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心肠越好,下场越糟

第四百五十七章 心肠越好,下场越糟

        “爷爷,这是……怎么回事?”

        ?

        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的青萝,一面扶着她爷爷在藤架下坐下一面问道。

        ?

        “还不是因为这批兵器,他们看准了我们人手不足,无法按时交货,要向城主告发我们……”

        ?

        老头叹了口气道。

        ?

        “可这批兵器跟六叔有什么关系?这批货不是乌兰城傅先生定的吗?”

        ?

        青萝不解道。

        ?

        “哪里是什么傅先生,都是你那六叔的搞的鬼,他假借那傅先生的名义向我们下了订单,然后又高价挖走我们吴铁匠他们,再伙同府卫让我欧冶家招不到人手,这样一来我们定然无法按时交货。”

        ?

        老头脸上满是无奈。

        ?

        “六叔为什么要这么做,家里的东西,能拿的不是都被他拿走了吗?”

        ?

        青萝有些气愤。

        ?

        “不是还有那座剑炉吗?他眼馋这剑炉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

        老头苦笑。

        ?

        青萝闻言也立时醒悟,后山那座剑炉虽然已经被封印多年,但毕竟久负盛名,被人觊觎也是情理之中。

        “这位是?”

        缓过一口气来的老头,这时目光落到了李云生的身上。

        “我……”

        “他就是我刚刚给爷爷您找回来的帮手,他叫……他叫朱,朱大石。”

        李云生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一脸兴奋的青萝打断了。而且很显然他是怕他爷爷认识那朱拓,居然在这仓促间给李云生又换了个名字。

        “这是我爷爷,欧冶潭,十州最好的铸剑师,十州兵器谱排名第十二的名剑惊鸿,便是出自我爷爷之手。”

        随后她又高兴地向李云生介绍起了他爷爷。

        名剑惊鸿李云生是听过的,在暮鼓森时这柄剑就时常出现在那些散修跟仙盟子弟们的记忆里。

        不过李云生在出了暮鼓森后收集情报时却是了解到,这名剑惊鸿早在六七年前就跟他的主人颜鸣一同陨落在了仙盟绞杀之下。

        果不其然,听到青萝提起惊鸿,欧冶潭的神色明显暗淡了几分。

        “见过欧冶老前辈。”

        李云生从容地见礼道,语气中既没有轻视也没有讨好,全然就是晚辈见长辈时的平常姿态。

        但也正是他的这份从容,让欧冶潭心中疑惑更盛。

        “听小友的口音,似乎是外乡人?”

        欧冶潭面无表情地看着李云生问道。

        尽管眼前这男子算是救过他一次,但欧冶潭跟涉世未深的青萝不一样,他可不会因为这一件事情而放松警惕。

        “不是的爷爷,他只是……”

        一旁的青萝闻言顿时心头一紧,她知道自己这个爷爷,素来不喜欢用外乡人,哪怕是现在这快要山穷水尽的时候,也依旧如此。

        “是的,外乡人。”

        只是还没等青萝说完,李云生便老老实实地承认了。

        这一下欧冶潭的脸色彻底淡漠了下来。

        “小兄弟你虽有恩于我,但我欧冶家早有规矩不招外乡人,我这里有些钱权当是给小兄弟的谢礼了。”

        他拿去一个钱袋递向李云生道。

        “爷……”

        青萝刚想求情,可话还没出口,就被欧冶潭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其实这也怪不得欧冶潭,随着欧冶家在这十年间没落,很多势力都在觊觎欧冶家的铸造秘术,若是鸿厘城的欧冶潭倒好去求证,但外乡人他就真的没什么办法了,因而这些年才会拒绝招收外乡人。

        而且眼前这男子的实力,青萝看不出来,他欧冶潭怎么会看不出?

        面对能一扁担轻松放到一个灵人境修士的高手,他欧冶潭自问没办法做到平常心应对。

        “欧冶老前辈不收外乡人,收不收外乡的酒。”

        李云生没有去接那钱袋,而是从乾坤袋中变戏法似地拿出一坛酒,笑着拎起来在欧冶潭面前晃了晃。

        原本李云生这稍显轻浮的表情跟动作让欧冶潭已经有些生气,可当他看清酒坛上写着的“白云酿”三字时,神情陡然间好似凝固了一般。

        “爷爷,你怎么了?”

        直到听到一旁青萝诧异声,他脸上僵硬的表情才舒缓过来。

        “青儿,你先带北斗去疗伤。”

        他指了指那依旧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少年道。

        “哎呀,我怎么把北斗弟弟忘了!”

        青萝原本还想着接下来怎么劝劝爷爷留下李云生,但当她顺着欧冶潭手指的方向看到地上躺着的那少年时,立刻一脸惊慌失措地冲了过去。

        “我,我先带北斗弟弟去疗伤,爷爷你一定等我回来,我们真的不能再赶人我。”

        她一面紧张地抱着那头还在滴血的少年往院外走,一面有些不安地回头道。

        “去吧,去吧,我不赶他走了。”

        欧冶潭看着孙女那紧张兮兮的模样,有些好笑也有些心疼。

        “没想到这小子还真的活着走出了枯海,而且还真是巧啊……”

        李云生看着欧冶青萝抱着的那少年先是一愣,随后不禁笑道。

        这少年赫然便是当日在枯海外围卖符箓的少年。

        “欧冶老前辈家不是不招外乡人么?”

        李云生走到葡萄架下笑问道。

        “还不是青萝那臭丫头,哭着喊着要留下。”

        欧冶潭无奈苦笑。

        “青萝小妹妹心肠很好。”

        李云生道。

        “这世道,心肠越好,下场越糟,这傻丫头总有一天要被她那好心肠害了。”

        欧冶潭摇头。

        “坐吧。”

        说着他向李云生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一个石凳。

        在看到李云生那一坛白云酿后,欧冶潭对李云生的态度明显好转了许多。

        “能在这满城污垢中不失本性而活,总比为了活着丧失本性要好一些的,至于日后的际遇,这并非人力能左右。”

        李云生将那坛白云酿放在了石桌上。

        欧冶潭闻言没有接话,而是深深地看了面前的李云生一眼。

        “所以你们秋水选择了不失本性而活对吗?”

        沉吟了片刻后他看着李云生问道。

        在李云生拿出白云酿的那一刻,欧冶潭便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

        而正如李云生推测的那样,欧冶潭对于秋水是抱有敬畏跟好感的。

        “算是吧。”

        李云生笑了笑,然后伸手掀开桌上白云酿的泥封,霎时间白云酿那独有的酒香布满整个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