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章 霜雷龙符

第四百八十章 霜雷龙符

        “这位朱兄弟,您怎么看?”

        吴常笑出乎众人意料地没有理会谢处玄的逼问,而是将视线放到了李云生身上。

        “我怎么看?”

        李云生一面揉了揉刚刚被撞得有些发闷的胸口,一面白了一眼吴常笑。

        “我没什么看法,这谢先生想要看就给他看吧,看完我早点回家。”

        他接着无奈道。

        事已至此,为了青鱼,他算是彻头彻尾地栽在了一夜城城主的手上,他想都不用去想,这谢处玄肯定也是被一夜城骗过来的。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他的青鱼就是一柄普通的仙剑,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秘密。

        “朱兄弟既然同意打开,那我就打开来给大家瞧瞧吧。”

        吴常笑拿起那只木盒笑眯眯地说道。

        “哼!”

        谢处玄只是冷哼了一声,此刻的他依旧无比自信,这小木盒里的东西绝不值二十万枚灵石。

        而吴常笑说完也没再拖拉,直接打开了小木盒的盖子。

        就在那盒盖掀开的一刹那,一道道轰隆的雷鸣之声忽然在大殿的上空炸响,一股无形的威压从天而降。

        紧接着一阵噼哩吧啦电弧声在大殿内响起,一道紫色符从从那小木盒中飞出,悬浮在吴常笑的面前。

        一丝丝只属于上位生灵的独有气息,从这被电弧包裹着的紫色符上扩散开来。

        “这是……龙族……的气息。”

        有了惊呼道。

        那谢处玄看着这张符久久失语,目光中既有惊讶也有茫然。

        “这是蕴藏着龙族独有本源之力的龙符,而这一张更是龙符中威力最大的霜雷符,一张霜雷符换二十万枚灵石,我一夜城乐意至极。”

        吴常笑的声音打破了典卖殿的平静,只见边说着边乐呵呵地收起那张龙符。

        “我谢某输得心服口服。”

        面色十分难看的谢处玄朝李云生拱了手。

        “敢问这位兄弟是从哪里得来的这龙符?”

        他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运气好,捡的。”

        李云生不愿意跟他过多纠缠,背起剑匣拉着青萝跟北斗就要走。

        他此刻的心情当真不怎么好,这张霜雷符花了他很大的心力,算是他身上最值钱的东西。

        很显然这一夜城城主从一开始就瞄上了他身上的这道符,为此甚至不惜编了那一通谎话,让场内这些不知情者跟他坐地起价,最后甚至请出谢处玄这种级别的人物跟他抬价。

        虽然李云生从吴常笑编造关于青鱼的传言起,就已经看出这一点,但青鱼在他们手上,他就算是看出来了,也没办法坐视不管,一夜城想要他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他也只好给了。

        “二叔,就这么让他走了?这青鱼对通幽观不是很重要吗?”

        看着李云生快要走出典卖殿,谢幕雨皱眉道。

        “走?拿了我通幽观的东西,能往哪里走?”

        谢处玄面色一沉寒声道。

        “暂时别轻举妄动,因为他那张霜雷符,这里已经有很多人盯上他了,我已经传音两位堂主,他一出门就跟紧他。”

        他接着道。

        典卖会结束,除了那些盯上了李云生的人,殿内其余的人都已经起身准备走。

        说实话在很多人看来,今年的一夜城有些无趣,城内的交易的物品也不是很丰富,好似只是单纯地把一帮人凑到了一起。

        “啊,差点忘了一件事情。”

        而就在这时,典卖殿前方准备离去的吴常笑忽然转过身来看着众人道:

        “请大家务必参加一夜城今年的鹿牌之争,今年抢到鹿牌的猎人,将会成为我一夜城下一任城主。”

        此言一出场内先是一片死寂,众人一时间大脑像是停止转动了一般有些不理解吴常笑的话,可马上这一片死寂之地开始沸腾了起来。

        一夜城下一任城主,成为十州七大秘境之一,一夜城的拥有者,这等诱惑这里面恐怕没有谁能够抵挡。

        “时间也差不多了,那两块鹿牌差不多要亮起了来了,祝诸位好运。”

        吴常笑冲场内的众人咧嘴一笑,一对眼睛笑成了月牙状,莫名地给人一种诡异之感。

        但是此刻已经没有人关心这个了,场内的众人开始迅速抱团结伙寻找身上有鹿牌的人。

        “二叔,没想到这次的奖励居然是整个一夜城,你这次当真来对了!”

        在四周的哄闹声中,谢幕雨一脸激动地看着谢处玄道。

        “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我们还是先专心夺回青鱼,现在大家注意力都在鹿牌身上,我们刚好可以下手。”

        谢处玄头脑冷静道。

        “大人,那小子带着两个小不点,一直在外城晃悠就是不出城,好像有点古怪。”

        也就在这个时候,谢处玄的传音符响了。

        “盯紧他们,我马上就到,等我到了再动手。”

        谢处玄回了一句,然后看了一眼谢幕雨,随即二人不动声色地从拥挤的人群中挤了出去。

        “寅时到了!”

        两人前脚刚从大殿的后门跨出,身后一群修士忽然激动地大吼了一声。

        他们之所以这么激动,是因为寅时一到,“猎物”身上的鹿牌就会发光显露身份。

        “不是这大殿内的人!”

        过了片刻,殿内依旧一片昏暗,丝毫没有鹿牌出现的迹象。

        “猎物在外面!”

        下一刻,众人透过大殿的窗户,看见殿外两道乳白色的光柱冲天而起。

        几乎在同一时间,谢处玄耳朵里响起了手下高堂主满是惊异跟欣喜的声音:

        “谢老大,那小子身上有鹿牌!不对,他带着那两个小不点身上有鹿牌!”

        “天助我也!”

        谢处玄闻声眉头一挑,嘴角勾起道。

        “走!”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谢幕雨,随即脚下猛地一步踏出,整个人好似一阵飓风“轰”地一声冲出。

        其余的修者也没有比他慢多少,几百人化作道道流光朝李云生的位置冲了过去。

        ……

        “唉……”

        一夜城外城,李云生看了眼百米外的城门,再看了看一左一右,被两道白色光柱笼罩其中的青萝跟北斗,他长叹了一口气。

        他记得非常清楚,一夜城以前的鹿牌从来只会发出淡淡微光,根本没有今天这么大的动静。

        现在的情形,在他看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又被这一夜城城主给坑了。

        “你坑完我身上的东西,还要借我的剑杀人,这太不厚道了吧?”

        李云生无奈道。

        “大石头你跟谁说话呢?”

        青萝一脸莫名其妙的地看着李云生道。

        很显然,她修为太浅,丝毫没有察觉到身上鹿牌的变化。

        “没有,我自己跟自己说话呢。”

        李云生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说笑。”

        青萝白了他一眼。

        “晚上露水太重,你背着北斗,我给你们打伞。”

        李云生道。

        青萝这次没跟李云生顶嘴,直接背起了北斗,而李云生也撑开了生花伞。

        在生花伞撑开的那一瞬间,青萝只觉得周遭的一切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这伞好奇怪,伞下凉飕飕的,很舒服。”

        青萝一脸惊讶道。

        “我们再围着这外城绕一圈,天应该就亮了,到时候就可以出城了。”

        李云生岔开话题道。

        “还要绕一圈啊……”

        青萝有些埋怨道。

        “嗯,这是一夜城的规矩,而且绕圈的时候千万不能回头,不然就要重头再来。”

        李云生道。

        “好吧……不过今天晚上天气还不错,散散步也挺好的。”

        青萝叹了口气道,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伞下她的心境莫名地平和。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此时伞外的情形,与生花伞下的平静截然。

        他们正被一群,满眼贪婪的“猎人”虎视眈眈的注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