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杀人者断头盟无头鬼

第四百三十六章 杀人者断头盟无头鬼

  “别虚张声势了,你一个女子敢夜宿于此,这事就算以后传到江湖上,外人也只会笑你愚不可及。”

  那尖嘴猴腮的男子不屑地冷笑了声,在他看来对方越是这般镇定自若,就越像是在掩饰自己黔驴技穷。

  “我劝你干脆些把身上财物法器都交出来,否则我很难保证你这身子能干净的出去。”

  他目光带着几分邪意地在少女身上大量了一阵,然后笑着扫视了一眼屋内驿站的其余修者。

  顿时驿站内其余修者哄然大笑,有的甚至开始用一些极其污秽之词调戏少女。

  这些人几乎在确认小姑娘女子身份,外加身携大量财物之后立刻达成了共识。

  “果然都是一群无耻之徒,可怜之人总有可恨之处。”

  看着这些人的脸上冲自己露出的垂涎之色,少女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我原本想着相逢既是有缘,多少搭救几人,现在看来也没这个必要了。”

  她掏出两只薄如蝉翼的手套,一面认真细致地戴在自己两只纤手上,一面像是看一群死人般看着这些人冷笑道。

  “我看你要嘴硬到何时。”

  那尖嘴猴腮的男子终于按捺不住,一把伸手抓向少女纤细的脖颈。

  “啊!!”

  只是他的手还没碰到少女的脖子,他手臂上的衣物连同皮肉一起,被少女身前的一道无形罡气绞得粉碎。

  “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少女既然敢夜宿于此,也有可能是因为在她眼里,你们便如那阿猫阿狗般没有任何威胁。”

  少女淡淡地看了一眼男子那只骨肉相连的手臂,一股若有若无的强悍威压从她周身扩散开来。

  其实准确来说,此刻已经不能称呼她为少女了,此刻的她伪装身形全部伸展开来,修长的体态跟挺拔的身姿,配上那一身男子打扮,完全是一个英气逼人的女子。

  其余修者见到这一幕齐齐大骇,有的拔出了腰间兵刃,有的拿出保命符,有得则干脆退到了门边随时准备遁走。

  “大家莫要被她这虚张声势吓到了,她怎么说都只有一人,还是一个女子,我们十几人一齐扑上去她定然不是对手!”

  那断了一臂的男子虽然后退了几步,但依旧不死心道。

  “此女身上法宝灵石极多,我们这些散修没有后台没有天资,这是我等飞黄腾达的大好机会!”

  见没有人应声,男子继续扇动道。

  还别说,他的这句话让屋内不少修者心动了,自从仙盟将修行资源尽数敛去之后,他们这些散修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一些人别说修炼便是延续寿元的仙粮也渐渐吃不起了。

  “砰!”

  就在这些人踌躇不定的时候,驿站的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了。

  刺骨的冷风顿时灌满了整个驿站。

  只见一队一身玄色衣衫的人马整齐地站在屋外。

  不过当那断臂男子看清屋外那群人的打扮时忽然大喜。

  “暗位大人救命,此女乃是断头盟同党,快,快杀了……”

  男子不顾手臂的疼痛兴奋地朝着那些人迎了过去,不过他这话还没说完脸上的神色就僵住了。

  只见门口的一名暗卫一声不吭地拔出了手中的刀,刀锋带着一道残影朝男子的脖子斩去。

  “为……什么……”

  扑通一声男子的脑袋掉在了地上,死寂一片的驿站内回响着他临死前的这句话。

  “仙盟有令,与断头盟接触着格杀勿论。”

  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从那暗卫嘴里发出。

  紧接着一队暗卫整齐而迅捷地进入驿站,然后以风卷残云之势收割着屋内修者的性命。

  而那先前女扮男装的女子,则当真事不关己冷冷地看着眼前这场杀戮。

  直到屋内最后一名修者倒下,她都保持着抱胸而立的姿势,动也没动一下。

  “你好像早就知道我们要来灭口。”

  一名暗卫甩了甩刀上的血水走向女子道。

  “你说的不全对。”

  女子若无其事地看了眼驿站的墙角,那里原本蹲着一个全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此时男人已经不知去向。

  “准确地说,我是发现了你们的踪迹才到这驿站来的。”

  女子面色波澜不惊地说道。

  “哦?这个说法倒是有趣,那你倒是说说看你为何要跟着我们赶到此地?”

  那暗卫冷笑道。

  “青莲仙府的暗卫这段时间大抵只有两件事情,一件是刺杀断头盟的人,一件是追查秋水余孽的下落,正好他们我都想见一见,所以跟着你们一准没错。”

  女子有些洋洋得意地笑道。

  “杀。”

  这暗卫闻言冷哼了一声,不再与那女子口舌。

  不过他杀字才落音,一柄细长似针的长剑已经刺穿了他的喉咙。

  杀人者正是前一刹还在微笑的女子。

  其余暗卫顿时惊觉,一时间驿站内杀气四溢。

  不过狭小的驿站内,这女子的身形却好似一条白绫游走这十几名暗卫之间。

  顷刻之间这十几名暗卫全部倒在了地上,而他们身上的伤口只有喉头的一个“针眼”。

  恐怕仙盟都想不到,居然有人能在顷刻间,杀死自己十余名这些实力在准真人境界的暗卫。

  “这是藏……影剑,你……你是南宫家的……”

  女子正面无表情地在擦剑,却听到不远处有个暗卫挣扎着艰难地说道。

  “咦……居然被识破了,亏我还特地挑了一种最不起眼的剑法。”

  女子闻言有些失望。

  不过她没有给那暗卫说第二句话的机会,手一抬看不出任何形迹一剑刺出,这一剑直接贯穿那名暗卫的头颅。

  “难怪爹爹总说我这藏影剑没练到家,居然还留了一个没死透,看来以后得多用用不能生疏了。”

  女子还剑入鞘,径直走出驿站。

  “应该赶得上看戏吧。”

  她站在驿站门口搓了搓手,然后纵身如一道风般穿行在雪夜之中,而她飞驰而去的方向,正是先前那批暗卫押解那名算命老人离开的方向。

  大约片刻后,女子在一段被废弃的城墙断壁边停了下来。

  只见那残破的城墙墙壁上挂着三具尸体,三具尸体皆是被用刀剑钉在了墙上。

  再看他们的模样正是之前押解那算命老头的三名暗卫。

  虽然此时光线微弱,但女子视力远超常人,还是清晰地看到在那墙壁上,有人在那三具尸体旁边,用血水写下了一行打字:

  “犯秋水者,天涯海角,吾必诛之。”

  落款则是:杀人者,断头盟无头鬼。

  “唉,还是迟了一步……早知道就不该陪那帮废物玩。”

  女子望着城墙上挂着的那三具尸体还有那行子有些可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