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二章 犯秋水者,海角天涯,吾必诛之

第四百三十二章 犯秋水者,海角天涯,吾必诛之

        “你怎么这么肯定?”

        吕苍黄不解道。

        “他被怨力吞噬了神智的同时,生存的本能也被无限激发出来,他对危机的直觉比之你我可能都要敏锐,一头野兽是不会招惹自己打不过的敌人的。”

        李云生道。

        他依稀记得,那日自己初次突破三寂后依附与那头苍鹰身上看到的场景。

        当时那吴安知原本是要杀了那李慢的,却明锐地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然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选择了逃走,其直觉之敏锐可见一斑。

        虽然李云生说的很肯定,但吕苍黄还是有些怀疑,总觉得那吴安知此时可能正躲在某个角落窥探这他们。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凄厉的鹿鸣响彻整片暮鼓森。

        两人顿时警觉地循声望去。

        由于飞来峰刚刚那一击,此刻两人的视野极为开阔,加之他们视力早已远超凡人,他们清晰的看到距离此地十几里远的一个山头上,一头白鹿正被一头浑身散发着煞气的怪物咬住了脖子。

        任凭那白鹿如何挣扎,那怪物就是不愿意松口。

        不过几息的时间,他们便眼睁睁地看着那白鹿完全被那全身被黑气包裹着的怪物吞食进肚。

        “那是……山主!!那混账吞了山主!”

        吕苍黄震惊得有些语无伦次道。

        比起吕苍黄李云生则平静得多,只是眉头微微蹙起。

        在暮鼓森中这些年,他虽然与那山主接触的不多,但是那山主的实力他或多或少却是知道一些的。

        按照他的判断,那山主本身就有大妖的实力,绝不不至于面对吴安知没有还手之力。

        “它这些年为了抵御这飞来峰上的恶念,防止暮鼓森内的凶兽被恶意侵蚀,它的神魂早就受损了。加上刚刚你跟飞来峰那一战,它为了保护暮鼓森中妖兽不被波及应该是出手了,那怪物可能正是趁他刚刚保护暮鼓森时偷袭了它。”

        就在李云生感到疑惑的时候,脑中忽然传来了轩辕乱龙的声音。

        想着那山主之前对自己还有一份恩情,此刻却或多或少因自己而死,李云生几乎毫不犹豫地往前踏出一步,不过他脚步刚刚迈出就被吕苍黄拉住了。

        “山主一死,暮鼓森的所有禁制都会自动解除,我们得走了,不然等阎狱跟仙盟的人追上来,我们很难脱身,你总不想在被关上十年吧?”

        吕苍黄有些急切地劝道。

        而那吴安知,似乎也察觉到了来自李云生的杀意,他几乎不假思索地直接跳下了那山头隐入密林之中。

        李云生看着周遭那一棵棵迅速枯萎的参天古木,心下长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把脚步收了回来。

        “走吧。”

        见李云生转过身来,吕苍黄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飞来峰几乎是被李云生那一剑斩成了两半,而在山体崩塌时顺着这剑痕留下了一条通往外界的出口。

        “等一下。”

        吕苍黄刚走到那出口却被李云生叫住了。

        “怎么了?”

        他皱眉道。

        “留几个字给那些人。”

        李云生望了一眼身前飞来峰的残壁,神色淡然抬起手中的那根小黑木棍。

        随即一道道剑气随着李云生手臂的挥洒倾泻而出。

        这是吕苍黄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李云生出剑,那看似随意的挥洒,却让吕苍黄额头冷汗连连,他本能地在心底推演着该如何接下来李云生的这一剑又一剑。

        好在李云生手上的动作很快就停下来,吕苍黄如蒙大赦般地偷偷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然后抬起头想看看李云生在那石壁上写了什么。

        “犯秋水者,海角天涯,吾……必诛之。”

        李云生在那飞来峰的断壁上,用剑气刻下了这十二个神韵超逸的大字。

        只是吕苍黄读到那“吾”字时忽然发现了不对劲,这十二个看起来神韵超逸的大字,实则每一笔画之中都藏着一道剑意,看到最后吕苍黄只觉得那剑意好似要将他撕成碎片一般,妖丹内的妖力一阵翻涌险些心神失守。

        “真是的个怪物!”

        吕苍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暗骂道,不过他自尊心极强,虽然心中不快却丝毫不愿向李云生示弱。

        “我们出去吧。”

        李云生先是自己看了一眼石壁上的那几个字,然后再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暮鼓森,最后头也不回地道。

        如果说秋水直至离开前对十州都保持着善意,那么此刻的走出暮鼓森的李云生,可能是秋水对于十州全部的恶意。

        ……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仙盟的陆云跟秦枭还有那北狱鬼王才姗姗来迟地赶到此处。

        暮鼓森突然解除禁制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甚至没来得及去弄清原由就慌忙闯了进来,但绕是如此最后还是因为遇上了一大波兽潮,被耽误了这么久才赶过来。

        脚刚落地,他们被脚下这片区域惨烈荒凉的情景吓了一跳。

        这片区域因为李云生跟飞来峰的交手,几乎没有让人落脚的地方。

        而空气中那一道道残余的真元跟剑气更是让这几人本能地提高的警惕。

        “没想到那秋水余孽居然真的强到了这般田地。”

        感受着地面那一道道剑痕中残留的剑意,秦枭胸口的起伏不自觉地加快了几分。

        这对剑道一知半解的秦枭尚能察觉到这么多,更不要说精于剑道的陆云了。

        从陆云踏入暮鼓森的第一步起,他就察觉到了这一道道令他感到毛骨悚然的剑意。

        “他到底是在跟谁交手?”

        陆云看着地面上那一道道剑痕,有些疑惑地问道。

        从现场的情况看来,这两人应该是不分伯仲的,所以他很好奇那李云生对手的身份。

        “如果没猜错,那秋水余孽的对手应该是它。”

        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北狱鬼王,忽然抬手指了指面前的飞来峰。

        “而且赢的应该是那秋水余孽。”

        他寒声道。

        “它?”

        陆云跟秦枭皆是疑惑地顺着北狱鬼王手指的方向看去。

        当他们看到那被一剑劈开,山体坍塌的飞来峰时忽然只觉得身后的汗毛根根竖起。

        “这是……飞来峰?!”

        暮鼓森中的飞来峰陆云他们当然是知道的,只不过却从未想过有人能一剑将其劈开。

        当然他们也从未想过,李云生的对手会是飞来峰。

        不过如果站在李云生的角度想想,他如果想要在不惊动阎狱跟仙盟的情况下出去,他的确要面对这飞来峰。

        “这秋水余孽好像还给我们留了句话。”

        那北狱鬼王走到飞来峰石壁前,望着李云生刻在上面的那一行字冷笑道。

        “犯秋水者,海角天涯,吾必诛之。”

        秦枭闻声跟着走了过去,他边看边念道:

        “好大的口气!”

        他对这话颇为不满。

        不过话虽如此,他的目光却没从那行字上挪开,只觉得这几个字好似有魔力一般将他的目光死死地吸在了上面。

        紧接着他越看越心惊,只觉得这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汹涌的杀意,可还没等他到搞清楚这股杀意从何而来时,他只觉得一道道剑气从那行字中朝着自己飞射而来,无乱他如何躲闪就是无法摆脱。

        “醒醒!”

        就在他感觉自己要走头无路时,一道凉气从他天灵灌输下来猛地将他惊醒,然后他便看到陆云正抬手按着他的额头,那道将他惊醒的凉气就是从他手指上传来的。

        “这……怎么……回事?”

        秦枭心有余悸地大口喘息道。

        不过马上他就发现,陆云的脸色此刻也一片惨白。

        “那秋水余孽……留了一道剑意在这行字里。”

        陆云朝那石壁看了一眼有些不甘心地说道,刚刚如果不是他及时收回目光,可能也会被那道剑意所伤。

        “看来这小子并不是在说大话,一道剑意差点伤了仙盟两个高手。”

        见此情形,那北狱鬼王有些心灾乐祸地说道。

        他们鬼王神魂都非常强悍,李云生那道剑意对他还无法造成威胁。

        其实如果不是秦枭跟陆云大意,这道剑意也伤不了他们,李云生只不过靠自己对剑道的理解超出二人这一点,对二人耍了个小聪明。

        “你……”

        “我还要回去向阎君复命,就不陪两位了。”

        不等陆云二人反驳,他冷笑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径直离开了。

        “现在怎么办?”

        看了一眼北狱鬼王离去的身影,秦枭无奈地问道。

        “你先下令封锁青莲府跟开元符所有出口,一只苍蝇也不能放出去,我去一趟昆仑府将此事禀告盟主,此子绝不能留。。”

        陆云神色冷冽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