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极恶凶徒

第四百三十八章 极恶凶徒

        瀛洲边境楼兰城。

        “云生大爷,我们还要在这个鬼地方待多久,我干的都蜕了六次皮了。”

        楼兰城内一间小铺面的后厨,吕苍黄用沾满了面粉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扣下长长地一块死皮,然后一脸生无可恋地表情看着李云生道。

        “快了。”

        李云生对于吕苍黄的牢骚早已免疫,他看也没看他一眼,继续擀着手上的面皮。

        楼兰古城位于瀛洲与流州交界地带,旁边便是十州最大的一片沙漠,楼兰城把他叫食人海,十州官方称谓是枯海。

        这枯海方圆万里尽是黄沙,没有水源没有实物,深藏沙地中的妖兽无数,还有许多流沙陷阱一旦掉进去便再也上不来了。

        而且若是在冬日遇上沙暴,不说普通人,便是修者进入其中也是九死一生。

        一些黑市贩子为了躲避入关的搜查,会铤而走险地横穿枯海,数千年来枯海中早已白骨无数,这也是它为何被当地人称之为食人海的原因。

        “我看你就是在这里卖馒头卖上瘾了。”

        吕苍黄一边用力揉面,一边继续埋怨。

        “你是说堂堂十州余孽,仙盟钦定的极恶凶徒,不去杀人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卖馒头,丢不丢人,咱们好歹有点上进心,继续搅得这十州不得安宁好吗?”

        他碎碎念道。

        听到这里总算是停下了手里的活抬头看向吕苍黄。

        “说话的时候把嘴蒙上,不然馒头会不好吃。”

        就在吕苍黄以为李云生终于被自己说服了的时候,只见李云生给他扔来一块白绢,然后示意他把口鼻蒙上。

        “唉……”

        吕苍黄愣了一下之后,没奈何地叹了口气乖乖把嘴巴蒙上。

        “你说你是不是暴殄天物,居然拿长生木来擀面,你师父要是知道了,定要骂得狗血喷头。”

        即使是蒙上了嘴,吕苍黄依旧没有闭嘴的意思,他一脸痛心疾首地说道。

        只见用来擀面的,赫然便是从暮鼓森带出的那根木棍。

        “暴殄天物?”

        李云生擀面的手停住了,看了看手中的漆黑的木棍。

        “你搞错了,它挺开心的。”

        他嘴角勾起笑了笑道。

        李云生没有说谎,确实能清晰地感受到手中木棍的情绪,这种情绪就像是四五岁的孩童遇到了一件新奇的事物一样。

        经过这半年的熟悉,还有那面具中轩辕乱龙的确认,李云生已经确定自己手中的就是那传闻中的长生木。

        只不过按照轩辕乱龙的说法,这棵长生木树灵已散,无法长出根须枝叶,不过是一截朽木,这长出来的五尺已经是极限了。

        而且以前在轩辕乱龙的时代,这种树灵死去的朽木在十州很常见,它们会在灰烬中留下一颗种子,若有机缘这颗种子能再次生长,然后生出新的树灵,只不过新生的树灵跟那无法生长的树干一样,神智将会一直处于孩童状态。

        也即是李云生手中这段朽木此时的状态。

        虽然朽木无法继续生长,但李云生这根五尺长两根拇指粗细的黑木棍,简直比自己以前的青鱼都要好用,自己的真气不但能在其中畅通无阻地运转,而且能跟秋水剑诀完美契合。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朽木是李云生遇到过最完美的一柄“剑”。

        “我看它是在你淫威之下不得不强颜欢笑,就像老子我一样,堂堂一个大妖居然在这里帮你揉面。”

        吕苍黄白了李云生一样。

        “你可以走的,我不会强留你。”

        李云生笑着淡淡道,他开始将擀好的面皮包上调好的肉馅。

        “你不给我解开这封印,我怎么走?”

        吕苍黄指了指自己额头满脸怨气道。

        “那是玉虚子前辈留下的,我可没办法解。”

        李云生道。

        “那是你师祖,师祖欠债徒弟得还。”

        吕苍黄一脸无赖状态道。

        “昨天有客人夸我们的馒头越来越劲道了,甩对面的好几条街。”

        李云生忽然岔开话题道。

        “也不看这面是谁揉的。”

        虽然知道李云生这是在故意岔开话题,但吕苍黄仍旧十分受用,满脸自得之色。

        “本大妖揉的面,长生木擀的皮,也不知道买馒头的这帮凡夫俗子,是哪辈子修来的好福气!”

        他越说越是得意。

        “不跟你说笑。”

        吕苍黄突然收起嬉笑的面孔,严肃道:

        “我这几日听到消息,仙盟请了无己观的刺客来杀你,估计已经到楼兰了。”

        “在城外,还没进城。”

        李云生云淡风轻近地纠正道。

        “当我没说。”

        闻言吕苍黄一愣,继而咧嘴一笑。

        “不过我有些不明白,我们之前的目的地,不是炎州么,为何现在要改去流州?如果只是为了绕开仙盟的追捕,这恐怕有些过了吧?”

        他不解地问道。

        “一夜城明年会出现在流州,那里有一件我想要的东西。”

        李云生道。

        一夜城中拍卖的物品,基本上会提前一年在十州放出消息,好让客人有时间赶过去。

        这半年来,李云生并非当真每日在这里卖馒头,他控制的十几头飞禽走兽早已遍布青莲府,每日都会给他带来许多十州的情报。

        “什么东西,能让你冒这么大的风险。”

        吕苍黄有些好奇,李云生的个性十分谨慎,很少会做一些冒险的事情。

        “青鱼。”

        李云生将蒸笼放好,吕苍黄很熟练地做到灶前开始拉动风向。

        “青鱼?不是已经毁了吗?”

        吕苍黄一面拉着风箱,一面问道。

        “嗯,不过碎片被一夜城的人收了起来,明年会放在一夜城拍卖。”

        李云生又放上一层蒸笼道。

        “一柄断剑罢了,哪里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

        吕苍黄皱眉道。

        他十分清楚,李云之所以会选在楼兰古城住下,便是为了等入冬后沙暴频繁之际,摔开仙府的纠缠进入流州。

        但这样虽然能甩开仙盟的人,却得冒着被沙暴吞噬的风险。

        “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流落异乡吧。”

        放好最后一格蒸笼,李云生用真气震落身上的面粉。

        “天快亮了,要开张了。”

        他伸了个懒腰然后,看向吕苍黄道:

        “如果我的消息没错,今天还会来几个特殊的客人。”

        说着,李云生嘴角勾起,他的神魂已经感应到,有几道十分强悍的气息进入了楼兰城。

        “终于可以做些极恶凶徒该做的事情了。”

        闻言吕苍黄显得十分兴奋道。

        “今天对客人客气些,要笑脸迎客知道么?”

        吕苍黄这话刚出口,李云生便板起脸,一副掌柜指责活计的面孔道。

        “知道了,知道了!”

        吕苍黄有些不耐烦。

        “那你先笑一个来瞧瞧。”

        李云生十分认真道。

        “如何?”

        吕苍黄很不情愿地,用他那满脸横肉挤出一个,在他看来“十分完美”的笑容。

        “算了,你还是凶一点吧,那帮人应该已经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