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九章 第四百六十九章 师父?流氓!

第四百六十九章 第四百六十九章 师父?流氓!

        “赏赐再丰厚,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李云生好奇地看着青萝道。

        “可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有了这批赏赐跟一夜城的庇护,说不定还能重振我欧冶家,就算不能让我欧冶家重振旗鼓,至少能让我爷爷不用那么辛苦了,舒舒服服的安度晚年!”

        她没有半点退缩地回道。

        “就因为这样,要赔上一条性命,值得吗?”

        “值得!”

        青萝几乎没有半丝的犹豫地回道。

        “既然这样,那就去吧。”

        李云生淡淡一笑道,说实话他有些羡慕眼前这少女眼神中那股纯粹的情感,不假思索、没有犹豫,一心只想着保护自己喜欢的人。

        他自问,此刻的自己,已经没办法做到如此纯粹了。

        “那你呢?”

        他转头看向唐北斗。

        “青萝姐姐去,那我也去。”

        他看了一眼青萝,然后点了点头道。

        “傻瓜,你陪我去干嘛?很危险的!你不要去了!”

        青萝白了唐北斗一眼。

        “其实也不全都是因为姐姐,一夜城既然这么厉害,我想我或许可以找到一点我爹爹的消息。”

        唐北斗补充了一句。

        这个理由青萝一下没法反驳了。

        “其实我忘了告诉你们,这鹿牌是不能退还的,无论你躲到天涯还是海角,一夜城都会派人找到你。”

        李云生忽然开口道。

        “那你还问那么多干嘛。”

        青萝气鼓鼓的站了起来。

        “我只是怕你们被吓着了。”

        李云生装作一脸无奈的模样道。

        “你才不是怕我们被吓着了,你就是为了看我们笑话!”

        “哪有,我的确是在担心你们。”

        “你明明就有,不行,我今晚你要给我做……七个菜,跟以前不一样的!”

        “那么多吃的完吗?”

        “我吃不完还有小北斗呢,对吧北斗?”

        “对,对……我很能吃的。”

        “你俩合伙欺负你师父啊,这叫欺师灭祖知道吗?”

        “你才不是我师父,我又没有拜师,对不对北斗?”

        “我,我不知道,但,但大石哥交了我很多东西,叫一声师父也是应该的。”

        “唐,北,斗!”

        欧冶家的老宅,今天依旧很热闹。

        翌日。

        欧冶潭早早的去了天工坊,只是临行前跟李云生嘱咐了大概半个时辰,才安心的进入天工坊继续准备重铸青鱼需要的材料。

        而青萝跟北斗照常练习了打虎拳跟行云步,便各自回屋准备一点进入一夜城的东西。

        不过在李云生看来,又不是出远门,就在家门口而已,没必要大张旗鼓的准备什么,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好好休息一会儿。

        但青萝坚持,为此还拉着唐北斗进了一趟城。

        既然也拦不住他们,李云生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利用这空余时间绘制一批低阶符箓,在欧冶家这半个月时间,他差不多将之前消耗的符箓补充得差不多了。

        至于四品以上的高阶符箓,他没打算在这里做,毕竟动静太大,很容易引起仙盟的注意。

        他拿起符笔就忘了时间,一直到傍晚时分,听到敲门声才意犹未尽的停笔。

        “大石哥,青萝姐姐说我们该走了。”

        敲门的是,唐北斗。

        “嗯,我这就出门。”

        李云生从房里的书架上取下朽木生花伞,然后直接就跟着唐北斗出了门。

        “大石哥,今晚要下雨吗?”

        唐北斗看了眼李云生手里的伞好气地问道。

        “我这伞不是用来遮雨的。”

        李云生笑道,他猜到唐北斗是看到自己手里的伞才会为什么会这么问的。

        “伞不用来遮雨那用来做什么?”

        唐北斗边走边问道。

        “刀除了切菜,也可以用杀人啊。”

        李云生道。

        “哦,我明白了。”

        闻言唐北斗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明白什么了?”

        李云生笑问道。

        “你的伞是用来杀人的。”

        唐北斗认真地说道。

        见状李云生笑着揉了揉唐北斗的脑袋没有说话。

        眼前的这个小孩,心思通透远超同龄人,而这与青萝正好相反,青萝被欧冶潭保护得太好了,十五六岁了心性还是干净得像个孩童。

        这两种个性没有优劣好坏之分,但在这个世道下,都让人感到心疼。

        “哎呀,你们慢死了,天都快黑了,快点,快点。”

        才来到屋外,李云生就听到院子里青萝黄鹂鸟般清脆的叽叽喳喳叫嚷声。

        大约是熟识了的缘故,青萝在李云生面前,已经完全没有了初见时大家闺秀的模样。

        而李云生也习惯了这种变化。

        不过当他看到青萝此时的这一身打扮时,还是有些目瞪口呆。

        只见此时站在院子中央的欧冶青萝,一身玄色夜行衣,双手配着一对护臂,手上戴了一对玄色乌金手套,胸口一面护心镜,腰间配了一柄短刀,跟一柄长剑,腿上则绑了一对护膝软甲。

        基本上全身上下,除了眼睛都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可以说就差没武装到牙齿。

        不过饶是如此,这青萝还不忘给自己画了个眉毛。

        “你这个样子,还走得动吗?”

        李云生哭笑不得地问道。

        “怎么都不动了?”

        青萝一脸不悦地抬起脚在院子里跑了一圈。

        “你看!跑,跑都……没问题。”

        她看着李云生得意地笑道。

        但她急促的呼吸声却还是出卖了她。

        “好吧,确实有点幸苦。”

        见李云生笑而不语,她只好承认道。

        “可是我这些东西,说不定关键时刻能救我们一命!”

        她带着最后一丝倔强辩解道。

        面对青萝的辩解,李云生没有急着反驳,而是直接走到她身前,食指跟中指并拢在青萝额头笔直地在青萝额头一点。

        随即,青萝只觉得有一阵狂风直接拍在了自己脸上,那一身护甲瞬间崩散开来。

        只剩下一身单衣的青萝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

        “你这一身对付你六叔家的家仆倒是差不多,可没办法对付一夜城里那些修士。”

        李云生道。

        “去换身衣服吧。”

        “流氓!!!”

        见青萝还愣着,李云生抬起手想要推拓一把,却没想到把青萝吓了一跳,双臂护在胸前直接冲回了自己房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