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章 哪里来的泼妇,敢伤我家公子!

第四百四十章 哪里来的泼妇,敢伤我家公子!

        南宫月这一次也不生气,而是双眼呈月牙状地笑着,冲店内的李云生喊了一声。

        虽然只是短暂地交流了几句,但她还是很快就找到了吕苍黄的软肋。

        “吕大哥。”

        店里的李云生抬头看了店外的吕苍黄一眼。

        闻言吕苍黄气得狠狠地一跺脚,那身肥肉随之一颤,不过饶是如此还是挤出了一丝微笑道:

        “您慢用。”

        看到吕苍黄这幅吃瘪的表情,南宫月顿时笑得花枝乱颤。

        “去吧,去吧。”

        笑完她一脸大度地挥了挥手道。

        “这馒头吃起来味道居然不错。”

        南宫月一边喝着冰镇卤梅水,一边撕了一片馒头放进嘴里。

        她原本并不怎么饿,只是随意叫了两个馒头,现在尝了尝没想到居然不错,便也不急着去找客栈慢慢地吃了起来。

        可还没等她把手上的两个馒头吃完,一个一身酒气的公子哥忽然一声不吭地在她跟前坐下,在他身后还跟着四五个随从。

        “脸蛋差了些,可惜,可惜……”

        那公子哥先是用一种恨不得将南宫月吃进肚子的目光打量了南宫月一会儿,然后有些可惜道。

        此时南宫月身上暑气全消,整个人也恢复了以往的从容,所以没有急着发火,只是依旧头也不抬地吃着自己的东西。

        “姑娘外地来得?”

        那公子哥嬉皮笑脸将脸贴在桌上看向南宫月道。

        南宫月没有理会他,继续吃着自己的东西,那公子哥坐下后,她是想过要走的,但却舍不得扔了手上的馒头,还有那小半壶冰镇卤梅水。

        说来也奇怪,她本以为这干馒头寡淡无味,可就这这冰镇卤梅水吃下去,变得格外香甜,吃得根本就停不下来。她没理会那公子哥,一来是因为她火气早消,二来则是吃的根本就顾不上那人。

        “这干巴巴的馒头有什么好吃的?走,哥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那公子哥一把夺过南宫月手中的馒头,然后随手扔到了地上。

        这馒头南宫月已经吃了大半,就剩下最后那一两口,现在被人扔了,也就意味着那最后一口她如何都吃不着,顿时满心怅然。

        在吃东西这件事情上,南宫月简直比修行还要执着,她喜欢吃的东西,哪怕是一口也不愿意分出去,就算是那人是她老子也一样。

        “有何贵干?”

        南宫月望了一眼那被扔在地上的馒头,然后从铜壶中到了一杯冰镇卤梅水喝下,强忍着心头那翻江倒海般的怒意问道。

        “走吧,走吧,哥哥带你去孔雀楼吃好吃的。”

        也不知那公子哥是真醉还是假醉,他对南宫月脸上的怒意全然无视,说着还又夺过南宫月手边的铜壶,直接掀开壶盖“咕隆、咕隆”仰头一饮而尽。

        南宫月看得目瞪口呆,等他反应过来时,那公子哥已经将手径直伸向了她的脸,作势就要去拉她的手。

        “啪!”

        没等那公子哥的手摸到南宫月的手,南宫月已经甩手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虽然没用上全力,但那公子哥还是直接被扇风在地。

        “哪里来的泼妇,敢伤我家公子!”

        几个家丁侍从顿时齐齐朝那南宫月扑了过来,有的甚至干脆拔出腰间的佩刀。

        “泼妇?”

        这几名家仆气势汹汹地扑过来的家仆南宫月看也没看一眼,她此时的注意力全部被那“泼妇”二字吸引了过去。

        这一大早上,已经被两拨人喊成“泼妇”了。

        这帮人差不多把我们南宫月大小姐身上的逆鳞拔得差不多了。

        “你他娘的才是泼妇,你们全家都是泼妇!”

        南宫月以剑当棍,抡起来就往那几个家仆身上砸,基本上一“棍”一个,直接将那几个家仆砸趴在地上。

        可能是因为这些人太不经打的缘故,南宫月一股子的火气还未散尽,她面色阴沉似水地走到那公子哥面前,然后慢慢蹲下一言不发地看着那灰头土脸的公子哥。

        “你,你想干什么?我,我爹,我爹可是楼兰城城主,你今日敢伤了休想活着出城!”

        那公子哥被南宫月盯得有些慎得慌,于是强自镇定道。

        “不能浪费粮食,吃了。”

        南宫月捡起地上那块沾满沙土的馒头递到那公子哥面前,笑得天真无邪道。

        “啧啧啧……这小姑娘,吓人。”

        吕苍黄站在店内抓了一把干果,边吃边看好戏似地咂舌道。

        特别是当他看到那南宫月,笑看着那公子哥一口口咽下那沾满了沙土的馒头的时候,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寒颤。

        “你说,我刚刚要是跟她吵起来,她会不会直接把咱们这店拆了?”

        他转头问李云生道。

        “那男的,有点不对劲。”

        李云生没有接吕苍黄的话,而是对吕苍黄扔出一句每头没脑的话。

        吕苍黄稍微愣了愣,随后目光再次看向店外的二人的时候,眉头忽然一皱。

        “店家,一壶卤梅水两个馒头多少钱?”

        只见那南宫月忽然站起身子偏头看向店里道。

        “不值几个钱,就当是我请姑娘你好了。”

        李云生笑着回道。

        “店家你要请我还是下次吧,今天有这位公子请了。”

        南宫月眯眼笑道。

        闻言李云生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

        一旁的吕苍黄这时也将目光投向了李云生。

        “十枚仙府铜币。”

        在南宫月的催促,李云生终于还是开口道,而在他回答南宫月的同时,他跟吕苍黄两人的目光不经意地对视了一眼。

        “给钱!”

        而在店外,南宫月此时正笑嘻嘻冲那公子哥伸出了手。

        在南宫月的催促下,那楼兰城城主之子无比屈辱地将手伸进衣袖,似乎是在掏钱。不过南宫月没注意到的是,那男子在掏钱的时候,眼神中一抹厉色一闪而逝。

        “给你……”

        “谁要你的臭钱,滚滚滚……”

        正当那公子哥准备将袖中掏出的银钱递向南宫月的时候,吕苍黄不知何时冲出店外一脚将他踹的倒飞而出。

        “大清早的,别挡着我们做生意!”

        他恶狠狠地朝那公子哥跟南宫月瞪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