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四章 隐姓埋名的好厨子

第四百七十四章 隐姓埋名的好厨子

        李云生丝毫没有给那谢幕雨面子的意思。

        而当所有人都认为这谢幕雨接下来定然会跟李云生大打出手时,那谢幕雨却像是受到了某种冲击一般呆立在原地。

        让谢幕雨受到心神受到冲击的,自然不会是他那两个手下的死,而是李云生那轻描淡写般的一剑。

        这一点场内不少人其实都已经看出来了。

        谢幕雨刚刚之所以会站出来叫住李云生,绝非幼稚地认为自己靠几句话就能让李云生手上。

        他之所以会站出来,完全是因为他有自信能够凭借自己的实力,从李云生手底下救下那晏舟。

        直到李云生提起手中长剑的前一刻,他依旧非常有自信。

        可当他看到李云生出剑,正准备出手的时候,他的脚却一步也挪不开。

        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求生本能拉住了他。

        他跟很多剑修交过手,死在他手下的剑修也有不少,所以他对剑还是很熟悉的。

        李云生的这一剑在他看来啊,绝对算不上他见过最复杂的一剑,更加算不是最快的一剑,可却是最让他感到无力跟恐惧的一剑。

        这种无力跟恐惧感,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蚂蚁般,被眼前的男子冷漠的注视着。

        这种差距绝非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苦修能够弥补的。

        他感肯定,只要他出手,眼前男子这一剑,肯定会为自己在黄泉中留下一个位置。

        所以尽管知道自己的举动会被人瞧不起,谢幕雨此刻依旧为自己刚刚没有出手而感到庆幸。

        “是我有眼无珠。”

        在殿内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谢幕雨冲李云生行了一礼,然后毫无犹豫地转身就走,头也不回地直接离开了典卖大殿。

        “这人作恶多端却能活这么久,看起来也不完全是靠他老子。”

        看着那谢幕雨的背影,李云生有些好笑地在心中感慨道。

        其实他刚刚是想一起杀了这谢幕雨的,这世间最可怕的就是这种头脑清醒的恶人。

        但对方这一礼还是让他犹豫了一下,也就是这一犹豫让李云生错过了下手的最好时机。

        再要下手,无论是动机,还是时机,都会让这件事情变得复杂起来,他来这一夜城只不过为了取回青鱼残剑,把事情弄得太复杂就有些舍本逐末了。

        “诸位,本次一夜城的典卖会马上开始,请大家找位置坐好。”

        也就在那谢幕雨离开的下一刻,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忽然在大殿内响起。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原本哄闹的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就连围在李云生附近看热闹的人也跟着散去,各自找桌椅座位去了。

        而地上那几具尸体则被一夜城的几名府卫抬了出去,他们抬走这三人尸体的时候,甚至看都没看李云生一眼,就像是在做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一般。

        李云生用真元将长剑跟身上的血污清理干净,然后也神色平静,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坐回了青萝身旁。

        “你……刚刚杀人了。”

        青萝抱着还在昏迷中的北斗,神色有些畏惧地看了一眼李云生,在看了一眼他放在桌上的那柄剑。

        这柄剑还是她出门前交给李云生的,只不过令她没想到的是,这柄她平日里挂在床头做装饰用的佩剑,今日不过转眼间就已经要了三个人的性命。

        “嗯。”

        李云生淡淡应道。

        说完他拿起桌上的茶壶先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又给青萝倒了一杯。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对吧,是他们先动的手,这就是所谓的江湖规矩对吧?”

        青萝忽然若有所思地自我开导道。

        “没错,这就是江湖。”

        看她一脸拘谨却又煞有其事的模样,李云生忽然笑了笑道。

        随着这一笑,他身上因为杀人而升起的那股戾气也瞬间消散开来。

        “有那么好笑吗?”

        青萝知道李云生是在笑她,她白了李云生一眼道:

        “你不过比我早出来行走几年罢了。”

        “话说,大石头你为什么这么厉害,一下子就杀了三个人,你不会是什么隐姓埋名的绝世高手吧?”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似地,忽而抬起头接着冲李云生问道。

        “那你每天吃着这隐姓埋名的绝世高手给你做的饭,开心么?”

        李云生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

        “也是,你最多也就是个隐姓埋名的好厨子。”

        被李云生这么一问,青萝想了想也觉得不像。

        “不对,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能那么轻松地就杀了那三个人呢!”

        “我哪里轻松了?我幸苦的好吗?”

        “可终归还是你赢了。”

        “是他们太弱了。”

        说说笑笑间,青萝先前有些紧张的神色顿时舒缓了很多。

        “亥时已至,本次一夜城在流州府的典卖大会正式开始。”

        片刻后,一个年轻男子走上大殿前方的台阶。

        “晚辈乃是这一夜城的管家,姓吴名常笑。”

        只听那年轻人笑眯眯地扫视了一眼众人接着道。

        这吴常笑李云生还记得,他上一次来一夜城,负责这典卖会的也正是他。

        不过让李云生有些吃惊的是,这吴常笑无论是模样还是气度跟十年前都一模一样,就连那笑容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这人笑得好恶心。”

        一旁的青萝这时候也小声嘀咕了一句。

        见状李云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按照以往惯例,典卖会一旦开始,诸位就不能用传音符了。”

        紧接着,这吴常笑开始了跟之前一模一样的开场白。

        只是这次殿内前来参加典卖会的客人,对他这番警告没有丝毫异议,一个个好似对这一夜城的规矩早已了然如心。

        与殿内那些盯着吴常笑看的人不同,李云生的目光则不经意地投向了场内的众人。

        他发现,虽然这些人他认识的没几个,但是这些人身上散发出地那股恶意,他却是无比熟悉。

        李云生惊奇的发现,此刻殿内的参加典卖会的客人,除了自己身边的青萝跟北斗,居然无一不是一身戾气跟血腥味的恶徒。

        “本次一夜城典卖的第一件物品,南海人鱼妖族眼珠一百零八颗,这些眼珠皆是取自人鱼幼童,世间绝无仅有。”

        就在李云生讶异与他刚刚的发现时,一夜城的第一件典卖物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