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沙暴中的剑意

第四百四十九章 沙暴中的剑意

        小男孩闻言神色一暗,收起了已经递出去的符箓,一眼不发地朝着其他人都去。

        而被那方脸男子警告之后,小男孩陡然间像是变成了瘟神一般,无论是流民还是商贩都唯恐避之不及,远远躲开。

        不过小男孩却也不气馁,继续一个个地去问。

        “这小鬼还真是奇怪,你要买他的符箓他不卖,非要自己一张张的去卖。”

        吕苍黄看着那小男孩的背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道:

        “他莫不是个傻子吧?他难道还不明白,从你把他拉起来那刻起,他就已经把那些人得罪光了吗?”

        “他应该是知道的。”

        李云生摇了摇头。

        “那他还这么吃力不讨好的卖什么?”

        吕苍黄不解道。

        “应该是不想放弃任何一丝机会吧。”

        李云生笑了笑。

        “他年纪虽然不大,但看得却比那些流民都清楚,知道单靠他人的怜悯是不可能生存下来,所以现在哪怕只有一丝证明他存在价值的机会,他都不会放弃,哪怕是受尽他人白眼跟冷遇。”

        他望着那小孩依然在卖力兜售自己符箓的身影道。

        “要去帮他一把吗?”

        吕苍黄看了一眼那方脸黑市贩子道:

        “这种人我一根指头能捏死十个。”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菩萨心肠了?”

        李云生道。

        “你才菩萨心肠,我一顿好酒还没喝过瘾,就被那混账搅和了,妖爷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吕苍黄不满道。

        “急什么?路还长着呢。”

        李云生笑看了那吕苍黄一眼,然后抬起手捏着一打符箓在吕苍黄面前晃了晃。

        这一打符箓,清一色全是龟息符。

        原来就在两人说笑间,那群黑市贩子身上的“龟息符”已经在李云生的神魂控制下,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他手里。

        要对付这些实力最高都没到真人境的黑市贩子,对于现在的李云生来说,还真不需要费什么气力。

        “嘿嘿,你小子就是蔫儿坏,看样子这帮人进入枯海之后,得把那小娃娃供起来了。”

        闻言吕苍黄嘿嘿一笑,只觉得接下来这一路应该不会无趣了。

        随着天色逐渐大亮,众人脸上的神色逐渐严肃了起来,就连那小男孩唐北斗也乖乖地坐在原地,不在到处售卖他的符箓。

        很显然,枯海今天的第一轮沙暴就要到了。

        枯海的沙暴,可是跟那劫雷同等的存在。

        饶是李云生准备充分,心中也依旧有些忐忑。

        不过他们现在还在枯海的外围,这里有着上古大阵的防御,倒是不用立即担心着沙暴的危险。

        可就在李云生跟其他人一样安静地等待着沙暴的到来时,他的神魂却突然感知到,两道强大气息从楼兰城的方向传来。

        几乎是同时他跟吕苍黄对视了一眼。

        “他们还是追过来了。”

        吕苍黄神色严肃道。

        “不过好像被谁挡住了。”

        他马上又补充道。

        作为曾经的大妖,这点什么感知能力还是有的。

        而李云生此时也已经察觉到了,那两道强大的气息在即将冲出楼兰城的时候,被另一条强大的气息阻住了。

        “拦住他们那人,难道是那臭丫头?”

        那道气息虽然同样强悍锐利,但却依旧无法掩饰其中的阴柔之气,吕苍黄顿时想到了这两天搅得满城风雨的南宫月。

        “应该是她。”

        虽然李云生不想承认,但他此时看得比吕苍黄更加真切。

        他直接控制了一头留在城中的信鸽,赫然发现那名名叫南宫月的少女,此时正一人一剑挡在城头,以一己之力硬抗两名仙盟强者。

        不过这南宫月初始之时虽然极为凶悍,可奈对方二人修为根基雄厚,很快就落了下风,舍弃城头边战边退。

        “那女娃娃,果然是冲着你来的。”

        吕苍黄一脸坏笑道。

        “但我真的不认识她。”

        李云生苦笑着摇头道。

        “怎么办?”

        吕苍对李云生笑问道。

        不过还没等李云生回答。

        朝阳的晨辉中,道道轰鸣的雷声响起。

        李云生只看到视线中那沙海的尽头,一阵阵黑云伴随着一条条闪电,翻滚朝着这面席卷而至。

        一道道混杂着土灵之气的狂暴的气息扑面袭来,饶是相隔上百里李云生依旧能感觉到那骇人的毁灭气息。

        根本容不得他们细想,只不过过了片刻,那带着毁灭气息的沙暴变已经来到他们面前了。

        它就像是一头传说中的荒古巨兽,遮天蔽日地来到他们面前,冲他们发出一声声几乎要震裂耳膜的嘶吼。

        真切地感受到这股沙暴的威势之后,李云生十分笃定,没有人敢说在没准备的情况下,能在这枯海的沙暴中完好无损地活下来。

        虽然只是远观,但李云生依旧能真切地感觉到,那沙暴中的高速飞舞的沙粒,简直恐怖得就像剑修全力催动下的一柄柄飞剑。

        李云生甚至在这沙暴中感觉到丝丝剑意,这是一种没有沾染半点尘埃的剑意,干净且纯粹。

        不知不觉中,李云生的神魂开始陷入其中,他将这沙暴当成一个真实的对手,开始穷尽自己的所有与之交战。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那无比自傲的剑意,这沙暴的剑意面前形同虚设,根本就没有一战之力。

        等他撑到这阵沙暴散去,周身衣物早已全部汗湿。

        他能想象,若是没有那上古法阵的庇护,自己的神魂可能已经首创。

        “你疯了吗?”

        风暴停歇过后,吕苍黄满脸愕然地望着李云生。

        刚刚李云生周身气势尽显,他用脚趾头也能猜到李云生在做什么。

        “这沙暴乃是天象,你将它当做对手,就是将天当做是对手。”

        他有些难以置信道。

        “所有我输了。”

        李云生苦笑。

        “你没废掉就是万幸了。”

        吕苍黄白了他一眼。

        “但……我觉得,我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李云生道。

        “疯子!”

        吕苍黄又白了李云生一眼。

        “你自己想找死,记得别拖上我。”

        他骂道。

        “现在怎么办?第一道沙暴跟第二道沙暴相隔的时间很短,若按那些黑市贩子的路线走,现在就得出发,赶在第二道风暴来临之前,在枯海中找到最近的一处绿洲方才有一线生机。但这样一来,你就没时间去救你那小情人了,她的性命恐怕就要交代在那楼兰城了。”

        吕苍黄将目前的情况跟李云生说了一遍。

        “你自己的性命,还是你小情人的性命,你选一个吧。”

        他盯着李云生道。

        “我说了,我不认识她。”

        李云生有些无奈。

        “哎呀,扭扭捏捏的,不管认不认识了,你快选一个吧。”

        吕苍黄催促吧。

        “那……你先去那枯海等我吧,我去去就回。”

        李云生犹豫了一下道。

        “啧啧啧,还说不是你小情人,为了就她连性命都不要了。”

        吕苍黄满脸讥讽道。

        “我的确不认识她。”

        李云生再次纠正道。

        “行吧,行吧,你快去快回。”

        吕苍黄摆了摆手,然后跟上那群流民走进了枯海。

        见吕苍黄走远,李云生这才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行云步踏空而起,整个人犹如一支箭矢朝着楼兰城的方向破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