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救他们?

第四百七十一章 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救他们?

        进城的时候三人都很顺利,甚至那几名守卫都没有因为青萝她们身上带着的是鹿牌而多看一眼。

        这座新的一夜城完全是按照中轴对称布局,然后整座城被分成了三层,最外层是黑市贩子的聚集地,这里有来自十州的见不得光的各色物品,甚至南海的鱼人、天赋资质不错的孩童都能够买卖。

        有好几次,青萝都被笼子中关押着的奴隶跟孩童惊得立在原地。

        而唐北斗则要好很多。

        自从秋水那场大祸以来,这种场面他不知道见过了多少,他甚至见在枯海中见过流民因为饥饿生食人肉的场景,这世间的恶他该看的都看得差不多了,

        其实这也是李云生为了要带青萝来这里的原因,如果不能看到这些,她永远都是一个活在襁褓中的孩童。

        “你想救他们?”

        看着青萝望向自己渴求的眼神,李云生淡淡地问道。

        “嗯嗯嗯。”

        青萝连连点头。

        “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救他们?”

        李云生面无表情地反问道。

        青萝被李云生这一句话问得如坠冰窟,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因为李云生说的没错,她没有任何手段来救这些人。

        “你有没有想过,你爷爷一倒下,关在这笼子里的,很有可能就是你。”

        李云生继续做着恶人。

        青萝低头不语,沉默地跟在李云生身后。

        “石头哥,你不该那么说的。”

        走在青萝背后唐北斗忽然上前一把握住青萝的手,然后仰头看向李云生道。

        “为什么不能那么说?”

        李云生有些好奇地笑道。

        “如果我们连这么一点恻隐之心都没有,岂不是变成了跟那些人贩子一样的人?”

        他直视着李云生向他投来的目光道。

        “你说的没错,是我错了。”

        李云生闻言一愣,既然拍了拍唐北斗的头笑道。

        没错,如果不是唐北斗点醒他,他都没有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渐渐站在了仙盟那些人同样的立场、同样的角度看待这个世道。

        他既没有权利让青萝改变自己,更加没有必要。

        有的人愿意为这世道随波逐流,那是他选择的道,这并没有什么不妥。

        有的人纵使是少活些岁月,也不愿意为这世道左右,这也并非一定是为了大义。

        这两者原本没有对错之分,都只是一种选择,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仙府跟俗世的不同之处原本也在于此,毕竟道法万千,若众生都只有一面,如何参悟这万千道法?

        可随着仙盟的出现,善与恶、黑与白早已被它们清晰的划分了界线,十州的府民们自此无须选择,只需要服从,因为一切都被它们选择好了。

        “哇,看不出来,小北斗你这么会说话。”

        因为唐北斗的这句话,青萝脸上的神色顿时开朗了起来,她拉着唐北斗的手小声地说道,边说着她还边偷偷地在李云生身后扮了个鬼脸。

        随着青萝跟唐北斗的好奇心,被城内那一桩桩毫无人道可言的交易消磨得干干净净,两人再也提不起观赏的兴致,直接跟着李云生进入一夜城内层的典卖大殿。

        在来之前,李云生就跟他们说过,自己要来一夜城买一件东西,所以她们也没多问。

        “北斗,北斗,来来来,坐姐姐旁边。”

        虽然拍卖还没有正式开始,但是偌大的大殿内早已人声鼎沸,以至于里面空置的桌椅已经没剩下几处了。

        好在眼尖的青萝总算是找到了一处空座,拉着唐北斗就往那边跑,大概是还在生李云生的气,完全不理会身后的李云生。

        因为这周遭也没察觉到什么危险,李云生便也由着他们,自己则依旧慢慢地走着。

        “砰!”

        就在唐北斗准备坐下时,一把折扇忽然从后方射了过来。

        这折扇如一道白光一般,重重地砸在了唐北斗的后背上,一股从哪折扇上传来的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唐北斗那瘦小的身子撞得扑倒在地,“哇”地吐出一口污血,随即人事不知。

        一切发生在眨之间,这突如其来的一把折扇,就算是李云生也有些措手不及,等他反应过来时唐北斗已经倒在了地上。

        “大石头,你在哪,大石头,你在哪……”

        一旁回过神来得青萝一把扑到唐北斗跟前,她一面扶起此时已经面色煞白的唐北斗,一面一脸惊慌失措地寻找李云生的身影。

        “我在这儿呢。”

        她才一转头,就发现李云生已经在她身后了。

        刚刚她心里的那份恐惧,顿时全部化作了委屈。

        她始终都记得李云生的提醒,记得她跟唐北斗此时猎物的身份,所以看到北斗被袭击的那一瞬,担心北斗的同时,立刻认为是她们的身份暴露了。

        “别哭,北斗没事,别让人看笑话。”

        李云生轻轻地拍了拍青萝的肩膀示意她冷静。

        跟青萝不一样,李云生刚刚并没有感受到很直接的恶意,也就是说两人的身份并没有暴露,否则此刻这拍卖场中的杀意恐怕都要满出来。

        “哪里来的乡下野杂种,这位子也是你们能坐的吗?”

        正当李云生将自己的真元,以枯荣剑的心法化作一缕缕生机一点点小心地渡入唐北斗体内时,一个跋扈的声音忽然从他身后传来。

        听到这声音之后,李云生更加断定,青萝跟唐北斗的身份没有暴露。

        因为这人的语气中虽然充满了嘲讽跟轻视,却却并没有一点杀意。

        不过李云生却像是根本没听见一样,继续治疗着唐北斗的伤势。

        “你们就为了一个位子下这么重的手?”

        李云生能沉得出气,青萝却是不行,她很是愤怒地盯着正朝这边走来的那名瘦高男子。

        “哟,居然还有一个乔装打扮的野丫头,小爷我正好缺一个通房丫头!”

        那瘦高男子跋扈的声音满是讥讽道。

        “你伤了人,还如此口出狂言,还讲不讲道理?”

        青萝被气得脸色涨红。

        “道理?你在一夜城,跟我讲道理?哈哈哈……”

        那瘦高男子先是一愣,继而捧腹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