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唐北斗

第四百四十八章 唐北斗

  男子说完,一旁的同伙也跟着发出一阵哄笑。

  这也是一伙黑市贩子,他们常年刀口舔血,最喜欢用这些稀奇古怪的法子戏弄别人。

  “当真?”

  谁想那小男孩不知是不是走投无路,居然真的答应了下来。

  “当,当然!”

  那方脸青年闻言也是一愣,然后才笑着点头道,连他自己都没想到那小男孩居然会答应。

  随后就见到那小男孩一路小跑,跑到距离此地最近的一处沙丘,然后嘴里叼着一道龟息符将自己埋进了沙丘之中,一动不动。

  这场景看得那批黑市贩子轰然大笑,放佛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事情似的。

  “唉……”

  而刚刚那位一直跟吕苍黄聊天的流民却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都是个什么世道啊,好好的一个娃娃,被逼成这样,我们穷尽毕生之力挤进仙府,却没想到这仙府也变得跟那俗世一样了。”

  他无比苦闷道。

  “你认识那小孩?”

  吕苍黄瞥了眼不远处那沙丘,金色的晨辉此时正好洒在那小沙丘上,看起来格外的刺眼。

  “一个村子的。”

  那流民叹了口气道:

  “他们一家好像从秋水门附近的一座城镇逃到我们村的,这娃娃当时还在吃奶,后来他爹被仙律司当成秋水余孽抓了去,据说是被押到了流州,今年他娘也去了,他便靠着卖些低阶符箓讨生活,听说我们要去流州死活都要跟过来,说是要去找他爹爹。”

  “居然是从秋水门附近迁徙来的啊。”

  吕苍黄眸子一亮看了一眼李云生。

  李云生依旧面无表情,只是默默地将水壶的瓶塞塞得紧紧的。

  “因为秋水那场大祸,很多人都逃到了这里。”

  那流民将剩余的小半碗酒一口饮尽。

  “以前仙府半个月就是一篇檄文对秋水口诛笔伐,说秋水只顾私利不顾周边府民死活,现在看来我们都被骗了,不顾我们死活的分明就是他仙府!”

  他无比愤懑道,这些话他以前肯定是不敢说的,现在马上要进入枯海生死未卜,便一口气全部将自己心头怨气全部发泄了出来。

  “老弟骂的好,这仙盟就该骂!”

  吕苍黄也跟着义愤填膺了起来。

  不过他说这话时,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一直坐着的李云生忽然站了起来。

  只见李云生一声不吭地朝那被晨辉包裹着的沙丘走去。

  “喂,外乡人,别多管闲事。”

  李云生刚一走到哪沙丘边上,身后不远处那方脸青年忽然语气阴沉地开口道。

  这些黑市贩子虽然多是些三教九流,但多次穿行与枯海的他们,在此地无疑皆是头领般的存在,那些想要穿过枯海的流民们,为了多一线存活的生机,基本上都会选择与他们同行,如果得罪他们无疑将会在枯海中被孤立。

  不过李云生却没有理他,依旧径直朝那沙丘走去。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谁要是跟那外乡人扯上哪怕一丁点关系,就别跟着我们了,我们庙小可供不起那尊大菩萨!”

  那方脸男子继续阴阳怪气地警告道。

  闻言一众流民噤若寒蝉。

  就连刚刚还在跟吕苍黄聊得很投机那个流民,都一脸无奈地跟吕苍黄划清了界线,几人收拾东西坐到了别处。

  “识时务者为俊杰,各位都是聪明人,想来这次定能平安地走出那枯海。”

  那青年看到这一幕后,显得十分得意。

  “什么东西。”

  吕苍黄远远地白了那方脸男子一眼,然后对刚刚那名跟他喝酒的流民投来的歉意眼神回以微笑,对于这些胆小怕死意志不坚定的流民他并不怎么反感,这些人连生存的权利都快被剥夺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尊严跟意志。

  说着他重新将目光看向了沙丘那边。

  只见李云生全然不顾身后那黑市贩子的警告,径直伸手将那小男孩从沙丘之中拉出。

  “呼呼呼呼……咳咳咳”

  小男孩猛地长吸了一口气,然后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叔,叔叔,一,一个,一个时辰到了吗?”

  他一脸茫然地看着李云生问道,说话是他的呼吸依旧有些急促。

  “没有。”

  李云生伸手帮他拍去身上的沙土。

  “啊,这,这可如何是好,叔叔你赶快帮我埋起来,没到一个时辰,那位叔叔不会相信我的符箓有用。”

  小男孩闻言急得快要哭了出来,眼中莹莹泪光依稀可见。

  他说着就要再次躺到那沙丘里。

  “他不信你,我信你。”

  李云生一把拉住那小男孩。

  “你的符箓都很好,都是有用的符箓,不需要这么证明。”

  他神色温和地对那小男孩道。

  “小不点,你现在躺回去,我刚刚说的话还算数,不但算数我还会出双倍的价钱买你的符箓。”

  就在这时,那黑市贩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小男孩看了眼李云生,再看了眼那黑市贩子,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叔叔,你不用可怜我的。”

  他看着李云生认真道:

  “我只是想像他证明,我的符箓是有用的,叔叔你既然相信我,那我就不用证明给他看了。”

  小男孩眼神清澈不带任何杂质。

  “那把你身上的符箓全部卖给我吧。”

  李云生闻言一怔,然后笑道。

  “你不需要可怜我。”

  小男孩神色有些不悦,他只递给李云生一张符箓:

  “你若需要,买一张就可以了。”

  “好。”

  李云生看了一眼那张符箓,然后抬手接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

  他一边将一张符箓的钱递给小男孩一边问道。

  “我叫唐北斗。”

  小男孩接过钱回答道。

  随即他开心地转过身去,然后继续向一众流民跟黑市贩子兜售自己的符箓。

  “我不是让你在里面躺一个时辰吗?”

  那名方脸的黑市贩子脸色阴郁道。

  “那位叔叔已经相信我的符箓有用了,不需要那样证明了。”

  小男孩道。

  “好,很好!”

  那方脸黑市贩子冷哼了一声,然后扬声道:

  “你们今天谁买这小不点的符箓,就是跟我过不去,进了那枯海,都给老子滚得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