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店家,来壶凉茶

第四百三十九章 店家,来壶凉茶

  “这鬼地方,日头毒得都能杀人了。”

  南宫月站在楼兰城的街头,用手朝脸颊扇了扇。

  她眼睛被头顶的日光刺得眯成了月牙状,白皙似玉的脸颊被热浪蒸得有些许绯红。

  虽然对楼兰古城酷热的天气早有耳闻,但此时置身其中还是让南宫月有些措手不及。她离家出走的前身上带了不少南宫家的法器,可唯独没想到带避暑的法器。

  能降温的符到时候带了一些,不过都是三品以上的天象符,若是直接扔出来恐怕这条街都要被冻住了。

  尽管她热得很想这么做,但脑内残存的一丝理智还是制止了她。

  仙盟对于楼兰城的防卫属于外松内紧,进城查的比较松散,城内就比较严了,随处都可以看到城卫的身影,基本上城内有什么风吹草动,都逃不出这些人的视线。

  南宫月好不容易摆脱家族的追捕,可不想栽在这里。

  大概是实在受不了楼兰城的酷热,入城之前她就不再男扮女装了,直接换了一身清凉的齐胸襦裙,披了一件雪色纱衣。

  虽然在她的易容妆术之下看起来相貌平平,但修长曼妙的身姿在这大街上看起来依旧鹤立鸡群,特别是从身后看去,足叫一些心智不坚的修者心神失守。

  若不是顾忌南宫月腰间挂着的那柄长剑,还有她身上散发着的那股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势,恐怕早就有人上前搭讪了。

  对于周遭投来的或是贪婪,或是惊艳的目光,南宫月早已习以为常,她早已不是十年前那个青涩的小姑娘了,依旧迈着她那双大长腿步履如风地在街道上行走着。

  “店家,来壶凉茶。”

  南宫月原本是要找一间客栈住下的,不过热得实在是受不了了,便在一家店铺前的凉棚下一把坐下。

  “啊,本姑娘终于活过来了。”

  刚一坐下,伸了个懒腰,凉棚内便有一阵清凉的爽风吹过,身上的暑气瞬间被吹散。

  这风很显然并非自然形成的,南宫月觉得有点奇怪地抬头看了看棚顶,直接凉棚的四角都挂有一串风铃,铃铛下面系着一张符。

  “是避暑符啊……品阶还不低。”

  南宫月顿时心下了然。

  楼兰古城虽然位于青莲仙府的边缘地带,城中凡人跟散修居多,但这类生活用的简单的符法器还是十分普及的,就拿这城南街道上的店铺来说,一眼望去十家中便有八家挂着避暑符。

  所以南宫月也没有觉得有何异常,只是店家久久没有回应让口干舌燥的她有些不耐烦。

  “店家,店家!”

  于是她又喊了一声。

  “来了,来了,鬼叫什么呢,大清早的。”

  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店内传来。

  随着哒哒的一阵脚步声,一个满身肥膘的中年男子托着两笼走了出来。

  “包子,还是馒头?”

  浑身油腻的中年男子放好手中的蒸笼,然后拿肩膀上搭着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

  “一壶凉茶。”

  南宫月好奇地打量了一眼这模样有些吊儿郎当的店活计。

  “识字不?”

  店活计没有好气地指了指头顶的匾额。

  “这是包子铺,不是茶铺!”

  他白了眼南宫月没有好气道。

  “谁规定包子铺就一定不卖茶了?”

  南宫月蹭地站了起身来。

  “你这是什么说话的口气?”

  她指着那店伙计道。

  若是对方好好说话,南宫月也就算了,偏偏对方阴阳怪气的,加上这些日子积蓄了一肚子火气,她平日里的倔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哪里来的小泼妇,懒得理你。”

  这肥胖的店活计又白了南宫月一眼,然后径直走进店里。

  “小泼妇?本姑娘今天要是喝不到茶,就把你这包子铺给拆了!”

  南宫月闻言,情绪开始彻底失控,伸手就要去拔剑。

  虽然她很怕暴露行迹,不过更不愿意委屈自己。

  “姑娘息怒。”

  恰在这时,一个身材高大,但是相貌平平的青年从店内走了出来。

  “茶没有,不过冰镇卤梅水有很多。”

  他拿着一个铜壶跟一个铜杯来到南宫月跟前,铜壶之上还贴着一道霜雪符,壶身的寒气与室外的热浪一接触,瞬间凝结出一层细密的水珠附着其上。

  满腹暑热跟饥渴的南宫月,只看了一眼这“冰壶”身上的怒气便全消了。

  “那,倒一杯来尝尝,若,若是难喝,我照样拆了你这小店。”

  虽然她心里很想要,嘴上却依旧倔强。

  看到南宫月这模样,那胖子店伙计顿时怒了,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就被青年一个淡淡的眼神瞪了回去。

  “那是自然,请姑娘尝尝。”

  青年店家转头给南宫月倒了一杯。

  南宫月也没再矜持,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这冰镇卤梅水在这楼兰城的酒楼食肆随处可见,但南宫月可能是因为又热又渴的缘故,只觉得此刻这杯冰镇卤梅水就如那玉酿琼浆一般,一杯下肚火气全消,即使是看到那肥胖伙计投过来的鄙夷眼神,也没法再此生出半点火气。

  “还,还不错,这,这一壶就留下吧。”

  南宫月撇了撇嘴,手指在那铜壶上划了划道。

  “那您慢用。”

  青年店家面带微笑地说道。

  “再,再给我来两个馒头。”

  青年店家转身刚要走,却又被南宫月叫住。

  “好。”

  青年男子点了点头。

  “给这位小姐拿两个馒头。”

  他对那肥胖活计道。

  “好!”

  胖子伙计虽然满脸的不愿意,但还是乖乖的去拿了两个馒头给南宫月送去。

  这中年胖子活计不是别人正是吕苍黄,而那相貌平平的青年男子则是戴上面具后的李云生。

  南宫月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她要找的人此刻就在眼前。

  “你的馒头!”

  吕苍黄将两个连同碟子直接往南宫月的桌上一扔。

  经过暮鼓森中十年的打磨,吕苍黄的脾气是好了很多,但这仅限于面对李云生的时候,至于对其他人,他依旧是那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嘴脸。

  “店家,你这活计脸这么臭,这馒头我吃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