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四章 猎人还是猎物?

第四百八十四章 猎人还是猎物?

        通幽观的这两位堂主,似乎早就看出李云生这生花伞不是凡品,因为两人出手之始就没有留余力,一柄朴刀跟巨斧威势骇然,就算站得很远,两柄兵刃劈下时激荡起的猎猎罡风,都像是带了棱角一般刮得人皮肤生疼。

        “砰!”

        随着一声沉闷震耳巨响,一刀一斧对着生花伞劈落而下。

        正当众人想着通幽观是不是在大题小做,对付两个小孩都有用全力时,他们惊异地发现那挡在两个头顶的纸伞丝毫未损,伞下的那两名孩童更是安然无恙。

        “哎呀,大石头,还真的打雷了!”

        青萝那少女感十足的声音,像是一记耳光一样抽打在通幽观两位堂主脸上。

        “是啊,我没骗你吧。”

        李云生虽然被封山境封住身体,但话还是能说的。

        “这雷太大,我们先在原地歇一歇,等它停了我们再走。”

        他语气沉稳得好似与众人不是处在同一个时空一般。

        “只能这样了。”

        青萝有些不愿,但终究还是答应了。

        两人的对话,是在几百名虎视眈眈猎人眼底下进行,在那面封山境照射下,两人脸上的表情清晰可见,只是这置身事外的神情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表情,在此刻显得格外诡异。

        “别停下来,再厉害的法器,也不可能挡住全部攻击。”

        经过短暂的失神过后,范淳很快清醒了过来,他立刻指挥通幽观那两名堂主道。

        他封山镜的封印本就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在见识到李云生手中这柄伞近乎恐怖的防御之力后,他心里忽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不安,隐约觉得只要封山镜的封印一解除,很可能没人能够控制住眼前这名男子。

        “你说什么?”

        原本这两名堂主本正在为刚刚的失手而感到恼火,此刻范淳这般越俎代庖的命令他们,让两人十分不满。

        “动手。”

        就在两人准备对范淳发火的时候,身处暗处的谢处玄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两人道。

        这通幽观的两名堂主,极少听到谢处玄用这种口气说话,顿时意识到事情可能有些不对劲。

        随即二人,不遗余力地调动周身真元,再次提起刀斧,一刀一斧带着开山断海般的气势朝生花伞砍去。

        一旁的李云生在跟青萝说了两句话之后,就没有了任何动作,只是偏着头一动不动地盯着一刀一刀卖力地砍向生花伞的两人,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两个死人一样。

        不得不说,范淳刚刚说的没错,就算是生花伞,也没法完好无损地全部挡住这种程度的攻击。

        大约在抗住了两人十来次攻击之后,生花伞上的一道符纸别撕开了一道裂缝。

        虽然只是一道极小的裂缝,但无论是范淳还是那两名堂主都清晰地察觉到了。

        “他奶奶的,总算是有点眉目了!”

        那高堂主高兴得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没错,就是这样,你们再快些,我的封印撑不住多长时间了!”

        另一头的范淳更是喜不自胜,封山镜封印李云生所消耗的灵力有些超出他的预料,按照这个速度别说一炷香,他感觉半柱香都撑不住。

        虽依旧对范淳的语气很不满,但两人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峻,所以也没再废话提起刀斧就要对生花伞进行第二波轰击。

        没等两人手中的刀斧再次落到生花伞上,几道符好似夜间漂浮的幽灵,神不知鬼不觉得出现在了两人兵刃下。

        这几道符开始以肉眼可见速度折叠、组合,最后变成一柄小剑的形状。

        随着两道刺耳的“剑吟”声划破天际。

        众人只看到,那两柄声势骇然的刀斧,直接被一道剑气冲撞得倒飞而出。

        “这闹剧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吧。”

        还没等众人搞清楚状况,夜色中李云生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紧接着又响起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一张张符纸好似有了自己生命的小人一般,从李云生的衣袖中钻出,最后越来越多,整整齐齐一列一列地排满了李云生周身百米的区域,好似一只有符纸组成的巨大圆球将李云生,连同没来及退后的那两名堂主包裹其中。

        封山镜虽然封住了李云生的身体,但却无法封印他的神魂。

        而对李云生来说,相比于这个身体,他的神魂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装神弄鬼,区区几张低阶符纸吓唬谁呢?”

        通幽观那满脸络腮胡的刘堂主一脸不服气道,说实话有人能够一口气控制这么多符确实让他吓一跳,可当他看清楚眼前都是些根本没有实战意义的低阶符时,他的底气立刻重新回来了。

        “那这样呢?”

        李云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话音才落,他身侧的上千道符,像是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整齐划一地开始自动折叠起来,最后齐齐地变成一柄柄小符文剑笔直地对准通幽观的高堂主跟刘堂主。

        看到这漫天的小符剑,那刘堂主顿时头皮一麻拉起身旁的高堂主道:

        “跑!”

        话音未落,道道剑鸣声如同上几十道齐声鸣响的烟花,紧随而至的肆虐剑气,摧枯拉朽一般将那两名堂主连同一栋栋房屋摧毁。

        这一幕看得李云生身后的范淳瑟瑟发抖。

        他的确察觉到了眼前这人修为远高于他,但却从未想过会高到这般地步。

        如果不是还控制着封山镜,恐怕这一刻他已经选择跑路了。

        “你终究还是暴露了。”

        谢处玄终于还是从阴影处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脸色苍白的谢幕雨。

        “你认得他?!”

        范淳一脸愕然地看着谢处玄。

        “秋水余孽李云生,这十州谁人不知?”

        谢处玄没有看范淳,而是盯着李云生冷笑道。

        通幽观一直以来跟仙盟的暗卫走得很近,所以经常会解除到一些李云生的情报,刚刚见到李云生用神魂操控符的能力,他立刻断定这就是仙盟一直在追查的秋水余孽。

        听到秋水余孽这四个字,一夜城内霎时间哗然一片。

        “其实,你应该装作不认识我的。”

        李云生看着谢处玄语气平静地说道。

        “哦?这是为何?”

        谢处玄冷笑。

        “原本我一直在努力地当一个着猎物,但既然被你发现了,我就只好当一个当回猎人了。”

        李云生道。

        话音方落,一道恐怖的神魂之力从他身上扩散开来,好似风暴过境一般扫过众人的神魂,将整座一夜城包裹其中。

        除了与那飞来峰对峙的那次,这应该是李云生第一次毫无保留地释放自己的神魂之力。

        与他神魂之力一同扫过的,还有那一道道裹挟这剑气的剑意,它在一夜城中划出了一块区域。

        这是李云生的剑域,也是城内其他人的死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