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买馒头没有,蹭馒头有

第四百四十三章 买馒头没有,蹭馒头有

        “为什么没杀他。”

        吕苍黄挣扎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在这里坐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看李云生杀宋老三的,可偏偏李云生在最后关头留手了,这让他很不理解。

        “那夜王玩起命来应该有太上真人的修为,对他不了解杀起来动静会很大,不值得。”

        将门口的狼藉收拾干净后,李云生回到了店内,并且顺手关上了门。

        “还是交给熟人处理比较好。”

        他转头笑道。

        “熟人?”

        吕苍黄愣了愣,然后摆了手。

        “神神叨叨的,我回屋休息了,你要一起上来吗?”

        他问道。

        “我再坐会,说不定还有客人。”

        李云生道。

        “……”

        吕苍黄白了李云生一眼,没说话转身往后院走去。

        “哎哟……啧啧啧,无己观这些王八蛋,若放在往日,老子定要把他无己观一把火烧了。”

        他边走还边哼哼唧唧地叫着痛骂着无己观的人。

        “要扶你一把吗?”

        李云生在他身后喊道。

        “不用!”

        吕苍黄一口拒绝,然后继续叫唤着骂着无己观上了楼去。

        在吕苍黄上楼后,李云生跟着来到后厨。

        他将后厨仅剩的两万仙麦磨成的面粉全部倒进盆中,然后开始和面揉面,直至将柔好的面分成面团放入蒸笼中才停下手来。

        因为做的不多,再加上熟能生巧的缘故,这一笼馒头李云生做的很快。

        不过蒸好馒头之后,他开始把后厨的厨具分门别类的整理好,再将剩余的一些粮食面粉整理好放进乾坤袋中。

        做完这一切,他一言不发地站在这空荡荡的后厨站了片刻,最后长吁了一口气回到前屋。

        他一个人泡了壶茶,然后拿出本书坐下。

        “砰砰砰”

        这壶茶大约喝了一半的时候,店铺的门被敲响了。

        “我们打烊了。”

        李云生把刚拿到嘴边的茶杯放了下来,然后头也不回地笑道。

        “我不是来买馒头的。”

        屋外那人语气平静道。

        “那你深夜叩门所谓何事?”

        李云生抿了半口茶合上书问道。

        “我是来蹭馒头的。”

        屋外那人接着道。

        闻言李云生笑着站了起来,然后打开店门。

        只见一个身形与李云生相若的男子面带微笑地站在门口,他身上那混合着血腥味的尘土息跟着扑了进来。

        “买馒头没有,蹭馒头倒是有几个。”

        李云生丝毫不以为意的抬手迎道。

        门口那男子见状也展颜一笑,这一笑直接抖去了周身冷冽的杀意还有那股带着血腥味的尘土气息。

        “十年未见,能活着再见,真是太好了,云生哥。”

        男子笑道。

        “是啊,你也已经不是那个哭鼻子的萧澈弟弟。”

        李云生道。

        没错,这男子就是萧澈。就算过了十年,他模样大变,李云生还是能认出来。

        甚至萧澈踏入楼兰城的那一刻,他的神魂便已经感知到了,无论是在秋水,还是在北海风雷山,还是在此刻萧澈的神魂,都是李云生所见过的修者中最为坚韧的。

        “有吃的吗?”

        萧澈莞尔而笑道。

        “你先喝口茶。”

        李云生先是让萧澈坐下,然后给她倒了一杯茶。

        说着他便小跑着往后厨走去。

        他很快便端了一盘馒头,拿着一小碟咸菜走了出来。

        萧澈没有客气,直接撕开一个热气腾腾的馒头,呼呼地吃了起来。

        “味道一模一样。”

        萧澈吃完一个随即又抓起一个笑看着李云生道。

        “十年前,我是靠着你临走前给我的那一篮馒头活下来的。每次我撑不下去的时候,只要吃一口,就会觉得只要活下去肯定有好事发生。”

        他边吃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此刻他的身上,哪还有一丝方才的戾气,往日那个带着些许世家傲气的少年似乎又回来了。

        “当日风雷山龙王庙外那只白头鹫是你吧?”

        似乎是觉得有些矫情,他马上岔开话题道。

        “是我。”

        李云生喝了口茶。

        “你怎么猜出来的?”

        他问道。

        “因为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帮我们,而且你那特别的炼气功法我也是见识过的。”

        萧澈嘴里塞得满满地说道。

        “原来如此。”

        李云生点点头。

        “不过云生哥,你当时不是被困在暮鼓森吗,怎会出现在风雷山?”

        萧澈不解道。

        “我的神魂那时候刚刚在暮鼓森中突破三寂境,想要是试试三寂的能力,就控制中那头白头鹫去了风雷山。”

        李云生对萧澈丝毫没有隐瞒道。

        “三寂?!”

        萧澈闻言一惊,继而发自内心的地笑道:

        “可惜今天美酒,不然为此当浮一大白!”

        如今的他,已经初窥道门峥嵘,自然知道三寂境对修者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真正触摸天道门槛的基石。

        “有酒。”

        李云生笑着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坛白酝酿。

        “白酝酿?”

        萧澈有些惊喜道,秋水的白酝酿在十州,某种意义上比它的剑法还有名,萧澈自然是只知道的。

        “正是。”

        李云生点头道,说着他拿出两只碗,满满地斟了两大碗。

        这白酝酿正是杨万里最后酿的那一批,世间也仅剩李云生乾坤袋中那么几坛了,所以李云生一直都不舍得喝。

        “这碗酒敬哥哥神魂突破三寂境。”

        萧澈当然也知道这酒有多珍贵,但他却没有丝毫矫情,直接拿起那碗酒一饮而尽。

        “干。”

        李云生也没有谦让,跟着干了碗里的白酝酿。

        说实话,原本在他看来神魂到达三寂境只是水到渠成的事,并没有什么好值得庆贺的,但此刻发现有一个人朋友真切地为此而感到高兴时,他也忽然觉得这或许的确是一件值得庆祝一下的事情。

        “你加入了无己观?”

        又给两人斟满了一碗酒后,李云生对萧澈问道。

        闻言萧澈一愣,然后讪笑道:

        “我原以为我隐藏的很好,没想到还是被哥哥发现了。”

        他此时露出的是那完全卸下防备的笑容。

        “你身上有那夜王一样的气息,而且虽然那夜王受伤了,但能悄无声息的处理掉他的,肯定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

        李云生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