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三章 以沙为剑

第四百五十三章 以沙为剑

  李云生想起了先前在哪第一道沙暴中感受到的剑意。

  “试试。”

  他自言自语道。

  “试试?”

  一旁的吕苍黄听得满头雾水。

  还没等他搞清楚李云生在说些什么,就见李云生提着南宫月的藏影往前跨出了一步。

  只见李云生长剑直指仙盟两位府主秦枭跟陆云的方向,一股股威压透体而出。

  随后漫天飞沙骤然一沉,一道恐怖的剑势犹如泰山压顶般落下。

  吕苍黄虽然看出李云生这是在积蓄剑势,但依旧不明白李云生为何突然这么做,毕竟就算这秋水剑诀再怎么强大,距离这么远又是在对方有防范的情况下,这一剑是不可能得手的。

  但马上,吕苍黄就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了。

  突然,他发现就在李云生剑势积蓄到一股骇人地步的时候,一道剑意就像是酷热的盛夏忽然吹来了冬日森冷的寒风,从脚到头将他一点一点浸染其中,吕苍黄只觉得自己在这道剑意面前,就像是一个不知道走路的孩童般,全然失去了防御之力。

  “好恐怖的剑意,不对,这道剑意的味道怎么跟先前那沙暴的气息那么相似。”

  吕苍黄喉头耸动,忽然意识自己在李云生身上又看到了一件骇人的事情:这小子驾驭了沙暴中的那道剑意!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明白李云生到底要做什么,直到他忽然感到脸颊一阵刺痛,一粒细沙从他脸颊划过,并且轻易地在他脸上划出一道伤口。

  无论他此刻实力如何,他这身体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妖之躯,无论如何不是小小一粒沙能够划开的,哪怕只是这么小小的一条血痕都不可能。

  “这不是沙,这是……剑啊!”

  他忽然明白了过来,明白李云生要干什么了。

  随后他的神魂清晰地感知到,李云生正用拿道从沙暴中学来的剑意,将笼罩在他剑势中的飞沙控制了起来。

  那原本如同死物一般的剑势,此刻开始像是有了灵魂,它开始接着风势流动起来,最后彻底融入风势之中,开始如同盘旋与天际恶龙,虎视眈眈地望着远处的秦枭陆云二人。

  “第三式,韬光。”

  随着李云生一声轻叱,一道刺眼的光华从藏影中迸射而出,整片大漠好似都被这耀眼夺目的光华填满。

  而那头盘旋在李云生头顶早已等候多时的“恶龙”,也跟着顺着这股刺目的光华呼啸而出,那一粒粒被染成金色的沙粒,蕴满了剑意携带者剑势顺着李云生剑指的方向呼啸而出。

  如果说每一粒沙都是一柄剑,那李云生此时的这一式韬光之中藏着的剑完全数不清了。

  此一剑过后,李云生才算真正掌握,秋水剑诀中的剑是。

  吕苍黄可以想象,面对这一剑,秦枭跟陆云将会是什么心情。

  正如他想象的那般,这一剑未至,那秦枭在这股恐怖剑势之下好似魔怔了一般,连逃命或是抵抗都忘记了,这感觉好像人看到了自己永远无法理解的事物一样。

  而那陆云要好一些,毕竟入圣境高手的心境跟实力摆在那里。

  但这一剑同样让他十分不敢,他或许可以依靠入圣境的修为,在全力之下能够硬抗这一剑,可这一剑的背后对于剑术的理解,甚至是对于天道的理解,他感觉自己望尘莫及。

  这与二人境界的差距完全不符。

  “难道说秋水三百年必出一妖的传闻并不是戏言?难道这是下一个徐鸿鹄?”

  陆云脑海中出现了徐鸿鹄的画面。

  最后他终究没有下定决心直面这一剑,相比担心肉身被这一剑所创,他更担心的是面对这一剑之后,自己的道心可能会动摇。

  “此子必须死,秋水不能出现第二个徐鸿鹄!”

  他拉起秦枭全身真元尽数调用,随后冲天而起,这才堪堪避过李云生这一式韬光。

  可饶是如此,他还是被十几颗沙粒化作飞剑刺中,若不是他真元婚后只怕还没等他逃出去,就已经被刺成筛子了。

  而秦枭就更惨了,只因为一刹那的迟疑,半边身子被沙粒毁掉化为血肉,惨嚎震天。

  两人很快退到了安全区域,陆云帮秦枭封住几处大穴喂了几粒重生骨肉的丹药。

  “这个小畜生,狗杂种,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痛楚稍减轻一些之后,秦枭面孔扭曲的破口大骂,别看他平日里为人平和,但私底下最为记仇,可以说是睚眦必报,他年轻时做生意别人因为多赚了他几块灵石,最后他直接把那人弄得家破人亡,子女或是卖做奴仆或是卖做娼妇。

  一旁的陆云没有接话,只是脸色铁青的注视李云生他们的方向。

  “对,沙暴来了,他死定了!”

  秦枭顺着陆云的视线看去,发现那沙暴已然到了李云生他们的位置,顿觉心下无比爽快。

  “只是这死法,便宜他了!”

  秦枭马上有些遗憾地咬牙切齿道。

  不过他这话才说完,脸便僵住了。

  眼见那沙暴就要将李云生撕成粉碎,可就在这时,他看见那李云生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伞。

  纸伞撑开的同时,将那漫天飞沙尽数撑起。

  李云生一行人丝毫无恙。

  于是目瞪口呆的秦枭跟陆云,便眼睁睁地瞧着李云生,一手撑伞一步步地,闲庭漫步般走入那遮天蔽日的沙暴之中。

  “你跟那玉虚子,还真是一个老怪物,一个小怪物……”

  看着头顶那伴随着道道闪电飞驰而过的滚滚黄沙,吕苍黄感慨道。

  “我不过是沾了些玉虚子前辈的光罢了。”

  虽然这朽木生花伞是他一手完成的,但李云生此刻心头的震惊其实一点都不比吕苍黄少。

  因为玉虚子对这柄伞并没有过多的描述,这不过是他书里关于符的数百种用法之一,他甚至没有太过深入地探究这伞的威力。

  所以李云生看到此情此景才会如此惊讶。

  不过这伞能够抗住这猛烈的沙暴,李云生觉得除了玉虚子的图谱,与这朽木肯定也有很大干系,他能够感觉得到,在与这沙暴相持之时,有一股股浩瀚的生命气息从这截长生木中溢出,不停地抵消这股恐怖的天地之力。

  “从前有人说玉虚子这老匹夫是因为被天道吓破了胆才舍弃一身修为,不过依我看来他并非被天道吓破了胆,而是窥探到了这天道的某种真相。”

  吕苍黄感慨道。

  “真相吗?”

  闻言李云生心头一动。

  暗道:“玉虚子前辈究竟看到了什么真相?”

  他现在回过头仔细想想,无论是符,还是画龙诀,亦或是这朽木生花伞,玉虚子研究的这种道法,都像是在应对着什么。

  这就像是提前预知了某件灾祸所作出的准备一样,而且这每一样准备所应对的都不像是普通修者,更像是为某种天道法则准备的。

  “如果能跟玉虚子前辈见上一面就好了。”

  李云生暗道。

  他此刻心里已经积累了许多困惑,有关于他自己的,关于秋水的,也有关于天衍族关于十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