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章 引雷剑

第四百五十章 引雷剑

        再看楼兰城这边。

        南宫月横剑立于城墙之上,大风刮得她衣袂翩翩,她全身上下已然受了好几处创伤,有两处甚至依旧有鲜血渗出。

        可饶是如此,她依旧目光清冽,英气逼人,好似一株生于枯崖石缝的兰草。

        此时的南宫月没有半点世家小姐的娇气。

        “南宫家的丫头,你让开吧,我们不想为难你。”

        说话的是青莲府现任府主秦枭,他昨晚得到李云生在楼兰城的消息后,几乎是星夜兼程地来到此处,却不想被眼前这女子拦住了。

        初时他还当真以为,这女子是受了欺负想找楼兰城城主报仇。

        可对方几番交手下来,他发现对方根本不是在寻仇,只是想要拦住他们出城。

        而作为一方府主,南宫月的身份也很快就被他识破了,顿时心下惊疑以为南宫家要插手这件事情了。

        于是他一直没敢下重手,当然南宫月的实力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因而一直拖到了现在。

        眼看远处枯海沙暴将至,如果就这么让李云生进入枯海,死活先不论,至少他们是不可能活捉,所以他终于沉不住气了。

        “你不给我个公道,我为什么要离开。”

        南宫月撇嘴道。

        “那小子都死了你还要什么公道?”

        秦枭的脸色愈发阴沉,他边说着边开始暗中对身边的府卫下命令。

        “可他爹爹还活着。”

        南宫月不依不饶道,说话的时候她还有意无意地瞥了身后那枯海中升起的沙暴。

        “这关他爹爹什么事情,你杀了人家儿子,他没找你报仇,你反倒要找他问罪?”

        差不多一切安排妥当,秦枭冷哼了一声,随即双掌间符文隐现罡气缠绕。

        “子不教父之过,儿子犯错,老子自然要跟着受罚,不然这老子岂不是白做了?”

        南宫月俨然一副市井泼皮的嘴脸笑道。

        “强词夺理!”

        秦枭怒喝一声,话音才落就见他脚掌在地面猛地一蹬,满地青石板铺就的地面随即龟裂一片,而他那稍显富态的身形则如同一颗炮弹般朝着南宫月飞射而去,然后双掌好似山岳一般激起道道气浪跟符文涟漪,一掌朝着南宫月迎面拍去。

        只听轰的一声,这秦枭一掌居然轰塌了半面城墙。

        不过南宫月的身子却灵巧异常,就在秦枭双掌拍落的那一刹,她身形轻灵地朝后一跃堪堪避过这威势骇然的一掌。

        可饶是她躲避及时,还是被秦枭掌风的余波擦中,刚猛的掌风拍断了她一根肋骨,痛得她直咧嘴。

        “这就是仙盟府主的实力吗?怒刀铁掌还真名不虚传。”

        她强忍着痛楚,脚步凌空一点稳住身形,随即不退反进,翩然若仙地朝秦枭一剑刺去。

        这一剑势若惊鸿,隐约中还带着死死雷霆之气,正是南宫家不传之秘,引雷剑。跟先前她用过的藏影剑全然不同,剑势大开大合简练却霸道非常。

        轰。

        随着一声雷霆炸响,这一剑犹如白日天际落下的闪电落在了秦枭身上,快得秦枭根本没法躲避,而他也所幸没去躲避,直接拔出腰间佩刀,一刀迎着这一剑劈下。

        令南宫月有些没想到的是,自己这拼尽全力的一剑,直接被秦枭一道劈散,那伴随着漫天刀气的十余丈刀影更是直接将她劈飞,在她腰间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

        “的确有些小看了仙盟的府主。”

        她吐出了一口浊血道。

        “这引雷剑不过如此。”

        秦枭满脸得意地笑道,说着身形再次猛地一跃,一掌好似山岳般迎着南宫月落下的。

        “来而不往非礼也,劳烦南宫小姐品一品我这混元掌。”

        他再也没有了顾忌,直接欺身来到南宫月的跟前。

        如果这一掌拍下,南宫月就算不死也差不多重伤了。

        可还没等到他掌影落下,南宫月忽然嘴角勾起,手中那柄精巧的长剑爆发出刺目的光华,这到刺眼的光华犹如一条笔直的白色匹练,伴随着一道雷鸣声冲天而起,直接刺穿了秦枭的手掌,将秦枭轰的倒飞而起。

        如果不是秦枭警觉得快,这一剑可能刺穿的就是他的胸膛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小女子心机居然这般深沉,第一剑拼着让自己受伤的代价也不用出全力,故意让他放松警惕掉以轻心。

        “可惜了。”

        南宫月擦了擦嘴角的血,随即提剑站了起来。

        “今天不管你是不是南宫家的,我都要杀了你。”

        秦枭望着南宫月目光阴沉冷冽。

        “你实力的确,不错,但人太蠢了。”

        南宫月满脸讥讽道,即便此时她满是伤脸上的傲色也依旧不减半分。

        而秦枭则没多说什么,双袖一摔,再也不掩周身气势,一手化掌一手提刀朝南宫月扑杀而去。

        这掌刀合力,才是秦枭最强的手段。

        而在秦枭掌剑合力之下,本就伤重的南宫月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特别是每当她奋力挡下秦枭一剑之后,总会有十几只符箭,在她真会还未恢复之时破空而至。

        因而不消片刻,她身上已有两处被符箭贯穿。

        “本来看在南宫家的面子上,不想杀你,不过你如此袒护那秋水余孽,定然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今天杀了你想来南宫家也说不了什么。”

        秦枭看了一眼不远处几乎已经站不起来的南宫月道。

        “啧啧啧,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南宫月杵着剑站了起来。

        “一口一个秋水余孽,分明是你们毁了人家家园,现在却说得这边义正辞严,你们这些仙府的人,一个个都是些婊子不如的伪君子。”

        她冷笑着破口大骂道,脸上丝毫没有惧意。

        “看样子你真的被那秋水余孽蛊惑了,我先杀了你,再用搜魂之术看看你跟他到底有何见不得人的勾当。”

        像是被人戳到了痛处,秦枭眸子森寒,脸顿时落了下来。

        他说着直接朝着南宫月再次拍下一掌。

        虽然此刻的南宫月已经无法抵抗,可秦枭还是用了全力,这一掌不要说是南宫月,恐怕一座小山都能拍得碎。

        南宫月则不闪不躲直愣愣地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秦枭拍向自己这一掌。

        直到她感觉身后忽然吹来一阵清冽的爽风,她才嘴角勾起露出一道灿烂笑容。

        下一刻,就见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像是凭空出现般站在了南宫月的身前,将南宫月完全挡在了身后。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秦枭掌影落下。

        只听到“轰”地一声炸响,随即漫天气浪翻滚,这一片地面直接被压塌了下去。

        可是,那男子却纹丝不动地站在了原地,他身后的南宫月甚是连发丝都没有晃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