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七章 龟息符

第四百四十七章 龟息符

        为了尽量不引起注意,出了楼兰城之后,李云生先是用法器众生相换了一张脸,吕苍黄也同样换了一副模样,俨然变成了两个模样精明的走私商贩。

        他们也没有刻意加快步伐,脚程基本上与那些同样趁着夜色前往枯海的走私商贩相若,所以直到天蒙蒙亮,两人才刚刚到达枯海的入口。

        不过跟那些走私商贩一样,他们并没有急着进入枯海,而是在距离北海十余里的千松岭驻扎了下来。

        枯海的沙暴大体上是有规律的,每一次沙暴之后都会有两个时辰左右的平静,而每天清晨的第一次沙暴最为恐怖,持续的时间也最长,所以大多数想从枯海偷渡的流民跟商贩会选择避过这第一次沙暴。

        找了一处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之后,李云生从乾坤袋中拿出水壶喝了口水,完全坐不住的吕苍黄早已嬉皮笑脸地跟一旁的偷渡商贩打成了一片,若不是此地环境太差,他可能都已经跟这些人推杯换盏、称兄道弟了。

        “吕老哥,那位小兄弟是你什么人?”

        “那是犬子,胆小,认生,让各位见笑了。”

        “过这枯海九死一生,吕老哥还是让你家公子回去吧,切莫白白送了性命。”

        一个流民闻言有些吃惊道。

        “这青莲府灵气快要枯竭得差不多了,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拿这两条贱命去搏一搏。”

        吕苍黄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道

        对吕苍黄言语间占自己便宜的事情,李云生只是笑笑并不在意。

        不过吕苍黄这话也不全然都是假话。

        以前往返于枯海的都是走私商贩,但这些年随着青莲仙府灵气逐渐枯竭,前来此地的流民越来越多了。

        对于仙府普通府民来说,灵气的枯竭意味仙粮的减产,没有仙粮他们连寿元都无法延续,彻底沦落到跟俗世凡人一样的境地。

        而青莲仙府为了防止府民大规模外逃,早已封死了所有通往各州的出口,除了一些能够拿到仙盟通行令牌的修者,已经完全禁止普通府民出府。

        所以这些人为了生存开始铤而走险的横穿枯海。

        其实仙盟一直也在想方设法地管控枯海,怎奈枯海边境太长,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加之进入枯海后,就算是最有经验的黑市贩子也十不存一,这些流民活下来的几率就更低,所以仙盟索性也不怎么去管了,只是每日例行公事派遣各城府卫定时巡查一遍。

        “话说这一路上我怎么没见到几个府卫?不是说枯海的边境会有府卫巡守的吗?”

        吕苍黄吃着酒,双眼有些浑浊地问道。

        “你不知道吗?”

        回答他的还是那流民。

        “怎么了?我不知道啊。”

        闻言吕苍黄浑浊的双眼清明了几分。

        “昨天城主的儿子赤条条的被一个小丫头吊在宾鸿楼的事情你总知道吧?”

        那流民笑问道。

        “这个我知道,那丫头很生猛啊。”

        吕苍黄道。

        “还有更生猛的!”

        那流民一脸苦笑道:

        “她一直把那公子哥吊到了晚上,最后城主亲自出面才同意先放下了,可就在她要把那公子哥拉上来的时候,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手一滑那公子哥直接掉了下去,脑袋着地摔成了烂西瓜。”

        闻言吕苍黄一脸愕然,暗道,难道还真被我说对了,那姑娘就是傻子?

        “那公子哥不是有些修为吗?怎地直接摔死了?”

        他接着有些疑惑道。

        “听说他被那丫头掉起来前就被封住了经脉,加上有被掉了一天气力也耗完了,又没想到那姑娘半路上会松手,所以根本没有防备,直接被摔死了。”

        那流民解释道。

        听那流民这么一说,不说吕苍黄就连一旁的李云生也哑然失笑。

        “这么一闹,整个楼兰城的府卫,都跑去抓她了,哪有功夫管我们这帮将死之人?不过话说回来,那小丫头还真是厉害,一人一剑居然生生从那宾鸿楼杀了出去,居然到现在也没抓住她。”

        只听那流民接着苦笑道。

        “那我们岂不是要谢谢她?”

        吕苍黄哈哈大笑,说话的时候眼神还有意无意地瞥了李云生一眼。

        “你说的没错,还真的要谢谢她,不然你我还真没法安稳的在此地歇脚。”

        那流民也是哈哈一笑。

        “这丫头到底什么来路?”

        一旁的李云生听完两人的对话,不禁在心中问道。

        “她把这事情闹得这么大,难道真的是在帮我?”

        他又想起萧澈领走前对他的叮嘱,不过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跟这位南宫小姐有何渊源,以至于她甘愿冒这么大风险相助。

        “去、去、去,谁要买你的龟息符……滚远点,老子看到你就晦气。”

        就在李云生回忆着自己跟那南宫月到底有没有交集时,一个不耐烦的呵斥声把他打断了。

        他循声望去,只见一名黑市贩子正骂骂咧咧地一脚踹飞一个像他兜售符的小男孩。

        男孩小小的个头却穿着一身明显大很多的破旧儒衫,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滑稽。

        小男孩没多说什么,一声不吭地自己爬起了起来。

        他一张一张地捡起掉在地上的符,然后抖抖身上的灰尘,随后朝旁边的另一拨人走去。

        “叔叔,需要龟息符吗?很便宜的。”

        小男孩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却没有一丝卑亢之意。

        他说着就将一张画有龟息符文的墨递了过去。

        “你这龟息符连一张像样的符纸都没用,能有用吗?别连一炷香都撑不住啊。”

        一个干瘦的方脸青年满脸嫌弃地接过小男孩手中的符道。

        这龟息符是横穿枯海必备的符,遇上沙暴之后,好点的龟息符可以让人在沙土中存活十余日。

        当然只是躲在沙土中肯定是走不出枯海的,而且运气不好遇上穿行在沙粒间的凶手,那基本上也十思路一条了。

        “我的龟息符虽然只是墨,但闭气三四个时辰总是没问题的。”

        小男孩眼神异常坚定地说道。

        “口说无凭,小家伙你若是能靠你这龟息符,在那堆沙子中埋上一个时辰,我便将你这所有龟息符都买下来。”

        青年眼神狡黠地笑道。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