西有什么用?”

        李云生拿起这面具仔细地翻看了一遍,除了轩辕乱龙的神魂还被封印在里面,他没有现什么特别之处。

        “你戴上看看。”

        那轩辕乱龙怂恿道。

        虽然李云生听出了轩辕乱龙语气中的不怀好意,但是为了搞清楚这东西的能力,他还是决定戴上看看。

        “嗯?”

        就在李云生将面具戴在脸上的一瞬,他脑海中顿时涌现出了无数张脸,而当李云生的将意识集中到其中一张脸上时,他顿时感觉到脸上的面具一阵扭曲,然后直接化作了他脑海中的那张脸。

        不止如此,就在这面具化作那张面孔模样的同时,关于这幅面孔的记忆随之涌入李云生脑海中,只要李云生愿意他随时可以让自己的神态变得跟这人一模一样。

        “如果我没猜错,这东西应该是曾经的佛国大将千面的法器‘众生相’。”

        轩辕乱龙的声音再次出现在李云生脑海中。

        “它即可封印他人亡魂,又能依此幻化出亡魂生前面孔,只要自己不说破没人能看出来。”

        他接着道。

        “就算是脸一模一样,神魂的气息也还是认得出的吧。”

        李云生道。

        “你是谁?!”

        而他这话刚一出口,他便听到身后有人惊愕地质问道。

        李云生闻言转过头,只见吕苍黄正一脸愕然地看着他。

        “你看不出我是谁吗?”

        看着吕苍黄一脸震惊的模样,李云生好奇地问道。

        “你到底是谁,李云生呢?”

        吕苍黄带着一丝怒意道,说着更是直接显现除了妖蛇真身。

        “还真看不出啊。”

        李云生有些吃惊。

        “别激动,是我,是我。”

        他眼见吕苍黄便要一尾巴甩过来,赶忙伸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紧接着他又把关于飞来峰的一些事情跟吕苍黄说了一下,对方这才将信将疑地变回那圆滚滚的模样。

        “你先前说让飞来峰臣服于你就是这个意思?”

        饶是吕苍黄见多识广,也依旧觉得有些非议所思。

        “算是吧。”

        李云生面无表情地将那面具在手里抛了抛。

        关于天衍族的事情,他并没有跟吕苍黄说。

        “算了,你就是个怪胎。”

        闻言吕苍黄狐疑地看了李云生一眼,不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不过这飞来峰终究是被你给劈了,我们也不用再待在这鬼地方了。”

        他望向李云生身后飞来峰倒下后露出的一个巨大豁口,还有从那豁口中吹来的缕缕海风有些兴奋道。

        “我怎么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但就在这时候,他忽然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怎么了?”

        李云生有些奇怪地看着眼前一惊一乍的吕苍黄。

        “你遇到那吴安知没?就是那吃人怪!”

        他有些急切地问道。

        “没有。”

        李云生摇了摇头。

        “这就奇怪了,他不来找你报仇会去哪儿?”

        吕苍黄挠头道。

        “他不可能来找我的。”

        李云生摇头道。

        他已经听出,吕苍黄这是找那吴安知找丢了,便以为那吴安知是跑过来找自己寻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