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六章 谁说扁担伤不了人?

第四百五十六章 谁说扁担伤不了人?

        但复杂归复杂,但他知道眼前这人他是惹不起了,当即换了一副笑脸道:

        “原来是朱拓先生,小的叨扰了,望先生海涵。”

        朱拓这个名字是那块牙牌上写着的,也是李云生在鸿厘城暂时的身份,这还是前些日子吕苍黄帮他弄的,当初他原本是要一块丙等的牙牌,是吕苍黄坚持要拿甲等,没想到今日居然派上了用场。

        因为脸上面具的关系,他此时的模样就算是朱拓他妈来了应该读认不出,而且这鸿厘城府民近百万,所以李云生毫不担心对方会识破自己的伪装。

        李云生结果白羽递过来的牙牌,自始至终神色从容没有半分慌乱。

        一旁的白羽见此对他的身份再无怀疑,只觉得这人可能真的受过欧冶家的恩惠,这次不过是帮对方出出头罢了。

        “走吧?”

        李云生看了眼少女道。

        他此刻其实很想快点看看,那个能铸造出青鱼的地方。

        “好,好”

        少女闻言赶忙在前面带路,不过此时她看起来满脸心事重重,完全不似刚刚那般。

        “那个”

        走了一段路,少女忽然回过头来看向李云生。

        “谢谢你帮我解围,不过到这里就可以了。”

        她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开口了。

        “你家铺子到了?”

        李云生抬头四下看了看,然后问道。

        “没有。”

        少女摇头。

        “你家不要人了?”

        李云生问。

        “不是。”

        少女再次摇头。

        “您不要拿我寻开心了,我们家要的是抡锤子的苦力,您一个甲等府民,我们家可要不起。”

        她叹气道。

        “啊,你是说这块牌子啊。”

        李云生掏出那块牙牌。

        “这是假的。”

        他手一用力,那块牙牌瞬间被捏成粉碎。

        “假的?!”

        一旁的少女目瞪口呆。

        “假的,我只是一个偷渡过来的流民。”

        李云生伸手又从腰间掏出一块一模一样的牙牌在少女面前晃了晃道。

        “原来是假的啊”

        少女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道。

        流民伪造牙牌的事情在鸿厘城很常见,少女很快也就反应了过来,暗道,我就说怎么会那么巧,一个甲等府民刚好路过帮我解围。

        “你就这么告诉我,不怕我向那些府卫举报你啊。”

        在知道李云生不是甲等府民之后,少女神态明显放松了很多。

        “不会的,你需要人。”

        李云生神色淡然道。

        “你说的没错,我现在的确很需要人手。”

        少女点点头,然后开心地踮起脚拍了拍李云生的肩膀道:

        “放心吧,你只要在我家好好干,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弄一块牙牌的。”

        “那太谢谢了。”

        李云生葉笑了笑。

        “走吧,走吧,我带你去见我爷爷,他正缺一个有力气的帮手!”

        少女不顾自己穿着一身襦裙,拉着李云生的胳膊就往自己的铺子冲去,完全不像刚刚哭过的样子。

        就像李云生先前打听的那样,欧冶家在鸿厘城的确有一间铺面,不过青萝并没有带李云生去那,而是一口气直奔城郊而去。

        听了青萝的解释李云生明白,城里的铺子只是用来卖东西的,她爷爷锻造兵器的地方在郊外。

        “爷爷,我找到帮手了,他力气可大了!”

        两人一口气狂奔到南郊的一座有些破败的大院子前,随后就见那青萝一脚踹开院门,拉着李云生边喊边往院子里冲。

        “爷爷”

        她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眼前这一幕憋了回去。

        李云生只看到,在这间被炙热的炉火烤得空气都有些发烫的院子里,一群提着刀斧的家仆正围着一个头发花白浑身是血的老人,在老人的边上还有一名已经倒在了血泊中的少年。

        老人此时身上只穿着一件牛皮围裙,着手中的大铁锤,双眸满是怒火地地看着那一群家仆身后的一个中年人。

        他身形虽然枯瘦如柴,可周身却散发着一股慑人的威势,好似谁再朝前走一步,他就要一口将那人吞下。

        如果李云生没猜错,这人应该就是青萝的爷爷。

        “六叔,你们这是做什么?为何要伤我爷爷!”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少女青萝抄起身旁的一条扁担便冲了过去,将那老人拦在身后。

        这一刻,少女跟之前那哭鼻子的模样判若两人。

        “好侄女,你爹爹难道没教过你吗?扁担是伤不了人的!”

        说话的正是站在那群家仆身后的中年人。

        中年人这句话甚是恶毒,因为青萝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过世了,他这句话毫无疑问是在戳青萝的痛处。

        “谁说扁担伤不了人?”

        正当青萝被这中年人一句话气得又要哭出来的时候,一直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的李云生,终于开口。

        他一边说着,一边拾起手边的一根木扁担,走向中年人跟他的那群家仆。

        “哪来的外乡人?不知道死活。”

        中年人神色轻蔑满是不屑地看了李云生一眼。

        李云生虽然变换了模样,还拿着一块甲等的牙牌,但身上的衣服却依旧很朴素,故而那中年人才会这么说。

        那中年人这话一说完,几名家仆立刻会意,拎着刀斧就朝李云生扑去。

        一个外乡人而已,他们就是直接杀了,也没人会说什么。

        却说这些家仆,实力倒也算说得过去,清一色上人境的实力,有几人甚至看起来已经有灵人境的修为。

        这砍向李云生每一刀每一斧,都颇有力道,特别是几人同时群起而攻之的时候,气势逼人。

        不过在此时的李云生面前,这些人无论是手法跟力道,都像是农夫砍柴一般。

        说实话,李云生自从进入秋水之后,还真没见过这么弱的。

        随着“啪、啪、啪”地几声干净利落的闷响,不过一个照面的功夫,这几个家仆便已经倒在了李云生的面前。

        甚至,这些人都没看清李云生是何时出的扁担。

        那几名灵人境的家仆最先反应过来,明白这是遇到了强敌,顿时催动丹田将真元化作一层罡气笼罩周身,随后脚下生风带着破空声一起袭向李云生。

        李云生的脚步自始至终就没停顿过来,面对这几人依旧如此。

        他手中的扁担,如同拍蚊子一样,将这几人拍落在地,他们周身那层可怜的罡气在李云生的扁担面前跟没有没什么区别。

        片刻间,这群人中站着的只剩下那中年男子了。

        对于这种人,李云生也懒得跟他废话,神色平静地提起手中的扁担,朝着那中年人就要砸去。

        “等等!”

        没等他扁担落下,那青萝的爷爷忽然开口了。

        “他死了会很麻烦。”

        他有些无奈地看着李云生恳求道。

        对此李云生倒是无所谓,将手里的扁担随手一扔,然后走到那青萝旁边,然后冲那呆若木鸡的青萝淡淡一笑,凑到她耳边小声道:“扁担打起人来可疼了。”

        原本还在发愣的少女,闻言噗嗤一声破涕为笑。

        “老不死的,我这次认栽!”

        那中年男子一脸后怕的边退出院子边叫嚷道:

        “在过五日,你若交不出那批兵器,你就等着府卫上门抄家吧,倒时候府卫一出,你们都得死!”

        说到死字时,他还恶狠狠地瞪了李云生一眼。

        “唉造孽啊”

        看着这帮人从院子中仓皇而逃,那青萝的爷爷脸色却没有半点喜色,只是看着这满院的狼藉长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