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二章 海鯊戟

第四百八十二章 海鯊戟

        在李云生脑中出现这个念头的同时,他手中提起长剑,随着一道真元注入其中,散这月华色剑芒的长剑,将眼前的“怒涛”一分为二,一剑劈开。

        虽然一剑就散去了这三叉戟的威势,但刚刚从长剑上传来“怒涛”之力还是让李云生有些吃惊。

        他在暮鼓森中交手过的各门各派修者不计其数,见过的法宝兵器也很多,但如此真实的将自然万象之力融入其中的兵器,他还是第一次见。

        如果硬要那什么作为参考,他觉得这三叉戟上的诡异力量,与龙族的“雷霆化刃”十分相似,他刚刚有一瞬甚至有种海潮巨力拍面的错觉。

        同样诧异的还有徐勉。

        李云生猜的没错,他这三叉戟的确是一件灵宝,又名海鲨戟,原本为深海妖鲨一族所有,妖鲨一族被仙盟覆灭的时候,被七海帮乘乱抢了过来。

        而他之所以感到诧异,是因为眼前的李云生是第一个,能够正面抗衡他海鯊戟力量修者。

        虽然他刚刚并没有直接出手,但要知道很多修者只是一个照面,就被海鯊戟上那股诡异的海潮之力直接拍死。

        徐勉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当即也不再废话,直接拿出一颗“人鱼妖瞳”放入海鯊戟的长杆的凹槽之中,随即一股庞大的妖力透过那海鯊戟冲天而起,让原本只是一件死物的海鯊戟,好似活过来了一般。

        “原来,这人鱼妖瞳是用在这个地方的啊?!”

        看到徐勉的举动,李云生心头一惊,他原以为这些人要人鱼妖瞳,可能是为了炼制某种丹药,但没想到是当做“灵石”来用。

        他才暗自诧异了一句,徐勉的海鯊戟便携着铺天盖地的海潮之力,朝他一戟刺来。

        李云生当即提剑一挡,他手中长剑才接触到那海鯊戟,就感觉像是陷入了深海,被一道道巨浪拍打得险些提不起来。

        徐勉一击过后,并没停手,那海鯊戟在他手中,还是一条灵蛇,灵巧而迅猛的一招接着一招,根本就不给李云生一丝的喘息机会。

        此时李云生手里的剑,就像是海面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被海浪倾覆的危险。

        “这灵宝果然厉害,居然能直接驾驭天地万象之力。”

        感受着周身被海潮之力压迫的束缚感,李云生不禁感叹了一句。

        “你眼光倒也不错,你若马上跪地求饶,我到可以考虑留你一条贱命!”

        现自己的海鯊戟明显压制住了对方之后,徐勉有些得意说道。

        李云生手腕一抖,长剑上挑,一剑挑开刺来的海鯊戟,然后神色平静道:

        “那倒不必了。”

        说完就见他忽然松开了,一直握着伞柄的手,然后脚力一转,“砰”地一声整个人犹如炮弹一般射出,刹那之间欺身到了徐勉跟前。

        同时一股骇然的威势在那一瞬间从李云生体内迸而出,不过它们并没有向以往一样扩散开来,而是循着李云生手中长剑的指引,好似百步穿杨的箭矢那般,化作一股剑势精准无匹地落到了徐勉身上。

        就在这一刹那间,徐勉眼睁睁地看着,海鯊戟散出的海潮之力被撕碎,而他整个人像是被天地间一双巨手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随后,一道剑尖的流光,在徐勉的脖子前划出一个完美的圆弧。

        “唔哦……”

        徐勉扔下手中的海鯊戟,捂着自己的脖子跪倒在地时,不过无论他多么用力,依旧无法阻止咽喉处喷涌出来的鲜血。

        跟表面咽喉处的伤口相比,更让徐勉绝望的还是自己体内被这一剑尽数斩断的经脉,这外表看起来朴实平和的一剑,实则在他体内以剑气为刃剑势为引筑造了一座炼狱,根本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简单。

        而与此同时,李云生的身形像是根本就没挪动过一般回到了原地,一手持剑一手举散地站在那里。

        唯有那剑尖滑落的几滴鲜血,在昭示着刚刚生的凶险一幕。

        紧接着,李云生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生一样,依旧按照刚刚的步调往前走着。

        只是走到徐勉身旁时,他顺手收起了那杆海鯊戟,当然还有徐勉身上乾坤袋。

        “你,你是,秋……”

        正当他要从徐勉身边走过时,捂着脖子的徐勉勉强吐出了这几个字,随后整个人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虽然他的话还没说全,但是李云生知道这徐勉终归还是认出了他。

        没办法,虽然他极力地在隐藏自己的剑招,但秋水剑诀独有的剑势太过显眼,哪怕他只将剑势凝聚到了剑上。

        但话说回来,从他看出徐勉手中的海鯊戟是一件妖族灵宝起,他就没再打算隐藏自己身份。

        毕竟面对这种未知的法宝,他不可能继续藏拙。

        尽管冒着被人看穿身份的危险,但在李云生看来刚刚那一剑还是划算的,因为他现秋水剑诀的剑势,居然真的如他猜想的那般,能够斩开这些太古灵宝身上的特殊灵力。

        具体能跟这些灵宝抗衡到什么程度,李云生暂时还没完全了解,在他看来这海鯊戟作为灵宝的品阶先就存疑,其次就是这徐勉过于轻敌,这海鯊戟杆身总共有五颗凹槽,因为他过于自大之放了一颗,要是五颗都放了李云生觉得自己应付起来可能会麻烦很多。

        “大石头,雨是不是停了,我怎么感觉好像看到月亮了。”

        就在李云生边走边想着这些问题时,青萝忽然问道。

        她大概是透过生花伞的纸衣看到头顶的月光。

        “是那边打雷了,暴雨快要来了,别东张西望,小心看路。”

        李云生用伞柄轻轻地敲了敲青萝的脑袋。

        “你,你个子高了不起啊,把伞给我,我自己打伞,我自己打!”

        青萝一手托着北斗,一手想要去抓李云生手上的伞,不过她个子太矮始终够不着。

        两人就这么边嘻闹着,边朝前漫步而去。

        一夜城中虎视眈眈的猎人们,大约是被李云生刚刚那一剑震慑住了,一直等李云生绕了快半圈都只有零星几个上去试探一下,不过李云生可不管这些人是不是试探,来一个便杀一个丝毫也不手软。

        终于,这条路还剩下三分之一,天也快要亮了的时候有人忍不住了,只不过这一次这些猎人们不再单打独斗,而是开始相互合作,有的甚至结阵攻击李云生。

        饶是如此,依旧没有人能阻住李云生的脚步,他们现以李云生为中心半径三丈的区域,就像是铜墙铁壁一样怎么都攻不进去。

        而在这群人卖力与李云生厮杀的同时,谢处玄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只像是欣赏一般地注视着李云生那一方的战况。

        “二叔当真还不动手吗?天快要亮了!”

        谢幕雨有些着急道。

        “再等等,无法确定他的身份,功法路数,我的胜率只有五成。”

        谢处玄目不斜视道。

        他原以为徐勉至少能逼得李云生显露身份,可他失算了,不过这间接证实了他的猜想——眼前那人绝非泛泛之辈。

        “我可以帮谢观主去试出他的功法路数。”

        只见玉蟾宗的叛徒范淳,忽然从夜色中走出来。

        “谢观主,做个交易如何?”

        他笑看着谢处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