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四章 你若入魔,我拉你出来

第四百四十四章 你若入魔,我拉你出来

        “那日离开风雷山之后,我连续被好几拨阎狱跟仙盟的人截杀,最后一次他们毁了我坐得海船,我险些死在北海,是无己观观主救的我。”

        萧澈开始解释道。

        只是提到阎狱时他身上的杀意不由自主地显露了出来。

        “我原本是想还了观主的恩情就离开的,不过后来我听到了一些关于萧家的事情,让我改变了主意。”

        “现在想想,要是那时候真的就那么回去,不光是我就连我萧家的族人,可能都要被他杀光。所以我留在了无己观,我告诉那些人我还活着,而且活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只有这样让他们忌惮我的存在,我奶奶他们才会安全。”

        萧澈像是回忆一般地说道。

        说完他又笑眯眯地开始就着咸菜啃馒头。

        “这些年,我帮观主杀了很多人,很多,很多,好的坏的都有。”

        他低头呢喃了一句。

        “说起来现在在十州,无己观剑魔萧老四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呢。”

        萧澈接着一脸洒脱道。

        “无论如何,这都是你的选择,我既不会干涉也不会妄论。”

        李云生闻言思忖了片刻这才开口

        “但既然萧老将你托付给我,你又叫我一声哥哥,以后纵使你这选择会长出千般恶果,哥哥跟你一起吃了便是。”

        他神色淡然道。

        萧澈闻言眼眶忽然一酸,然后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中的馒头。

        “我修了魔剑经,说不定以后真会入魔。”

        他抬头笑看着李云生道。

        “无妨。”

        李云生提起茶壶给萧澈倒了一杯茶。

        “你若入魔,我拉你出来就是。”

        他说完笑着将自己碗里的白酝酿一饮而尽道。

        “要是实在拉不出来呢?”

        萧澈继续问道。

        “那哥哥便陪你入魔。”

        李云生端着酒杯想了想,然后道。

        这并非是李云生随口这么一说,他的确是这么想的。现在的十州,对李云生来说,能够让他有点念想的人跟事已经没有几样了,萧澈便是其一。

        若是日后真到了连朋友都救不了的地步,在李云生看来入魔又有何妨?

        萧澈闻言哈哈一笑,然后一把夺过李云生跟前的酒坛,一仰头将最后半坛酒一饮而尽。

        “唉……看样子,我又要欠哥哥一坛酒了。”

        他嘴里满是歉意脸上却依旧笑嘻嘻。

        “话说哥,原本还有一个人跟我约好一起来的,不过看样子他失约了。”

        像是为了掩饰自己此时的真实情绪,萧澈再一次地岔开话题。

        “是陈太阿吧?”

        李云生苦笑道。

        “对,是他,我原本是很不喜欢他的,不过风雷山的那件事过后,我发现这人还不错。”

        萧澈笑道。

        “他现在应该还在龙族,估计是被什么事情缠住了脱不开身。”

        他接着解释道。

        “以后肯定有机会聚的。”

        李云生道。

        相比萧澈的坚韧,陈太阿无论是修行还是为人处事,都是世间少有的纯粹。

        只要他认定对的事情,哪怕全天下人反对,他都会坚持,这一点可能连李云生自己都自愧不如。

        “嗯。”

        萧澈也跟着点了点头,眼神坚定道。

        “你现在杀了夜王宋老三,无己观还回得去吗?”

        李云生问道。

        “无己观肯定是回不去了,而且我也不想回去,不过观主被阎狱邀去对付妖族,暂时应该没时间找我的麻烦,只要观主不找我麻烦,另外两位虽然我打是打不过,不过他们也奈何不了我。”

        萧澈道。

        “这就好。”

        李云生道。

        “我记得你在风雷山用过一次献祭,你当时是用什么献祭的?”

        李云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随后有些急切地问道。

        对于献祭之术,他曾经也用过,知晓这其中的利害。

        “眼睛。”

        萧澈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双瞳。

        “你还真下的去手啊……”

        李云生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对于人身上的部位来说,眼睛无疑是最脆弱最敏感的。

        普通人眼中尚且连沙都容不得,更何况献祭双眼之后每日承受的剐眼止痛。

        而眼前这人,一忍就是十年。

        “忍忍就习惯了,只是我献祭的期限已经到了,从年初开始我看东西就开始越来越模糊了。”

        萧澈豁达道。

        李云生闻言抬眼开始仔细打量萧澈的双眼,他发现正如萧澈所说,单从外表上就已经能看出来了,萧澈的双眼,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雾气般,再也不复往昔的通透。

        “这世间尽是些魑魅魍魉,没了眼睛正好,省得去瞧他们的丑恶嘴脸。”

        似乎是不想李云生太担心,萧澈忽然咧嘴一笑。

        “我这眼睛应该还能撑几个月,撑到我回家把爷爷的骨灰亲手交给祖母,也就无憾了。”

        他十分洒脱地说道。

        “你别动,我来试试。”

        一直皱眉思忖的李云生忽然开口了。

        还没等萧澈反应过来,就见李云生双指并拢在萧澈的眉心一点。

        一道金色的真元顺着他的双指悄无声息地钻入萧澈体内。

        萧澈知道李云生不会害他,闻言便一动不动坐着,根本不疑其他。

        但没过多久,萧澈忽然感觉自己双眼,开始出现犹如被烙铁炙烤般的刺痛,饶是神魂坚韧如他也痛得大汗淋漓。

        可就算是这样,他自始至终也都没吭一声。

        此刻的李云生其实也很紧张。

        李云生很早就知道,献祭之后献祭对象的体内会生出浊气,也就是这道浊气会一点点吞噬献祭之物,所以他想试着用自己的真元将萧澈双眼内的浊气引出来,这样或许可以阻止献祭对萧澈的伤害。

        但这一切其实都只是停留在猜想上,李云生很怕这样会适得其反。

        不过就在李云生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的时候,一道漆黑如墨的浊气从萧澈的眼角犹如黑色的泪水般倾泄而出。

        只一刹那间,黑色浊气几乎占据了前屋三分之一的面积。

        相比于萧澈此刻的惊讶,李云生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

        在他的潜意识里,他隐约记得自己曾经吞噬过一道浊气,只是这记忆他怎么都想不起来,没想到今天死马当作活马医居然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