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桑小满的消息

第四百六十六章 桑小满的消息

        “爷爷这几天怎么了,老是待在工坊一天都不出来。”

        欧冶家的老宅,青萝一手拿着一片西瓜,左边吃一口又边吃一口。

        “估计是有事情吧。”

        李云生手撑在地板上,仰头看着屋檐上摇晃着的风铃。

        坐在青萝右侧的唐北斗一声不吭,只是埋头吃着西瓜,时不时的将青萝到处乱吐的瓜子,用一双小筷子夹起来放回自己身旁的小碗里。

        三人就这么并排坐在屋檐下,天气热得都不愿意怎么说话,渐渐院里再次只剩下那阵阵的蝉鸣,和不时被清风撩拨起的风铃声。

        此时距离李云生打开火神殿的那间天工坊,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天。

        这七天欧冶潭几乎是住在那天工坊中,天工坊几百年后再次开门,里面有很多东西需要欧冶潭重新熟悉。

        最初的几天,李云生还会陪着欧冶潭一起,不过为了不让青萝还有一些觊觎欧冶家的人起疑,这之后李云生都只是帮欧冶潭开了们便独自出来了。

        因为他拥有无相面的缘故,他出来时都会变换成欧冶潭的模样,等回到家里,他才会变回朱大石的模样,这么一来仙盟布置在欧冶家附近的探子,就会以为欧冶潭回到了家中。

        至于欧冶潭旁边一个仆人去了哪,想来这些人也不会怎么关心。

        加之李云生跟欧冶潭在一起时,都会以神魂之力包裹全身,有些人就算是看见了他,也会因为这层神魂之力防护的缘故,使他们的记忆造成胡乱,忽略李云生的存在。

        可以说,现在除了欧冶家的人,外人眼里的李云生几乎是透明的一般。

        再说回天工坊。

        在打开那扇门的一刹那,李云生也被门口的场景惊到了,因为那门后的天工坊完全就是坐落在一处世外桃源中,其面积大小完全不逊色于鸿厘城。

        而且里面很明显,在很久之前里面是有人生活过的,看起来祝融氏一族曾今在里面隐居避世过一段时间。

        这也侧面证明了,欧冶家为何那么重视这天工坊。

        在动乱的世代,这将会是欧冶家一件救命底牌。

        至于天工坊内那些铸炼兵器的器具,还有那一口欧冶潭号称蕴藏了一道神火的熔炉,李云生其实并不是特别感兴趣。

        在他看来,这些东西跟欧冶家那小作坊没什么区别,顶多只是大了一些,精美了一些罢了。

        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跟欧冶潭说,毕竟他老人家,看见里面的一把锤子都会痛哭流涕,又是磕头又是膜拜。

        所以李云生本身也不太愿意待在里面。

        不过这六七天的时间,李云生倒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干。

        除了每日按部就班的修炼之外,他靠着无相面变化的外表,在鸿厘城中拿到了不少关于仙盟的消息。

        而这些消息中,最让他在意的有三件事。

        第一件事情是仙盟跟阎狱正式发下檄文,若妖族不在一个月之内割让青丘府,他们便会对十州仙府内的所有妖族进行绞杀。

        言下之意,要么变成阶下囚,要么直接被灭族。

        仙盟跟阎狱一同十州仙府的野心,现在已经是路人皆知了,只是他们这么着急的想着一统十州仙府,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李云生一直很困惑。

        让李云生在意的第二件事情是,是关于炎州桑家的,这个几乎掌控着整个炎州的桑家,在几天前正是昭告天下,现任家主宣布卸下家主之位,而从他手中接过家主的之位的人选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居然是他的小女儿桑小满。

        桑家家主退位坊间很早就有了风声,他当年为了拦住阎君折损了修为,直接导致提前堕境,自那时候起桑家家主之争就开始了。

        只是任谁都没有想到,他会把位子交给他的小女儿桑小满,毕竟桑小满的修为不过真人境,很难想象如何胜任桑家家主之位。

        跟那些争论着桑小满是否有能力胜任桑家家主之位不同,李云生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担心的却是桑小满那活泼的性子,被束缚在家主的位子上会不会不开心。

        也就是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他突然想早些解决这边的事情,然后去一趟炎州。

        而这第三件事,与其说李云生很在意,不如说他很意外。

        那就是仙盟忽然布告天下,宣布“秋水余孽”已经葬身枯海。

        简而言之,就是告诉天下人,李云生死了,秋水的一切痕迹彻底被从十州抹去。

        说实话,这个消息理应让李云生感到高兴,毕竟他再也不用担心会被追杀了。

        但不知为何,他就是高兴不起来,只觉得有种自己存在的意义被抹去的虚无感。

        “我是不是……不该就这么躲起来?”

        看着头顶摇晃的风铃,李云生在心中想道。

        “大先生,师父,还有孙老他们,付出了那么多才让我留下来,应该也不是为了让我就这么躲起来吧。”

        他眼睛依旧怔怔地看着屋檐下的风铃,拿起身旁的一块瓜神色木然地吃了一口。

        “你是不是热傻了呀?”

        就在这时候,青萝忽然探着她的小脑袋出现在李云生的眼前,那对乌黑清澈的眸子里满是疑惑。

        “是啊,热傻了。”

        李云生目光与青萝对视着,随后咧嘴一笑,伸出手指在青萝白皙的脑门上敲了一记。

        “哎呀,你个大石头,我关心你,你居然打我!”

        青萝痛得眼眶含泪,一面捂着额头,一面提起小拳头就要捶向李云生。

        “想知道我的力气为什么那么大吗?”

        面对欧冶青萝砸来的小粉拳,李云生也不躲,依旧笑看着她问道。

        “你的力气难道不是天生的吗?”

        欧冶青萝收回捶向李云生的手。

        李云生没有回答青萝,而是走到院里的一块一人高的假山石旁边,面无表情地看了眼那块大石头,然后一拳砸在那山石上。

        这一拳看不出任何灵力的波动,也不像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完完全全只是普通的一拳。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青萝跟唐北斗惊的嘴巴都合不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