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九章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第四百七十九章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若他身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灵石,今日这典卖会恐怕会沦为十州笑柄吧。”

        谢处玄淡淡地看了眼李云生,再将目光看向吴常笑。

        很显然在他眼里,一夜城的的看法远比李云生重要。

        “谢先生多虑了,我们一夜城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进入一夜城的每一位客人,都是我们精挑细选过的。”

        吴常笑镇定自若地回答道。

        “任何事情都有个万一。”

        谢处玄毫不退让道。

        “谢先生还请见谅,我一夜城绝不会在典卖结束前怀疑自己的客人,若这位小兄弟真的拿不出,谢先生只需付被他太高前的价码。”

        吴常笑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回答道。

        谢处玄闻言嘴角勾起,他等的就是谢处玄这句话。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为难吴管家了。”

        他重新坐了回去,然后手一扬道:

        “我通幽观愿出十万枚灵石买下这青鱼残剑。”

        这一声直接让这典卖殿沸腾了,十万枚灵石无论放在哪里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但很快有人就发现了这可能是谢处玄耍的阴招,因为按照刚刚一夜城吴管家的说法,只要李云生最后拿不出那么多灵石,一夜城就会按照谢处玄最开始的出价将青鱼残剑卖给他。

        所以这个报价看似匪夷所思,但对谢处玄来说实则稳赚不赔。

        当然,前提是李云生真的拿不出十万枚灵石。

        而关于这一点,谢处玄对自己的判断非常自信,他敢肯定整个一夜城只有他带了这么多灵石,说实话就算是他,如果不是提前得到了那条关于青鱼的消息,也不可能随身带这么多零食。

        “通幽观的谢先是出价十万,还有愿意加价的吗?”

        吴常笑像是例行公事一般地开口道。

        相比之下,他在听到谢处玄出价十万时的表情则显得平静很多。

        “这位小兄弟,你还要加吗?如果不加价,这青鱼就是谢先是的了。”

        他朝台下扫视了一圈,最终视线还是落到了李云生身上。

        虽然李云生很早就看出,一夜城这是故意在坑他,但直到此刻他才算明白,一夜城给他挖的坑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还要深。

        而他还不能不跳。

        “加,当然加。”

        李云生没有犹豫,直接抬手道:

        “二十万枚灵石。”

        他直接将谢处玄的价码翻倍。

        “哼……”

        谢处玄冷哼了一声,然后笑道:

        “若你真的能拿出这么多灵石,这青鱼让给你又如何?”

        对于李云生的加价,谢处玄没有一丝慌张,神色淡然自若。

        “这位小兄弟出价二十万,还有更高的吗?”

        另一头吴常笑像是早就料到李云生会加价一般,只是冲李云生笑了笑然后继续开口询问台下的众人。

        台下殿内的众人早就被李云生跟谢处玄这匪夷所思的价码弄得云里雾里,哪里还有心情去理会吴常笑。

        “既然没人愿意继续出价,那这青鱼残剑就归这位小兄弟了。”

        吴常笑见没有人回应,便也不再拖拉,直接一锤定音宣布李云生拍下了青鱼残剑。

        “小兄弟怎么称呼?”

        他冲李云生眨了眨眼道。

        “叫我朱大石吧。”

        李云生边说着边站了起来。

        “那这位朱兄弟上来取走你的东西吧。”

        闻言吴常笑笑着伸手指了指案台前的剑匣。

        李云生也不拖拉,拍了拍有些紧张的青萝的脑袋,然后径直走上了大殿前方的台阶。

        “兜兜转转,总算是找到你了。”

        他看了一眼案台上放着的剑匣,有些感慨道。

        说着他就要伸手去拿那剑匣,不过却被吴常笑拦了下来。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吴常笑一手按着剑匣,一手伸向李云生笑道。

        “我都在你一夜城的领地里了,你害怕我赖账不成?”

        李云生白了吴常笑一眼。

        “别人我们倒是不怕,可朱大石兄弟你不一样。”

        吴常笑冲李云生眨了眨眼睛。

        这吴常笑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李云生已经可以断定,这次一夜城之行,彻头彻尾的是一个坑。

        “如果我付不起这钱怎么办?”

        李云生笑问道。

        “你付得起。”

        吴常笑淡定道。

        “这么肯定?”

        李云生问道。

        “你知道我们要什么的。”

        吴常笑笑道。

        “当真是无商不奸啊。”

        李云生苦笑。

        他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只长方形的白木盒子递到吴常笑手上。

        那吴常笑接到这白木盒子时,脸上一抹难以抑制的喜色一闪而逝。

        “城主果然没看错人。”

        他笑道。

        李云生没理他,直接拿起剑匣转身就走。

        看到李云生真的从吴常笑手中拿走了剑匣,殿内众人皆是满脸错愕。

        “这人真的拿出了二十万枚灵石?!”

        “二十万枚灵石,买一堆废铁,这人疯了吧!”

        有人难以置信地惊呼道。

        “绝无可能!”

        反应最强烈当然还是谢处玄。

        自始至终他对拿到青鱼都信心十足,直到看见李云生从吴常笑手里拿过青鱼的剑匣,这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你一夜城是当我眼瞎了吗?这姓朱的二十万枚灵石呢?别告诉我全放在那小盒子里了!”

        此刻他怒火中烧,也顾不得冒犯一夜城,甚至他开始怀疑这“朱大石”是不是一夜城的自己人。

        更重要的是,通幽观观主临行前下了死令,让他无比带回青鱼,他不可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李云生从他面前带走青鱼。

        “谢先生言重了。”

        被谢处玄这么一通训斥,吴常笑虽然不至于立刻变脸,但神色还是变得严肃了一些。

        “这小盒子自然装不下二十万枚灵石,但里面的东西却是值二十万枚灵石的。”

        他扬了扬手中的白木盒解释道。

        就在吴常笑说这话时,李云生已经回到座位,只见他牵着青萝跟北斗,像是个事不关己一般就要准备离开。

        “高堂主、刘堂主,封住这大殿的出口,这件事情不说清楚,一个都不准放出去!”

        见李云生要走,谢处玄冷哼一声命令道。

        “这位谢前辈,为了一柄破剑,何必呢。”

        李云生无奈道。

        他这么急着走,倒不是怕了谢处玄,只是害怕这一夜城城主又给他挖什么坑。

        “这件事情不解释清楚,谁也别想走!”

        谢处玄抽出腰间判官笔,朝李云生的方向猛地一点,一股猛烈的罡气倾泻而出,撞得李云生一个踉跄回到了原位。

        “吴管家,如果不想毁了一夜城的名声,就打开那盒子给我们瞧瞧,我倒要看看那里面东西值不值二十万枚灵石!”

        他有些满意地瞥了一眼被自己逼退回原位的李云生,然后转头冲台上的吴常笑质问道:

        “如果它真的值二十万枚灵石,我谢处玄绝不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