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深渊与星河

第四百六十一章 深渊与星河

        有了李云生这个助力,这间小作坊开始有条不紊的运转了起来。

        唐北斗负责拉风箱,青萝在一旁看着火候,欧冶潭引导着李云生,一锤一锤地锻打着从炉子里拿出的铁胚。

        几个人在欧冶潭的协调下,配合得越来越默契。

        一时间这处偏僻的院落小作坊里,只剩下呼呼的风箱声,以及节奏清晰的锻铁声。

        其实若是放在以往,这批只是单纯追求锋利跟结实的兵器,根本不需要欧冶潭动手,这种事甚至他门下的家仆就能做。

        只不过现在欧冶世家门下弟子仆人都已经散尽,逼得欧冶潭这个老人不得拖着病体重新出山。

        但就算他再怎么强撑着,也没办法弥补一天几千锤对他身体的消耗,更何况他这身体本就到了油井灯枯的地步。

        不过现在李云生的到来基本上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现在就算不动用真元,李云生一锤子下去也足有百炼之力,只不过一天的功夫,就完成了平日里需要三四天功夫才能完成的量。

        所以一天下来,青萝跟欧冶潭爷孙俩看李云生的神色,完全就像是捡到了宝一样,偷着乐了好几次。

        特别是欧冶潭。

        这锻铁的工序虽然不复杂有一把蛮力就行,但这都只是表面上的。

        因为这种极其消耗体力的活计只要时间一长,人的体力跟注意力都会直线下降,这么一来锻铁的质量随之下滑。

        可让欧冶潭惊讶的是从第一锤开始,李云生下锤的力度就没有变过,基本上他指哪里就能捶哪儿,一锤都没有出过差错。

        而且随着下锤的次数增多,李云生渐渐地完全不需要欧冶潭的引导,每一块铁胚锻打的位置依旧精确无比,就像是一个有着数十年经验的老铁匠一般。

        可要知道,这期间欧冶潭并没有开口指点他一句,全凭他自己意会领悟。

        如果不是知道李云生的身份,欧冶潭此刻甚至动了将自己衣钵传授与他的念头。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他很清楚李云生跟他欧冶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再说李云生。

        他原本不过是想帮帮欧冶家,不过随着他这一锤又一锤的砸下去,他忽然觉得自己像是能够“听到”自己锤下这铁块的呼吸一般,自己的神魂像是跟它建立起了某种联系,放佛只需要自己一个念头这块炙热的铁块就会飞向自己。

        但可惜的是这种感觉太朦胧了,让李云生就像是在泥巴中抓泥鳅一般,一不留神就被溜走了。

        大概黄昏时分,随着最后一杆铁抢的枪头“呲”地一声被放入淬火的木桶里,四个人今天的工作算是结束了。

        今天进度喜人,几个人虽然身上都透着疲惫,但一个个神色都很轻松。

        “大石今天干的不错,小北斗也很卖力!”

        特别是欧冶青萝,她先是上前笑嘻嘻地拍了拍李云生的肩膀,然后又一把勾住唐北斗的脖子。

        “你们先回去吧,青萝你跟北斗去买点菜回来。”

        一旁的欧冶潭看着自己孙女有些无奈道。

        “好嘞,走走走,赶快回去洗洗,我们一起上街买点菜回来。”

        青萝拉着唐北斗就走。

        “老爷子,我也先回去了。”

        李云生笑看了一眼欧冶潭。

        “今天多亏小兄弟了。”

        欧冶潭再次拜谢道。

        “老先生严重了。”

        李云生有些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

        说着也跟在青萝跟唐北斗身后出了院子。

        欧冶家的老宅。

        李云生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便在老宅前院一颗大枣树下的躺椅上,舒服地躺下了。

        不得不说,欧冶家的这间老宅住着确实舒服。

        特别是在这黄昏十分,空气中的暑气渐渐散去,水凉的徐风拂过,让人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困顿之意。

        欧冶家的那哑巴仆人这时候端来了茶,笑眯眯冲李云生招手让他喝茶。

        “谢谢老人家。”

        李云生冲那哑巴仆人笑了笑,然后端起了茶碗。

        不过他掀开碗盖时,却发现碗里只是零星地飘着几片茶叶,而且闻着那气味明显是去年的陈茶。

        但李云生依旧面色如常,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随即笑道:

        “好喝。”

        见此,那老仆人才开心地转身回了屋去。

        虽只是一碗茶陈茶,却让将欧冶家窘迫的境地原形毕露。

        看起来欧冶家的确是山穷水尽了,一碗普通的茶都端不出了。

        想想这个在十年前还显赫十州的世家,不过短短数十载便已经沦落到这个境地,李云生不由得心头戚然。

        欧冶家此时的境地不过是十州世家与宗门的一个缩影,像欧冶家这样被仙盟蚕食瓜分的世家十州不计其数,正如当初曹铿他们说的那样,宗门跟世家所代表的腐朽旧时代,已经被仙盟彻底推翻了。

        只是这在所谓的新时代,就真的比那旧时代好吗?

        在李云生看来不见得,他是在俗世生活过的,此时仙盟治下的十州,越来越像他所生活过的俗世了。

        “很明显,他们只是在把十州拖入深渊,而且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李云生心道。

        “但目的是什么?”

        他又在心里问道。

        不过还没等他想清楚这件事情,就被一阵脚步声打断了,抬头一看正是买菜回来的青萝跟北斗。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李云生说着站了起来。

        但让他奇怪的是,青萝只是低着头停下了脚步,但没回话,看起来像是在发抖。

        他身后的唐北斗看了看李云生,再看了看青萝,然后欲言又止。

        “怎么了?”

        李云生走到两人跟前,他没看浑身颤抖的青萝,而是将目光落到了唐北斗身上。

        唐北斗犹豫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开口了。

        “姐姐想买些肉,称的时候发现钱没带够……就,就想让那老板切掉半斤,那,那屠户却说少了一斤不卖,还骂我吃不起就别丢人现眼。”

        他有说一句看一眼青萝,生怕对方生气。

        “这样啊……”

        李云生点了点头,顿时明白了为何青萝一回来就是这幅神态。

        青萝虽然身上早已将没有了世家小姐的娇气,但终究是世家出生,先在居然连一个屠户都能欺负她,她哪里受到了这种委屈。

        “你手上是什么?”

        李云生没有急着去安慰青萝,而是指了指唐北斗手中的油纸包问道。

        “豆腐。”

        唐北斗道。

        “豆腐比肉好吃多了。”

        李云生笑道:

        “拿来吧,这顿饭我来煮。”

        “啊,还是,还是我来做吧。”

        听说李云生要做饭,青萝猛地抬起了头,她眼眶红红的,看得出一直在憋着不哭出来。

        “你怕我做的不好吃?”

        李云生假意不悦道。

        “不,不是……”

        青萝有些不好意思直说,她是在看不出这个只有一把蛮力的男子会做饭。

        “你先去洗个澡,洗完澡就能吃饭了。”

        李云生直接打断了青萝。

        “北斗来帮我生火吧。”

        他一边拿着豆腐往后厨走,一边喊了一声后面的唐北斗。

        “好的。”

        唐北斗倒是没有任何疑问,直接跟着李云生去了。

        ……

        饭毕。

        “你为什么不去当厨子,反倒跑来我家当苦力?”

        欧冶青萝一面小口小口地喝着李云生给她盛来的番茄蛋花汤,一面好奇地问道。

        她没想到李云生不但会做饭,而且还做的很好吃。

        特别是这一顿饭之后,她刚刚心头的委屈跟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

        “我不太喜欢给不认识的人做饭。”

        李云生道。

        他这句话不是敷衍,而是大实话,之前在楼兰城也就卖卖馒头而已。

        “以前在家里也是你煮饭吗?”

        欧冶潭也点了一锅旱烟,笑看着李云生问道。

        “是的,我师父师兄他们,以前有事没事都会去我那儿吃饭。”

        李云生道,他当然知道欧冶潭口中的“家里”指的是哪里。

        “你一个少年郎,怎地有耐心给他们天天做饭?”

        欧冶潭问道。

        “以前也不是很喜欢,不过现在想想,其实那段给他们做饭的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李云生道。

        “你们家,当真都是些怪人。”

        欧冶潭吸了一口烟,然后哈哈笑道。

        在遇到李云生之前,他从未想过,这个让仙盟跟阎狱追杀了十几年的秋水余孽,居然只是个在秋水给几个师兄烧饭,人畜无害的少年。

        “你们在说些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青萝撅着嘴白了两人一眼。

        “哈哈哈……”

        李云生跟欧冶潭对视了一眼,然后一齐哈哈大笑。

        一旁还在往嘴里扒饭的唐北斗,也停下了嘴,包着满嘴的饭跟着咧嘴笑了起来。

        “哎呀,你们烦死了,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

        “哈哈哈……”

        “你们笑,我也笑,哈哈哈哈……”

        欧冶家老宅不知道多久没有出现过笑声了。

        “真好啊,你们虽然把这十州拖入了深渊,但仍然有人在挣扎着爬起来,仰望头顶璀璨的星河。”

        李云生边笑着边开心的在心底想道。

        看着眼前开始无拘无束、肆无忌惮地笑着的几人,他只觉得这十州并不是完全无可救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