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天工坊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天工坊

        天工坊的那扇石门,位于火神殿的第三层,如果没有潭老带路,李云生恐怕只能一扇门一扇门的找下去。

        相比火神殿其它师门上刻着的那些奇异图案,天工坊这道什么显得朴素了很多,只在门的右下角刻了一只大铁锤,其余位置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天工坊的大门了,不过现在门开不了,也没什么好看的。”

        欧冶潭叹气道。

        对于欧冶世家来说,其余火神殿的其它房间传承丢失打不开也就打不开了,毕竟这传承早在祝融氏族手上就断了。

        可这天工坊不一样,它是祝融氏以欧冶世家的名号,崛起于十州的最大助力,千百年间欧冶家无数仙兵尽出于此。

        但就是这样的存在,它的传承却在欧冶家手上丢失了,欧冶潭只觉得有愧于先祖。

        “潭老你说之前说你只有半把钥匙,指的是什么?”

        李云生问道。

        对于欧冶潭的沮丧,他像是浑然未察一般。

        “之所以说只有半把钥匙,是因为跟刚刚的万宝阁一样,想要打开这扇门必须线上祝融氏族的鲜血。”

        欧冶潭说着伸出了他那根先前割破了的手指。

        “但跟万宝阁不一样的是,那只是打开了半扇门。”

        说着他将指尖渗出的一滴鲜血滴落在面前的石门上。

        刹那间,那滴鲜血化作条条细小的血丝,组成一个个奇怪的图案排列在石门上。

        “想要打开这扇门,必须将这门上的一万零八百三十四字诵读一遍。”

        他接着道。

        “如果只是普通的一万多个字,应该难不倒欧冶家的人吧?”

        李云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门上那正飞速消散的字符问道。

        “小友说得没错,如果是普通文字,就算是十万个也不至于难道我们好几代人。”

        欧冶潭心中一凛,对于李云生能够一眼看破其中玄机很是惊讶。

        “这些文字不但发音跟我们的文字完全不同,而且无论你记忆力再怎么会,也都是看了就忘,对不对?”

        李云生嘴角勾起,笑着问道。

        “没错。”

        欧冶潭心头一震,他没想到李云生只是看了一眼,就能了解到这种程度。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上面的文字是个人都是看了就忘,李云生能说中这一点很正常。

        “原本我们欧冶家是存有这一万零八百三十四字的拓本的,而且我们每年选出一名天资聪慧的族内子弟,由上一代家族亲自教授如何诵读这篇文字。”

        “但是三百年前,我们那一代家主意外陨落,没来得及传给下任家主就走了,后来我们连那份拓本也遗失了,这传承由此就彻底断了。”

        欧冶潭带着些许不甘地说道。

        “潭老,你们有没有想过,这篇文字可能是龙语?”

        门上的字迹彻底消失后,李云生才转过头来看着欧冶潭问道。

        听到龙语儿子,欧冶潭再也无法掩饰他脸上的震惊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

        他满脸愕然地问道。

        “这很好猜啊,这世上的文字,唯有龙文才如此诡异。”

        李云生神色淡然道。

        “猜得?”

        欧冶潭顿时有些失落。

        “你其实猜的没错,当年我们那位族长死后,族内有几位长老就带着拓本去了龙族,想要找一位龙族请教这篇文字,但几名长老直接一去不回,那拓本也就是在那时候丢的。”

        欧冶潭道。

        “龙族干的?”

        李云生道。

        “没错。”

        欧冶潭点头,然后接着道:

        “那几位长老失踪后,我们欧冶家花了不小代价才知道,他们拿出那篇拓本之后,就被龙族拘禁了起来,严刑拷问这篇拓本的来历,若不是他们从一开始就隐藏了身份,最后更是不惜以兵解的方式守住秘密,恐怕我们这火神殿已经被龙族夺走了。”

        “这么说来,龙族是知道火神殿的存在的,而且一直在寻找火神殿。”

        李云生道。

        “可能他们对火神殿知道的,比我们更多。”

        欧冶潭苦笑道。

        他这倒不是自嘲,龙族因为血脉的原因,传承一直没断,他们既然知道火神殿的存在,肯定比欧冶家更了解火神殿。

        “所以你们就算知道这石门上的文字是龙文,也不能去找龙族帮忙了。”

        李云生道。

        “是啊,去找龙族,那不是引狼入室吗?”

        欧冶潭摇头。

        听了这一番话,李云生差不多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欧冶家开不了这扇门了。

        “回去吧,出来久了,青萝她们要担心了。”

        欧冶潭被刚刚那番话勾起了心中的不快,转身催促着李云生离开。

        “潭老等等。”

        没等欧冶潭的脚抬起来,李云生忽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

        他皱着眉头不解地看着李云生。

        “我想试试。”

        李云生道。

        “试什么?”

        “开门。”

        “什么?”

        欧冶潭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声。

        “我想试试能不能打开这扇门。”

        李云生认真地回答道。

        “我都跟你说了,要打开这需要会龙语……”

        欧冶潭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我会。”

        李云生依旧神色平静地站在门前看着欧冶潭。

        “你会?”

        欧冶潭愣住,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我会龙语。”

        李云生再次重复了一句。

        “你真的……会龙语?!”

        闻言欧冶潭一面压抑中心头剧颤,一面睁大了眼睛看着李云生问道。

        “嗯,我会龙语。”

        李云生再次认真地点头。

        见欧冶潭不信,李云生便把自己机缘巧合之下学会龙语的事情跟欧冶潭说了一遍,欧冶潭这才相信继而狂喜道:

        “天不亡我欧冶家,天不亡我欧冶家!”

        “你当真没有骗我吧?”

        不过短暂的狂喜过后,欧冶潭的心情再次忐忑了起来。

        眼前这个老人之前虽然落魄,但神色却一直自信而坚定,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患得患失。

        “潭老不信的话,我来试试吧。”

        李云生指了指身旁的石门。

        “有道理,有道理。”

        欧冶潭连连点头。

        “只是这门上的文字太多,我怕我一次记不……”

        “你不用管那么多,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十次,只要能打开这天工坊的门,老头子我就算是血全放干了也在所不惜!”

        李云生的话才出口就被欧冶潭打断了。

        随即,就见他将直接一滴血滴在了石门上。

        那一行行奇异的字幕,再次如同一道道血丝般开始出现在大门上。

        只是不过几息的功夫,那密密麻麻布满整个石门的字符便再次消失。

        “记,记住了,多少?”

        欧冶潭心情忐忑地看着李云生问道。

        “五分之一。”

        李云生闭眼凝神想了想最后回答道。

        “五分之一?!不错不错!”

        欧冶潭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再次加快,他不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会骗他,也根本没必要骗他。

        “有劳潭老再让我看一遍。”

        李云生道。

        “好,好,好。”

        欧冶潭猛地回过神来。

        下一刻墙壁上的字符又一次出现,不过依旧之停留了几息的时间。

        “怎么样?记下了多少?”

        没等李云生开口,欧冶潭便满眼热切地问道。

        “一半。”

        李云生再次凝神思忖了片刻回答道。

        “一半?!”

        欧冶潭有些颤抖道。

        而这一次他没等李云生开口,直接用匕首在自己的掌心划了一个大口子,直接将手掌渗出的鲜血涂在了石门上,那密密麻麻的字符顿时再一次出现。

        “这,这一次,记住了多少?”

        又是短短的几息过后,石门上的文字再次消失,欧冶潭开口问道。

        “嗯,这次全部记住了。”

        李云生长吁了一口气,一滴汗珠从额头滑落到脸颊最后从下巴处滴落。

        不得不说,哪怕是神魂三寂境的他,一口气记下一万多个龙文,也是一次极大的挑战。

        “那……试试,能不看开门……吧?”

        欧冶潭全身几乎抑制不住地开始颤抖了起来。

        “潭老放心,没问题的。”

        “见,见笑了……”

        欧冶潭有些惭愧地笑了笑。

        李云生有心心疼眼前这个老人,他不经意地释放出一道神魂之力,让欧冶潭的情绪稳定了一些。

        随后他闭目凝神,那原本出现在石门上的字幕,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浮现在他的脑海。

        然后他开始一句一句地吟诵了起来。

        随着他开口,整座火神殿忽然发出阵阵的嗡鸣,好似有恶龙盘旋与大殿上空一般。

        而地面上此时的动静则更大,整个鸿厘城都被雷云包裹住了,突如其来的大雨倾盆落下,行人根本无处可躲。

        这暴乱的天象大概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

        也就是这一炷香的时间后,火神殿里李云生的吟诵声停了下来。

        他念完了。

        在他吟诵声停止的那一瞬间,整座火神殿一片沉寂,静得只剩下欧冶潭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吱……”

        随着一道有些刺耳的门轴摩擦声响起,欧冶潭那对有些浑浊的眸子忽然溢满了泪花。

        天工坊这扇沉寂几百年的石门终于打开了,一股兵器独有的杀伐戾气伴随着热浪破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