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朽木生花

第四百四十六章 朽木生花

        翌日。



        也不知萧澈用了什么手段,让李云生店门口的打斗痕迹,都被巧妙地隐藏了起来,只要不是有心寻找,很难看出这里昨晚有一场生死较量。



        而且也就在这一天,原本还算安宁的楼兰城,忽然杯一个女子闹得沸沸扬扬,几乎全城的人都被惊动了。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李云生店里,吃了两个馒头的小姑娘。



        也正是萧澈临走前口中的那个南宫月。



        “你说那姑娘是不是傻?一上来就把楼兰城城主得罪死了。”



        李云生窗明几净的书房内,吕苍黄一面往一方砚台中注入自己的精血,一面探头看着窗外笑呵呵地说道。



        只见窗外,楼兰城最大的客栈宾鸿楼前人头攒动,一个赤条条的人影从宾鸿楼三楼的一间客房倒吊下来。



        此时李云生正心无旁骛地用混有吕苍黄妖血的墨汁,在一柄木伞的骨架上勾画着,听吕苍黄这么一说眼睛不由得朝窗外瞥了一眼。



        那赤条条的男子他也认识,正是那日在他门口闹事的公子哥。



        “哎呀……”



        木伞的骨架大多尺寸见方,要在上面画上清晰的符文,难度非常大,萧澈这么一分心顿时就画岔了。



        “你胖了之后怎地跟那些村妇一样这般长舌了。”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手指往那跟骨架上一抹,那段写坏了的符文顿时自动漂浮起来,随后就见他手指一引,那段符文变重新化作一滴墨汁落入砚台中。



        “我喜欢,你管得着吗?”



        吕苍黄白了李云生一眼,然后继续笑嘻嘻地盯着窗外。



        “唉哟,城主来了。”



        他此刻与那些妇人之间的区别,就差手上没一捧瓜子了。



        李云生则没再理会他,收敛心神过后终于将最后一根骨架画上了符文。



        “总算是做好了。”



        他将这柄暂时还没有装上伞柄跟伞布的雨伞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下。



        说完他又将早就准备好的伞衣装好。



        这伞架他使用剩余的那批无患木做的,当初造符纸还剩下许多都被他放进了乾坤袋,却说这玉虚子当初留下的乾坤袋,虽然面积不过百来平方,但东西放在里面却能经久不腐,哪怕是一块鲜肉放进去也不会腐烂,煞是神异。



        再说这伞架的每一根骨架,李云生都画上了一道千钧符,单靠十二根伞骨合力就可以直撑万钧之力。



        而伞衣李云生直接用了两大张制龙符所用的符纸,伞衣的表层李云生画了一道六品龙甲符。



        这是当初敖霁留下的几道龙符之一,防御力凶悍无匹,品阶最低的五品龙甲符也能硬抗太上真人全力一击,而这六品龙甲符则至少能让李云生在圣人手上保下一命。



        当然六品龙符也是目前李云生的极限了,而且【31小说网        31xs.org】那几道攻击力特别强的龙符,比如龙息符李云生则只能勉强达到最低阶的五品。



        若要达到那恐怖的七品,李云生的神魂可能需要突破三寂境。



        有些扯远了,再说这伞衣的内层,李云生则用了三种不同的符箓,分别是春草符、弱水符、杀风符,这三道符是玉虚子给他留下的三道六品符箓。



        其中春草符李云生借了初春三月的生机融入符中,弱水符跟杀风亦然,这也是为什么这三道符花了他前后半年时间的缘故。



        “这就是你说的那柄可以助你渡过枯海的符伞?”



        吕苍黄的视线被李云生手中的符伞拉了回来。



        “我怎么看着有些弱不经风呢?”



        他有些失望道。



        “要不你来试试?”



        李云生以朽木作伞柄将这柄符伞完全装好,然后笑着提起撑开的符伞指向吕苍黄道。



        “弄坏了可别怪我。”



        闻言吕苍黄一下子来了兴致,摩拳擦掌道。



        “好啊。”



        李云生只是笑了笑。



        “那我就不客气了。”



        闻言吕苍黄一脸坏笑地抡起胳膊,然后那条瞬间被蛇鳞包裹住的手臂,一拳砸向李云生手中的符伞。



        砰。



        一声闷响过后,吕苍黄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只觉得自己的拳头砸到了一堵岩壁上,更是被这反震之力震得后撤了一步。



        而握着伞的李云生依旧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那柄伞甚至晃都没有晃一下。



        甚至伞的另一侧,那道春草符还将吕苍黄这一拳的力道,转化成了一缕生机盎然的春风从李云生身上拂过。



        “这伞……单论防守之力,简直可以算一件神器了。”



        吕苍黄大骇道。



        他虽然实力大不如前,但能这么轻描淡写当下他一拳的法器,这世上还真不多见。



        “这伞叫什么名字?”



        他接着问道,这般厉害的法器,吕苍黄觉得不可能是无名之物,之前他只听李云生要做一把伞,但并没有深究。



        “这伞只是玉虚子前辈使用符箓的一种构想,并没有取名字。”



        李云生把伞收起来道。



        听到玉虚子这个名字,吕苍黄本能地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对玉虚子有种来自本能的恐惧。



        “一个老怪物,一个小怪物。”



        他嘟哝了一句。



        “不过你说得对,是该好好取个名字了。”



        李云生握着这朽木做的伞柄若有所思道。



        “你取名字的功力可不敢恭维,好好一截长生木,被你拿来擀面撑伞不说,还取了个‘朽木’这么难听的名字。”



        吕苍黄呵呵冷笑道。



        “朽木这个名字怎么了?以前天衍族就是这么叫的。”



        李云生有些无辜道。



        “既然是朽木做伞柄,那这伞就叫生花吧,朽木生花,绝处逢生。”



        他接着道。



        “难听死了,算了……伞是你的,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



        吕苍黄转头看向窗外没有说话。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对这个名字却是认可的,一如他们如今的处境,只要渡过枯海,他跟李云生就算彻底重获新生了。



        因为只要出了瀛洲,仙盟跟阎狱的卦师,便没办法依靠两人留在青莲府的机缘跟痕迹卜卦,也就彻底找不到两个的踪影。



        这夜,李云生跟吕苍黄一把将这间包子铺烧成了灰烬,两人在这楼兰城的最后一丝痕迹彻底抹去。



        随后二人就这夜色出了楼兰城,朝着那枯海的入口走去。



        因为差不多整座城的人都被南宫月吸引了注意力,几乎没有人留意到两人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