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山海笔

第四百八十五章 山海笔

        “你们都他娘的发什么呆,他可是秋水余孽,再不动手,老子封山镜封印一破,你们都得死!”

        被李云生神魂之力拂过的一瞬,范淳如同野兽般显露出了求生的本能,他再也顾不得体面地对周遭发愣的修者破口大骂起来。

        因为封山镜的缘故,没有谁比他更了解李云生的恐怖,就在刚刚李云生显露神魂之力的那一刻,范淳居然感应到了封山镜在哀鸣!

        这封山镜虽然只是一件黄阶灵宝,可能让灵宝哀鸣,可想而知这人有多恐怖。

        当然,这范淳也并非无胆鼠辈,他一面催促周围修者出手,一面直接吞下先前在一夜城手里买下的七瓣古莲,随着古莲的灵力一点点地被他消化,他的真元与神魂再次充盈,封山镜原本黯淡下来的光芒也在一点点地恢复。

        能进到这一夜城的修者也并非什么泛泛之辈,被范淳这么一吼之后也清醒了过来,一群人开始自发结阵祭出法器围攻李云生,不过他们因为害怕李云生身前的符剑,所以都不敢近身,对被生花伞保护着的李云生伤害有限。

        “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李云生笑看着身前的谢处玄。

        在他直接显露出三寂境的神魂之力后,谢处玄便一直盯着李云生一言不发。

        他这句话方才落音,身前的几道符剑带着破空声飞出,化作一道道剑芒闪电般刺向范淳。

        此时的范淳正在炼化那粒古莲,加上还要控制封山镜,所以根本无暇顾及这几道符剑,眼见自己要殒命于此不由得大骂了一声:

        “谢老二,我死了你也活不长!”

        而几乎在他这句话脱口而出的瞬间,一道云箓“土”字符出现在他面前,这散发着土黄色光晕的土字符好似一面厚厚的土墙,将李云生那几道符剑所化的剑芒尽数拦截在外。

        “原来你是一名符师。”

        李云生面色如常地看着谢处玄道。

        谢处玄依旧没有开口,而是提起手中的那支判官笔,以真元为墨在身前画出了一道“雨”字符。

        刹那间,原本干燥闷热的一夜城大雨倾盆。

        被雨点打湿的符纸,没能支撑多久就掉落在地。

        “好手段。”

        见此,李云生笑着收回了剩余的飞剑符,惧怕雨水这是低阶符箓的通病。

        “你的神魂确让我有些意外,远远超出了仙盟的情报,不过没有了这些符箓,神魂再强又能如何?”

        谢处玄终于开口了。

        他刚刚之所以一直沉默,是因为李云生展露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仙盟情报的描述,情报有误让他不得不谨慎。

        “能如何?”

        李云生闻言先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谢处玄,然后再将目光看向范淳道:

        “这位范大人觉得我能如何?”

        范淳此时已经将古莲的灵力炼化得七七八八,心下已然大定,见此十分不屑地回答道:

        “不能如何,只能等死!”

        言毕,他忽然一声怪叫,然后双臂一展,咬破舌尖对那古镜吐出一口精血。

        那古镜吸收了范淳精血之后,原本白蒙蒙的光晕瞬间转作赤红。

        “封山镜,吞了他的神魂!”

        范淳怒吼一声。

        随即一只由精血组成,形若太古异兽饕餮般的怪物咆哮着从镜中扑出,张开血盘大口一口边将李云生吞入腹中。

        这是范淳封山镜的最大杀招,这只由精血组成的怪物,乃是封山镜中太古异兽的一道残魂,能够用吞噬炼化封印对象的神魂来提升自己。

        只是这一招损耗的真元跟精血太多,范淳也只是在服用了古莲后才敢使用。

        饶是谢处玄,也被范淳的这一招吓了一跳,毕竟太古异兽残魂的威势太过骇人,就算是在一边旁观,也不由得一阵心悸。

        “谢二爷,不要再留手了吧,我可没有第二颗古莲了!”

        范淳有些虚弱地看着谢处玄冷哼了一声。

        “不用你提醒。”

        谢处玄也是冷冷地瞥了范淳一眼。

        “啊!你!你!你……”

        不过他刚一提起手中那支巨大的判官笔,不远处的范淳忽然身子猛地一抖,整个人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僵直在原地。

        另外一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原本正被那太古异兽残魂吞噬炼化的李云生,不知何时重新出现在了谢处玄的视线,而那头精血所化的太古异兽,正温顺地趴在他的脚边,乖巧得像一只家犬。

        “你不是想看神魂强大能如何吗?”

        李云生看了一眼谢处玄,然后手指朝范淳一指,他身边那头精血所化的太古异兽便纵身向范淳扑去,不过眨眼的功夫,范淳便在声声哀嚎中被吞噬炼化得只剩下一滩模糊的血肉。

        范淳这辈子做的最蠢的一件事,恐怕就是想要用封山镜炼化李云生的神魂。

        李云生的神魂可是在暮鼓森中与飞来峰的万道恶念对峙了十年,一件黄阶灵宝想要炼化李云生的神魂,除非灵宝的主人神魂能够达到四寂境。

        而强行越境做这种事情,后果便只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过如果不是范淳愚蠢的举动,恐怕李云生想要摆脱封山镜的封印,可能还得耗上一会儿。

        “要杀你,老夫一人足矣。”

        谢处玄短暂的失神后重新恢复镇定,随后判官笔一笔挥出,以真元为墨画出一勾,带着破空声劈向李云生。

        见状李云生只是手一抬,枯剑诀引动的剑气如同黑夜中的鬼魅飞射而出,将那一“勾”直接击散。

        在他的剑域内,谢处玄的一举一动,李云生的神魂都感知得一清二楚。

        一击没得手的,谢处玄并没有在意,他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再次挥毫,这一次他直接画了一道火字符。

        在那火自己符出现的一瞬,周遭的温度瞬间升高,旁边几栋房屋甚至燃烧了起来。

        也在就在火字符出现的同时,谢处玄状若疯魔一般地再次运起判官笔,一笔一笔好似在作画一般,朝着李云生挥毫而下。

        李云生一边以先前的步调往前行走,一边提剑挡下谢处玄的攻势。

        不过就在他挡下谢处玄这暴风骤雨般的最后一击时,一副极其诡异的画面出现了。

        李云生只看到谢处玄的身形,居然在刹那之间变得无比巨大。

        “不对,不是他变大了,是我变……小了……”

        他看了看周遭的事物,发现都跟谢处玄一样变得巨大无比。

        “不用看了,你以入我画中。”

        只见那谢处玄俯瞰着李云生得意地狂笑道:

        “我这灵宝山海笔,可引万物入画,而我便是这画中一切的主宰。”

        这谢处玄并非大言不惭,此刻一夜城中的许多修士都看到了这一幕,只见一夜城原本空无一物的路面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副真元凝聚而成的巨大泼墨山水画,而那举着伞的李云生此时就在那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