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十万狱卒入暮鼓,如今只得一人还

第四百三十三章 十万狱卒入暮鼓,如今只得一人还

        半年后,仙盟跟阎狱对于秋水余孽这场声势浩大的围剿,总算是平息了下去。

        可尽管阎狱跟仙盟对这次围剿的消息进行了封锁,关于那秋水余孽的种种传闻却还是不胫而走,甚至越传越邪乎,李云生都快成了比肩阎君跟仙盟盟主的存在。

        就连那暮鼓森的遗迹,都成了十州一些修者朝圣之地。

        ……

        流州与瀛洲的边境。

        这日大雪封山,许多往来两府的商贩,跟一些试图从流州进入瀛洲的修者们,都被困在了风雪中。

        此处平原居多,少有山丘,大雪一至,便苍茫一片根本看不到前路。

        而此时就有一个头戴斗笠身披着玄色风衣的瘦高男子,走在这白茫茫一片的雪地中。

        他全身上下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对看起来格外坚毅剑眉跟眼睛,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漫天风雪的缘故,男子双眸不是怎么清澈,就好像是被一层若有若无的雾气罩住了一般。

        不过面对这根本看不到头的雪地,男子眼神中并没有露出任何恐慌,依旧没有任何迟疑的向前走着。

        随着风雪渐停,“整个世界”开始只剩下男子的粗重的呼吸跟皮靴在雪地中行走的嘎吱声。

        而就在天色快要暗下去时,男子的视线中终于出现一道火光。

        他停下脚步,眯眼瞧了瞧,只见距离他大约一里地的地方,有一处驿站孤零零地伫立在那。

        “青莲府居然荒凉到了这般田地。”

        男子忽然感慨了一句,不过声音却冰冷得没有任何感情。

        说完他扯下蒙在脸上的面巾,露出一张清秀得好似女子一般的脸,只可惜的是一道长长的伤疤自他右脸的眉心贯穿而下,不但将这美感完全破坏,还平添了几分狰狞。

        “咕咚咕咚……”

        男子拿出一个酒壶,“嘭”地一声拔开瓶塞,仰头痛饮了一口。

        随后他重新蒙上了脸,继续用他那种不急不缓的步子朝眼前亮着灯火的驿站走去。

        随着距离那驿站越来越近,驿站中传来的嬉笑声清晰可辨。

        “且说那秋水余孽逃进暮鼓森之后,这仙盟跟阎狱皆是倾力围剿,遥想当年它们与秋水一站后实力大损,只仙盟府主就死了大半,可饶是如此,两人依旧派出了最精锐的人马。据我所知,有一段时间,就连那阎君也曾亲至暮鼓森,可怎奈何暮鼓森禁制繁多,便是阎君也无可奈何啊,不过这也难不倒仙盟跟阎狱。”

        来到门外,一个老头沙哑却洪亮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男子原本就要推门而入,但听了老头这段描述之后推门的手忽然缩了回来,然后抱胸立在门口,似乎是在等那老头继续说下去。

        “没过多久,仙盟跟阎狱便联手,以府主之位跟阎狱百鬼令做筹码,悬赏十州征集十州灵人境巅峰修士进入暮鼓森围剿那秋水余孽。一时间,十州将近万名修者远赴瀛洲,进入暮鼓森。”

        说道这里的时候那老头忽然停了下来。

        “然后呢?”

        屋内的众人开始起哄。

        “老头你快说,本公子要是觉着有趣,便赏你一枚灵石!”

        在这群起哄声中,一个清亮的声音最为引人瞩目。

        “嘿嘿,公子爽利,老朽也就不卖关子了。”

        那老人闻声忽然兴奋了起来。

        “没想到的是,这万名修者进入这暮鼓森之后,非但没有抓住那秋水余孽,反而因为暮鼓森山门提前关闭,最后全部关在了暮鼓森中,至此十年间暮鼓森中只能进不能出,无人知晓山中这十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老人语调铿锵地说道。

        而他话音方落,驿站的们“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子,同屋外的风雪一起走了进来。

        一时间驿站内几十双眼睛齐齐看向驿站的门口。

        这些人看向那男子的眼神中或有吃惊或有疑惑甚至还有愤怒。

        不过男子神色丝毫不为所动,他冷漠地扫视了众人一眼反手将们扣上,随后一声不啃地在驿站中找了个角落坐下。

        随着青莲府的灵气愈淡薄,以前青莲府繁盛时修建的许多驿站渐渐破落了,这间驿站也一样,除了四面挡风的墙壁跟一个屋顶,其余什么都没有了。

        “老头,你接着说呀,还没说完呢,你再这样我的这枚灵石可就不给你了。”

        那少年清亮的声音再次催促道。

        这少年一身华服,面如冠玉粉雕玉琢面容精致非常,他虽然有意隐瞒,不过但凡有些眼里的修者都能看出,这少年分明就是女扮男装的。

        “咳咳,是是是,公子莫急,莫急,等老朽喝口水。”

        那老人满脸堆笑道,他身形佝偻着,旁边还放着一幅算命卜卦的招牌,看起来老本行不是说书的而是算命的

        “这十年间那暮鼓森中生了什么,按理说暮鼓森封印禁制解除之后一切也就真相大白了,可如今大半年过去了依旧没有一点消息传出来,端地是非常奇怪。”

        老人抿了口茶一脸疑惑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消息自然是被阎狱跟仙盟封锁了啊,他们不愿意说你我怎么可能知道?”

        一个声音艰涩的男子打断老人道。

        这男子尖嘴猴腮身形干瘦,端着一碗温酒,不好好坐着,而是双脚蹲在板凳上。

        “非也非也!”

        老头有些激动地摆了摆手。

        “这十年间进入暮鼓森的修者,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了,就算死了大半也总能活下来几万,可这么多人回到十州之后硬是没有一丁点声响,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他望着面前的众人然后神色狡黠的一笑。

        “仙盟跟阎狱的确封锁了消息,但这个消息并不是暮鼓森中生的一切,因为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暮鼓森中究竟生了什么。”

        他有些得意道。

        “为了连仙盟跟阎狱的人都不知道里面生了什么?”

        那华服少年一双眼睛睁得大大地问道。

        “因为这十年间。”

        老人又喝了一口水,然后不再卖关子道:

        “除了那秋水余孽,进入暮鼓森的修者,没有一个活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