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二章 无己观斩夜刀

第四百四十二章 无己观斩夜刀

  这男子不是别人,自然正是李云生。

  只见他拿着他那根“擀面杖”,面色波澜不惊地走向那宋老三。

  “我哪里放错了?废物不就是用来做垫脚石的吗?”

  宋老三笑看着李云生道。

  不过他这话才出口便皱起了眉头,几道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符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紧接着那几道符骤然聚合,正是玉虚子给李云生留下的风声鹤唳符。

  而宋老三不愧是十州顶尖的刺客,他几乎是本能地飞身后撤。

  与此同时,一道刺耳的气爆声响起,一股无形的气浪撞在没来得及撤离的宋老三身上,他一个踉跄险些没有站住。

  李云生则没有再去理会那宋老三,而是附身摸了摸吕苍黄的脉搏。

  “别摸了,没死。”

  吕苍黄勉强睁开眼睛,虚弱地白了李云生一眼。

  “可惜了,你应该再装一会儿。”

  李云生一边将他扶起一边满脸遗憾道。

  “为什么?”

  “这样我杀起人来就更有动力一些。”

  李云生将吕苍黄从血泊中扶起。

  “神经病。”

  吕苍黄白了李云生一眼。

  “你看起来伤的不轻,我扶你上楼歇会?”

  李云生问。

  “别别别,我坐在这儿就行。”

  李云生刚想送吕苍黄上楼,吕苍黄却拉着边上的一把椅子半躺半坐着。

  “等你弄死了这狗杂种,我再上楼。”

  他补充了一句道。

  闻言李云生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你准备怎么杀我?”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走到门口,望着那背靠着夜色的夜王宋老三道。

  李云生说的很自然,但听在那宋老三耳中却刺耳非常,不过他的情绪却依旧如常,作为一个刺客杀手,他这点对于情绪的掌控能力还是有的。

  “有胆出来一战。”

  宋老三后撤一步彻底隐入夜色中道。

  李云生刚刚的那道奇怪符并不在他情报之中,在他得到的情报里,李云生只是一个厉害的剑修。

  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情报的的错误跟缺失几乎是致命的,他已经打定主意在弄清楚对方虚实之前暂时不会出手,毕竟无己观并没有给他设下完成任务的时限。

  所以他让李云生“出来一战”只不过随口一说,因为他算准了李云生不敢出来,而他正好借此机会暂时撤离。

  “这样?”

  令宋老三没想到的是,李云生几乎没有丝毫犹豫,一脚跨过门口站在了夜色中的街道上。

  正准备撤离的宋老三愣了一下,然后冷笑道:

  “找死。”

  虽然还没有弄到关于李云生身上符的情报,但在宋老三看来,在这夜色之中他就是王,纵使你李云生有着千百手段,也没办法在夜色中战胜自己。

  他拥有这样的自信。

  宋老三话音刚落,一道道刀锋破空声在漆黑的夜色中炸响。

  再说李云生。

  一脚跨出门槛之后,立刻感觉这夜色犹如一处泥潭般,一股无形重力犹如巨石般压在他身上,让已经置身其中的他举步维艰,而且他眼前完全漆黑一片,五感之中的视觉完全被封死。

  “我原来听说有的修者能将潮汐之力化为己用还当是趣闻,没想到今日一见,这世间还真有这种以自然伟力入道的修者。”

  他在心中感慨道,不过与此同时,一个有趣的念头在他心中升起。

  而就在他思忖着,这宋老三如何借这黑夜之力为己用时,李云生听到那几道刀锋破空声。

  很显然现在不是考虑其他事情的时候。

  李云生用手中的朽木轻轻在地上一点,一道无形剑方与剑圆构成的剑域瞬间笼罩住了整条街道。

  他在这条街上可不只是卖了好几个月的馒头,一些保命的措施他自然还是要做的。

  就在剑域成形的那一刻,那几道刀气袭来的方位瞬间显现在李云生的脑海中。

  这便是剑域的能力之一,只要李云生想,哪怕是剑域之内一只蚂蚁走动的痕迹也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而就在李云生感知到这些刀气方位的下一刻,一张张符好似天女散花一般出现在街道上空。

  上一秒还在原地的李云生,下一秒好似瞬移一般踩着一道符出现在了街道的对面,完全不受刚刚夜色中那股重力的束缚。

  十年的修行,李云生对行云步的掌控,已经到了身随意动的地步,再借由真元的催动跟符的引导,只要他愿意甚至一个念头间便可以出现在三个不同的方位。

  连续几刀斩空,让宋老三诧异之余有些恼羞成怒。

  他对自己夜王的名号相当自负,而且这么些年来但凡他夜间出手,根本就没有失手过。

  虽然理智告诉他眼前那秋水余孽身上的未知情报太多必须暂时撤离,但情感上他却无法忍受这一战给他夜王不败的战绩留下污点。

  不过让他无力的是,接下来无论他的出刀有多快,刀势有多狠,李云生依旧能够轻松避开他的每一刀。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他几乎感觉不到对方身上的真元波动,这也就意味着对方根本没有出全力。

  “我还有一刀。”

  犹豫了一下之后,宋老三还是咬牙道。

  说着就见他将自己一口精血吐在手中长刀之上,他的双目顿时赤红一片,周身刀气犹如飓风般轰然炸开。

  宋老三在无己观中从来都是以行事冷静理智著称,可这种人在遇到棘手的问题往往会走向另一个极端。

  此刻的宋老三就是这样。

  只是为了得到李云生一条很简单的情报,他可以混入一个个贩夫走卒之中走遍整个青莲府。而为了不让自己夜王的名号蒙上污点,他也可以让自己彻底丧失理智,不惜自毁道根也要与李云生一战。

  “无己斩夜刀!”

  他整个人犹如一头狂暴的狮子,双手握住手中长刀,纵身高高跃起,然后一道斩下。

  “这一刀,有意思。”

  李云生依旧能清晰地感觉到宋老三这一刀的方位,可是他却根本没办法躲。

  因为宋老三的这一刀,就是这一片夜色,而置身夜色之中的李云生避无可避。

  既然避无可避,李云生也就不准备避了。

  只见他提起手中的朽木,用纵横方圆剑剑诀引出体内一直蛰伏着的庞大真元,然后以剑画圆。

  三道无形剑圆如同一块块盾牌一般挡在他的头顶。

  随着轰隆几声巨响,道道骇人气浪在楼兰城中荡开。

  宋老三的这一刀,直接斩开了李云生的两道剑圆,只可以在遇到第三道剑圆时刀势已尽,这第三道剑圆如何也破不开了。

  虽然宋老三对秋水的纵横方圆剑不太了解,但却能感受到自己刀势落下时遇到的那股阻碍,这堪比铜墙铁壁一般无形防御,让他第一次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李云生的实力。

  同时也让他彻底冷静了下来。

  “逃。”

  而冷静下来后的宋老三已经顾不得自己“夜王”的名头了,脑中只有这个字。

  “现在轮到我了。”

  宋老三的脚步刚刚迈开,身后便传来了李云生声音。

  只见李云生提起手中的朽木,一剑笔直地在空气中划出一“横”。

  与此同时夺路而逃的宋老三后背上被一道剑气劈开了一道口子,鲜血顿时从伤口涌了出来。

  后背的剧痛并没有让宋老三停下脚步,可无论他如何一边奔跑一边左右闪避,那一道道剑气总是能准确无误地找到他,然后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剑域?”

  他心头愕然道,因为传闻中剑修在自己的剑域可以为所欲为,对手如何躲避都是徒劳。

  但随着剑修的传承越来越弱,十州已经很少出现能够开剑域的剑修了,所以宋老三一直没有往那方面去想,直到此刻李云生的剑如跗骨之蛆般追着他砍的时候,他才忽然想到这一点。

  “剑修的剑域覆盖的范围都不会很大,逃出他的剑域就有生路!”

  搞清楚李云生的手段之后,宋老三有些欣喜地想道。

  不过他一路从城南逃到城北,还是没有逃出李云生的剑域,他全身上下这时已经没有一块完好地方。

  就在他几乎快绝望崩溃的时候,周身的束缚忽然一松。

  “我逃出来了?!”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停下脚步道。

  过了片刻,他发现身后再也没有剑气袭来,于是终于确定,自己真的是逃出来了。

  “这人……太可怕了……”

  宋老三整个人瘫倒在地,如不是他意志还算坚定,此刻可能已经哭了出来。

  “没想到堂堂无己观夜王也会落到这幅田地。”

  还没等宋老三站起来,就听到一个男子无比讥讽地说道。

  “老四?”

  这声音宋老三很熟悉,正是他无己观排名第四的杀手。

  “你来的正好,我手上拿到了不少那秋水余孽的新情报。”

  宋老三艰难地站起身道,只是他起身时手紧紧地握着他佩刀的刀柄。

  就在他站起身的那一刻,他猛地拔刀,迅猛无匹地一刀斩向面前那人。

  他这一刀的威势,甚至丝毫不弱于先前对李云生的那一刀,完全没有任何保留。

  “噗!”

  不过他的刀势在半路上骤然停住,然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只见一柄长剑不知何时从他左肩斜劈而下,直接将他劈成两半。

  这一剑看似朴实无华,但却快得有些吓人。

  而握剑的,正是那宋老三面前被他喊做“老四”的那人。

  “为什么?”

  那宋老三半截身子倒在地上,不甘心地问道。

  “去见一个老朋友,总不能空着手吧。”

  男子掀开头上的斗篷,露出一张清秀的脸,赫然便是之前跟南宫月一起在驿站歇脚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