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流州鸿厘城

第四百五十四章 流州鸿厘城

        虽说有朽木生花伞的护持,但李云生跟吕苍黄这趟枯海之旅依旧非常艰难。

        首先两人错过了最佳横渡枯海的时机,其次生花伞并不是无敌的。

        在枯海沙暴这等天象攻击之下,生花伞也撑不了多久,特别是伞上那些符箓损耗极大。

        一道全新的符箓,勉强能撑过两道风暴,所以两人不得不得走走停停,修补生花伞。

        如果硬要描述一下这一路有多苦,看看瘦回原形的吕苍黄就能明白了。

        加之李云生这一路上,有意地在接着沙暴之力磨砺自己的剑意,于是就这样走走停停,花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才走出枯海,来到了这次一夜城会在流州出现的城池——鸿厘城。

        这是流州一座稍逊于主城朱阳城的城池,无论是从府民的规模,还是所驻扎仙盟府卫的实力数量上看。

        因为身在枯海的环绕之下,常年干旱少雨,整个流州就像是一片由许多块小绿洲,聚合而成的大绿洲,城池的所在即是绿洲的中心。

        而在这枯海环伺之下,能够生出这么一块大绿洲,全靠那条横贯流州东西的龙泉山脉。

        龙泉山脉灵气虽谈不上浓郁,但高山之上留下的雪水汇聚成川,生生地在这片干涸之地浇灌出这么多绿洲。

        同样是因为气候的缘故,流州地火旺盛,最适宜铸炼之术。

        清冽的龙泉水,加上炙热的地火,让流州铸炼的兵器声明远播十州。

        如果不算上陨落跟遗失的,目前十州排名前十的兵器,至少有五件出自流州。

        而在流州的各处城池中,以鸿厘城的名剑最负盛名,常念真人的青鱼便是出自鸿厘城铸剑世家欧冶鳞大师之手。

        所以一夜城选了这里作为青鱼断刃拍卖之地,似乎很有深意。

        “你当真就这么把她扔在这里了?”

        鸿厘城一间不起眼的客栈外,吕苍黄指了指楼上看向李云生道。

        “她的伤好得差不多了,足有自保之力。”

        李云生皱了皱眉道,此时他再次变化了容貌,模样神态跟鸿厘城那些土生土长没有什么区别。

        “多好的一个姑娘啊,你真就一点都没动心?”

        吕苍黄继续不怀好意地笑道。

        “我跟她不熟。”

        李云生还是那句话。

        “以前不熟,这一路上也熟了呀。”

        吕苍黄嘿嘿一笑道。

        “你准备去哪?”

        李云生无奈岔开话题。

        “先去一趟朱阳城,见一见故人。”

        吕苍黄也没再继续刚刚那个话题,而是神色变得有些严肃。

        “仇人?”

        李云生伸了个懒腰,若无其事般地问道。

        “大仇。”

        吕苍黄没有避讳。

        “那不如此间事了,我跟你一块去吧。”

        李云生淡淡地说道。

        “你小子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吕苍黄满脸不快地撇了撇嘴。

        “若不是玉虚子这道符咒,你我间的胜负还要另说。”

        他接着一脸挑衅看向李云生笑道:

        “不如你解了我身上这道符咒,我两比划比划试试。”

        “不用了。”

        李云生想了想然后认真道。

        “为什么?”

        见李云生拒绝得这么干脆,吕苍黄有些好奇。

        “让你输很难,但杀你不难,我不想杀你。”

        李云生认真地看着吕苍黄道。

        “算了,算了,打不过,打不过。”

        吕苍黄被李云生这个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眼神看得后脊一凉,随即摆了摆手故作洒脱道。

        “现在离一夜城开启还有半月的时间,你有什么打算?”

        吕苍黄整理了一下他身上简单的行囊,然后抬头问道。

        “我准备去拜访一下欧冶子的后人。”

        李云生道。

        “你当真准备重铸青鱼?”

        吕苍黄愕然道。

        鸿厘城的铸剑世家欧冶家他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一听说李云生要去拜访欧冶子的后人,就知道李云生这是要重铸青鱼了。

        闻言李云生只是沉默,但也没有否认。

        “我进城的时候听说,十年前那场祸事欧冶家好像也死了不少人,连祖传剑炉都被封了,现在好像不太好过。”

        吕苍黄叮嘱道。

        “嗯,这我有分寸。”

        李云生点了点头。

        随后吕苍黄也没再说什么,拜了拜手朝着城外走去。

        随着吕苍黄渐行渐远的身影,李云生也转过身深吸了一口气。

        “这里的天地灵气看样子也浑浊了。”

        跟普通修士不同,因为体内麒麟骨的关系,李云生能明显地感觉到,这鸿厘城的天地灵气正一天比一天浑浊。

        天地灵气被污秽侵染他原本在青莲仙府就已经察觉到了,但然他没想到的是流州好似也变成了这样。

        天地灵气变得浑浊,首当其冲深受其害的并不是高阶修者,而是一些普通的府民。

        他们往往修炼资质不佳,需要依靠仙粮来辅助修炼,甚至有些根本没有修炼资质的府民,只有靠着仙粮中的灵气延续寿元。

        随着天地灵气变得浑浊,仙粮必然减产,而经过这十年的发酵,这已经演变成了一场灾难。

        在鸿厘城内,生机稀薄的老者随处可见。

        可以想象,再过几十年,这十州的仙府,将会变得跟俗世没什么区别。

        “我终于明白了,那场祸事的主谋,针对的远不止是我们天衍族,他是想要毁掉整个十州啊。修者堕境,灵气浑浊,仙府沦为浊世,千年前那场祸事终于结出了果子。”

        李云生脸上那面具中,许久不曾出现的轩辕乱龙忽然长声一叹。

        “这世间真有人能够谋划几千年的事情?”

        对于轩辕乱龙的话,李云生向来都不会全信,他一边朝着另一条街道走去,一边在心里问道。

        他对十州仙府的存亡与否不怎么感兴趣,如果不是因为师父杨万里,他甚至不会插手天衍族的事情,去寻找那几处阵眼。

        不过他很好奇如果真像轩辕乱龙说的这样,到底是谁谋划了这一切,所图又是为何。

        “这世间没有,但那世间定然是有的。”

        轩辕乱龙肯定道。

        “你是说……门那头?”

        李云生边走边问,他突然来了点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