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八章 鹿牌

第四百六十八章 鹿牌

        关于太古时期法宝灵器品阶的划分,李云生曾经在古籍上读到过。

        与现十州兵器品阶划分模糊不同,太古时期一般把法宝灵器分作天、地、玄、黄四等,其中天阶灵器为最高阶的法宝。

        但就是那个时代,别说天阶灵器,连低阶灵器都异常稀少。

        所以可以想象,仙盟跟阎狱得到的那几样地阶灵器,在此时的十州有多可怕。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天工坊中铸炼出的仙剑,绝对不会弱于他们!”

        欧冶潭神色异常坚毅道。

        “那是自然。”

        李云生跟欧冶潭又碰了一下酒碗。

        他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心里确实非常疑惑,为什么这些东西会在秋水底下,或者说为什么秋水要封印这批灵器。

        “我们回来啦!”

        正当李云生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后院的门忽然被一把推开,然后就见到青萝牵着北斗走了进来。

        “找到你爹爹的消息了吗?”

        欧冶潭没有理会青萝,而是关切地看向北斗问道。

        “嗯!有人说半个月前,他在城里的酒馆当过伙计。”

        唐北斗猛地点了点头,看得出来他此刻很开心。

        “那现在呢?”

        欧冶潭接着问道。

        “酒馆里的掌柜说,他半个月前突然不干了,但是应该还在城里!”

        唐北斗道。

        “那就好。”

        欧冶潭拍了拍唐北斗的小脑袋,他对这个话不多但是非常能吃苦的小孩很是疼爱,早已将他视作己出。

        “我们今天出去,还遇上了一件大好事。”

        正当欧冶潭准备让唐北斗他们回屋的时候,一旁的青萝忽然有些神秘笑道。

        “你不会是又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首饰吧?”

        面对自己这个咋咋呼呼的孙女时,欧冶潭瞬间收回了刚刚的“慈眉善目”。

        “爷爷!”

        青萝一脸埋怨。

        “什么大好事,说来听听。”

        一旁的李云生见状给了青萝一个台阶。

        “你们看这是什么!”

        青萝没再卖关子,直接拿出两块漆黑的木牌,冲李云生跟欧冶潭晃了晃。

        在看到这两块黑色木牌的一瞬,欧冶潭立刻像是石化了一般僵在那里。

        “这是一夜城的出行符牌?不对……这不像是出行符牌。”

        李云生的神色虽然没有欧冶潭那般震惊,但同样是一脸的讶异,很显然他跟欧冶潭一样,认出青萝手中符牌的来历。

        “是啊,就是那个传说中里面全是宝物的一夜城,我厉害吧!”

        青萝没有注意到欧冶潭脸上表情的变化,依旧满脸喜色道。

        “谁给你的?”

        李云生问道。

        “我们从那酒楼出来的时候,一个老头给我们的,说是跟我们有缘,说是送我们的。”

        一旁的唐北斗很显然是感受到了现场气氛的变化,一边回答一边扯了扯青萝的衣袖。

        “给我送回去,不管是谁给的,都给我送回去!”

        终于,换过神来得欧冶潭站了起来,带着满脸怒意冲青萝吼道。

        此刻欧冶潭脸上的神色,青萝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见,又是惊讶又是委屈,泪腺中的泪水眼看着就要溃堤。

        “没事。”

        就在这时,李云生忽然笑着伸出手,拍了拍青萝的脑袋。

        “这叫没……”

        “潭老……”

        一旁的欧冶潭怒气未消正欲再次发作,却被李云生看向他的一个眼神阻止了。

        面对这个眼神,还有李云生身上那隐而不发的威压,欧冶潭全身上下没来由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然后整个人跟着冷静了下来。

        因为他忽然想起来,眼前的这个青年,明天也会去一夜城。

        “真的没事?”

        欧冶潭认真且严肃地盯着李云生问道。

        “放心,我不会让她两有事。”

        李云生也收起了笑容,无比肯定地回答欧冶潭道。

        有了李云生的这句话,欧冶潭只觉得心安了许多。

        “算了,算了,我不管了,你们爱怎么疯就怎么疯吧!”

        他无奈地摆了摆手,说完酒也不喝了,直接进了屋子。

        “大,大石,到,到底怎么回事?爷爷怎么会发那么大的火?”

        直到欧冶潭回屋,眼眶红红的青萝才敢说话。

        刚刚要不是李云生那句没事,恐怕她现在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

        “你们两个都坐吧。”

        李云生没有急的回话,而是让两人在桌边坐下,然后才开口道:

        “你爷爷是在担心你。”

        “担心我?能去一趟一夜城不是好事吗?城里好多大人物为了这通行令牌,可是抢破了头的。”

        青萝一脸不解地坐下,跟着她一起坐下的唐北斗则安静的在一旁收拾起了碗筷。

        “可你手上的根本不是通行符牌,而是代表猎物身份的鹿牌,你看看那牌子背后是不是刻着一头小鹿?”

        李云生道。

        “呀,还真刻了一头小鹿!”

        青萝仔细看了看手上那块漆黑的牌子,然后完全懵了。

        “既然不是通行令牌,那这鹿牌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疑惑地问道。

        其实若是以往欧冶家兴盛之时,青萝他们早早地就回接触这类事物,只是家道衰落之后,渐渐地她们没机会接触了,也就有了此刻被人挂上鹿牌还一脸开心的情形。

        看着眼前这大祸临头却全然不知的少女,李云生既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一点心疼。

        不过他还是耐心地跟青萝解释了一遍一夜城“鹿牌”的由来。

        在那次跟桑小满去过一次一夜城之后,李云生就查阅了很多关于一夜城的典籍,他对一夜城的了解早已不似当年那般懵懂。

        别的先不说,就说这鹿牌。

        一夜城会向十州发出两种通行令牌,一类是给客人发的通行符牌,这种通行符牌发放得很多,有点手段的人都能弄到。

        另一种通行令牌叫“鹿牌”,只有被一夜城选中的人才会被赠予。

        而被赠予鹿牌的人,将会成为一夜城内所有客人的猎物,只要猎杀了他,便会得到一夜城最丰厚的赏赐。

        于此相反,若是佩戴鹿牌的猎物,能够在一夜城中活到天明,他们不但能得到一夜城的保护,同样还能够获得丰厚的赏赐。

        只是在李云生搜集的情报中,一夜城的鹿牌往往都是发给那些罪大恶极之人,很少有发给普通人的。

        当青萝听说自己会被一夜城内的所有客人追杀时,如李云生所料想的那般被吓得花容失色。

        可令李云生有些意外的是,当她听说活到天明之后,会得到一笔不菲的赏赐时,忽然目光变得无比坚定。

        “我要去,死也要去!”

        她抓住李云生的手,眼神无比坚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