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没系上绳子的狗,都是野狗

第四百七十三章 没系上绳子的狗,都是野狗

        第四百七十三章野狗

        “混账!”

        那侏儒身材的男子爆呵一声,一身衣衫应声而裂,身形居然暴涨数尺,浑身肌肉虬结,好似一个肉山巨人一般,一拳如山石从天而降轰向李云生。

        与此同时,那肥胖男子手中的那串珠子,化作九道青色火焰飞射而出,然后彼此相连布下一个方圆丈许的结界,将李云生团团围住困在中间。

        两人的配合天衣无缝,寻常人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

        正当众人好奇李云生该如何应对时,一声嘹亮的“剑鸣”穿透整座典卖殿。

        只见李云生拔出了青萝给他的那柄剑,一剑架在了自己的头顶,纹丝不动地挡住了那侏儒男子凶猛一拳。

        不过众人还没来得及感慨,就看到那带着两个小孩子的男子,手中长剑化作一道流光,在空中画出一道圆弧,整齐地切下了那侏儒男子的整条手臂。

        侏儒男子一声哀嚎,全身肌肉再次萎缩,满脸难以置信地退到了那肥胖男子的身侧。

        而那肥胖男子在察觉到的事态不对劲之后,已经控制那九颗珠子转守为攻,九颗珠子化作九柄小剑射向李云生周身的要害。

        不过这九柄小剑还没碰到李云生的身体,就被李云生周身一直隐而未发的剑气绞成粉碎。

        见此李云生索性也不在隐藏自己的剑意跟剑气,任由体内的剑气如同决堤的洪流浩浩荡荡地奔涌而出,眨眼间将整座大殿笼罩其中。

        殿内围观众人的表情开始从震惊转作恐惧,纷纷运起自己的真元奋力抵抗。

        几乎在感受到李云生这股骇人剑意的瞬间,那两名男子便已经战意全无,转身各自掏出一张遁地符就要遁走。

        不过李云生却没有一丁点放他们走意思,他直接用剑域锁定二人,

        被剑域笼罩的刹那,那一胖一矮的两名男子顿时像是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双目圆睁惊恐万分地站立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李云生一步一步朝着他们走来。

        “别,别杀我!杀了我,我们家公子是不会放过你的!”

        那名肥胖男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颤声道。

        “你家公子?”

        李云生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致地看着二人。

        这三个人实力不算弱,李云生也很好奇他们背后主子到底是谁,这些年随着宗门的消失,十州各个地方冒出来的牛鬼蛇神越来越多,他不介意多收集一些情报。

        “我们三兄弟来自生州通幽馆,被你杀了的是老三古三剑,我是老二晏舟,这是我大哥喻进,十州人称通幽三鬼。”

        那肥胖男子一边介绍,一边悄无声息地后撤了一步,一旁断了一臂的喻进也紧跟他的步伐后退了一步。

        “我们公子乃是通幽观观主之子谢幕雨,人送绰号血罗刹,想必这个名字你也听说过吧?”

        他语气中带着一丝威胁道。

        “你公子是血罗刹?”

        李云生有些意外道。

        这通幽馆正是十州近年来崛起的势力之一,它明面上虽然不属于仙盟,但暗地里却接下仙盟在生州几乎大半的刺杀任务,现在生州的府民遇到通幽馆的人基本上头都不敢抬。

        而这血罗刹跟三鬼更是生州一大祸患,四人曾经光天化日之下,屠戮了一个世家近千口人,这其中夺人财物抢人妻女之事更是做了无数,完完全全就是一方瘟神。

        所以即便是在这一夜城典卖殿内,一众人在听到这几个人的名号神色都变得有些凝重。

        “我奉劝你老实点,跟我们通幽馆作对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见李云生有些“犹豫”,那晏舟立刻变得有底气了起来。

        也就在这时候,他身后一直只是警惕地盯着李云生的喻进忽然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他这一声咳得非常轻,基本上只有他身前的晏舟听得到。

        而那晏舟在听到这一声咳嗽之后神色大喜,然后十分默契地身形一矮蹲了下去。

        也就在他蹲下去的瞬间,喻进手中一副卷轴顺势展开,在那画轴之中一名老者持刀而立。

        下一刻一道刀气从那画轴之中破卷而出,好似一道墨迹组成的月牙朝着李云生一刀斩下。

        原来这两人刚刚的那番话既不是求饶,更不是狐假虎威,只是单纯地在拖延时间,好让那喻进有时间解开那封印着这一刀的卷轴。

        可令这两人想不到的是,面对这一刀李云生的应对非常简单。

        只见他提起手中的长剑,十分轻松的一剑迎着那道刀气劈下。

        但就是这十分简单写意的一剑,却直接瓦解了那卷轴中的这一刀,而且随着“扑哧”一声,喻进那条提着卷轴的手臂也被跟着一剑斩下。

        “你到底是谁?为何能这般轻松的接下刀狂的这一刀?!”

        喻进强忍着失去两条手臂的剧痛满脸惊愕道,刚刚他的那副卷轴中封印的,正是百年前狂刀客薛湛的一刀。

        “刀狂?只是他的一道刀意,没那么强吧?”

        李云生摇头道。

        说着他再次提剑,根本不给那喻进求饶的机会,随着剑尖的一道流光滑过,剑域之中的道道剑气在他剑意控制之下,如同肆意飞舞的狂风瞬间将那喻撕裂。

        “这位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

        就在李云生将剑尖指向三鬼中最后一鬼晏舟的时候,一个年轻的男子喊住了李云生。

        这名男子书生打扮,腰间配了一柄短剑,容貌斯斯文文像是个读书人。

        他此时站立的位置,恰好站立在距离李云生剑域几步远。

        “公子,你终于来了,大哥跟老三……”

        “给我闭嘴!”

        那晏舟绝处逢生般满脸欣喜,这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那血罗刹谢幕雨,不过他正要向那血罗刹哭诉是却被厉声呵斥。

        “正所谓大狗也要看主人,这些兄台看在谢某的面子上饶他一命如何?”

        谢幕雨接着道,他言辞虽然听起来十分恳切,但语气中依旧满是高高在上的味道。

        “我们不熟,不用叫的这么亲热。”

        李云生神色平静道:

        “没系上绳子的狗,都是野狗,我最讨厌乱咬人的野狗,更何况他还咬了我的朋友。”

        言毕,他没有任何犹豫地,当着那血罗刹的面提剑一剑斩下。

        那晏舟分明也是真人境的高手,可在李云生的剑下却依旧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一颗脑袋应声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