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欧冶青萝

第四百五十五章 欧冶青萝

        “这个就得找到那几样阵眼才知道了。”

        轩辕乱龙忽然含糊其辞道。

        轩辕乱龙不说,李云生也没打算问,他开始按照前些日子打听来的消息,朝着欧冶家在鸿厘城的店铺的位置走去。

        因为也不着急,所以李云生在穿过每一条街巷时都会仔细地打量一番。

        然后他现,这鸿厘城果真如他料想的那般只是表面浮华,内里却早已经破败不堪。

        但凡一些远离主街的巷子,都能看到里面或蹲或躺着,许多面容枯槁衣衫破烂的流民。

        甚至有些看起来气质不俗的流民女子,已经做起了皮肉生意。

        见到此情此景,李云生恍如隔世般地想起了自己曾经待过的俗世。他不得不承认,正如刚刚轩辕乱龙说的那般,这曾经的仙府福地,已经逐渐堕落为污浊的俗世。

        “哟,这不是青萝姑娘吗?这可是我们下人待的地方,可别弄脏了您的衣裳。”

        就在李云生走出那段幽暗的巷子时,眼前不远处的一座长桥上忽然传来一名男子的调笑声。

        而在那男子面前,站着一名身形娇小,穿着一身黄衫的少女。

        “你们来……得,我自然也来得。”

        少女语气虽然不卑不亢,但声音中那一丝颤抖却出卖了她。

        见状那男子更加得意了。

        “来得,来得,这鸿厘城我们欧冶家的青萝姑娘哪里去不得?”

        男子继续油嘴滑舌道。

        他一身府卫装束,显然是仙府手底下的人。

        而他此言一出,身旁一群在桥头等着雇主给活干苦力们也跟着一阵哄笑,一群人都是一副趋炎附势的嘴脸。

        瞬间那名叫青萝的少女满脸通红。

        “青萝姑娘你来这里,难道是家中剑炉人手不足,来招人来了?”

        那名府卫问道。

        “我,我……”

        “白大人,她家剑炉早八百年就被拆了,现在也就能打打锄头钉耙。”

        还没等青萝开口,就被一旁那些苦力们打断了。

        “哎呀,看我这记性,只是打些锄头钉耙,老爷子一个应该就足够了呀,难道说老爷子现在已经提不动锤子了?”

        那姓白的府卫一脸惊讶道。

        “不用你管!”

        那少女气得脸颊通红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怎么能这么说呢,青萝妹妹,好歹我也当了你十几年的师哥啊,小师妹现在遇上了难处,我白羽岂能袖手旁观?”

        那府卫白羽忽然一脸义正辞严道。

        “我青萝妹妹家缺人手,你谁愿意去帮帮忙?”

        他转头向那群刚刚起哄的汉子们问道。

        “我才不去呢,活又重,钱还少,吃也吃的不好,谁傻谁去。”

        一个苦力满脸鄙夷地看着青萝道。

        他说这话并不怕得罪白羽,因为当年白羽就是被欧冶家老爷子,拿着锤子赶出欧冶家的,这在鸿厘城几乎是人竟皆知的事情。

        那少女青萝闻言暗自垂下了脑袋,虽然这人的语气很是不善,但说的其实都是实话,青萝家的近况的确不太好,不可能给这些杂役太好的待遇,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她也不愿意这么出来招人。

        而青萝的沉默招致的是更多的讥讽。

        “若是青萝姑娘能陪我一晚上,你家的活,再苦再累咱都干了!”

        有人不怀好意地笑道。

        “我听说欧冶家的老爷子已经在给青萝妹子招夫婿了,青萝妹妹你看看我如何?”

        “就你那小身板,可满足不了我们青萝姑娘,这里也就我们白大人能让青萝姑娘满意,对吧白大人?”

        “你们,你们血口喷人!”

        随着这些人越来越肆无忌惮,那少女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泪水,一张梨花带雨般的脸在晨曦的光晕下格外令人心疼。

        可她越是哭,旁边的人越是起哄的厉害,一些胆子大的甚至开始蠢蠢欲动地将手伸向了少女。

        “是你家在缺人手吗?”

        就在少女只觉得自己快要陷入深渊时,一个声音将她还有她身旁那些面容笑得快扭曲的身影拉回了现实。

        说话的自然是李云生,他声音不大,但却像是凑在众人耳边说的一样,异常清晰。

        “是你家缺人手吗?”

        李云生走又问一句。

        满脸泪痕的少女怔怔地看着他,然后睁着一双大眼睛愣愣地点了点头。

        “你是欧冶鳞老前辈的后人对吗?”

        李云生接着问道。

        “那是我们老祖宗。”

        少女听到欧冶鳞三个字时,浑身打了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迅点了点头。

        “那我们走吧。”

        李云生道。

        “走?去哪?”

        少女一愣。

        “去你家啊,你家不是缺人吗?我刚好在找事情做。”

        李云生哭笑不得。

        “哦哦哦,对对对,我家缺人,缺人!”

        少女连连点头道。

        “你真的愿意去我家干活?可我家给不起什么像样的工钱的……”

        她有些没底气地瞟了一眼李云生道。

        “包吃包住吗?”

        李云生问道。

        “包的!”

        少女重重点头。

        “欧冶鳞老前辈于我有恩,包吃包住就行了。”

        李云生笑了笑,他这倒是一句话实话,青鱼当初的确救过他一命。

        “外乡人?”

        正当少女兴高采烈地要带着李云生回自己店铺的时候,那府卫白羽阴阳怪气的声音又出现了。

        只见他一脸冷漠地盯着李云生。

        在鸿厘城敢他白羽跟欧冶家结缘的事情几乎无人不知,有他在还敢帮欧冶家干活的,只可能是不知死活的外乡流民。

        李云生没有回答他,而是将一块象雕制的小牌子递给了白羽。

        这牙牌是鸿厘城中府民证明自己的身份信物,上面篆刻着持有人的相貌跟生辰,如果被府卫搜查到没有这块牌子,府卫将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这也是刚刚白羽问李云生是不是外乡人的缘故。

        这牙牌是鸿厘城城主亲自

        白羽狐疑地接过那牙牌,而当他看清那牙牌背后刻着的那大大的“甲”字时,心下顿时一沉。

        前年新任城主到任之后,将鸿厘城的府名包括府卫在内分作了甲乙丙丁四等,并且以此放身份腰牌。

        “一个甲等府民,甘愿去当别人家的苦力?”

        刚刚李云生递给他的,正是身份最高的甲等牙牌,要知道就连他白羽也只有一块乙等牙牌,可见他此时心情有多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