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穿行在炼狱

第四百八十六章 穿行在炼狱

        大概是因为见识过了李云生对付范淳的手段,谢处玄哪怕是已经将李云生封印在了山海笔下画卷之中也仍不放心。

        只见他飞速挥动自己手中山海笔,不惜将自己体内真元倾泻而出地将一道道雷诀、火诀打入那副画卷之中。

        随着接到雷诀跟火诀被打入画卷,那幅水墨山河图内的景象顿时犹若末日一般,道道雷霆将山峦树木崩碎,团团烈焰将所过之处的一切焚毁。

        不过转瞬之间,在这雷霆火雨的交织之下,那画卷之中早已不见李云生的身影。

        这幅场景纵使只是发生在画卷之中,可那里面的场景依旧让旁观者感到心悸。

        许多人都想起了谢处玄曾经一人没了一个门派的传言,在这之前他们都只当这是通幽观故意编造的故事,可今时今日这画卷内的景象却让他们动摇了,心想若是这谢处玄用山海笔,出其不意的将那整个门派封印如画卷之中,或许真的能做到。

        “这秋水余孽运气真的背,居然被临时前来的谢二爷撞上了。”

        “是啊,被仙盟阎狱追杀了十年都逃出来了,今天算是栽了。”

        “这么说来,通幽观的实力岂不是要赶上阎狱了?”

        众人心悸之余开始议论了起来,李云生的实力他们刚刚都是见过的,今天如果不是谢处玄在,这一夜城还真没有人能拦住他。

        “二叔,您终于炼化这件灵宝了?!”

        谢幕雨一脸惊喜道。

        比起其他人,谢幕雨对谢处玄手中山海笔了解得更多,这是山海笔是货真价实的玄阶灵宝,而且是出自秋水地底深渊的那批,谢处玄得到之后花了四五年的时间来炼化而不能。

        今天见他二叔能够随意使用生花笔,心头不由得一阵欢喜,再添一件高阶灵宝,无疑大大增强的通幽观的实力,在他看来再过一段时日,通幽观能够超过阎狱也不无可能。

        “算是吧。”

        谢处玄望了一眼那几乎要被雷霆跟火雨完全湮灭画卷,长长地松了口气。

        他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上秋水余孽,而且说实话,那秋水余孽的实力大大地超乎了他的想象,特别是他的神魂之力,那超过神魂三寂境的神魂之哪怕是他也是第一次遇见,如果不是他对山海笔的控制又精进了一层,今天谁死谁生还未可知。

        不消片刻,画卷之中的雷霆火雨彻底散去,画卷内的大片山河也彻底沦为废墟灰烬。

        这一刻,谢处玄总算是放下心来。

        “二叔,那,那里面,好像还有个人!”

        正当谢处玄准备提着山海笔将那画卷收回的时候,一直好奇地注视中画卷的谢幕雨忽然惊叫道。

        闻言谢处玄心中也是咯噔一条,他顺着谢幕雨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画卷中的一座山峦废墟之上,一个人影举着伞站立在那里,在他的伞下还有一个少女背着一个孩童。

        “没死?”

        谢处玄一阵愕然。

        不过也就在这时那画卷中的男子提起了手中的剑,剑锋直至谢处玄叔侄二人。

        见此情形,被挑衅的谢处玄又惊又怒。

        “一道雷霆劈不死我就给你送十道,一团火雨烧不死你我就给你送十团!”

        谢处玄怒喝一声,不过正当他提起山海笔准备再落一道雷决时,一声龙吟忽然从那画卷之中破卷而出。

        紧接着,一道剑鸣声冲天而起,一股无形剑势犹如磅礴海潮拍打在一夜城的众人身上,一些修者在这股剑势之下直接爆体而亡,就算能抗下来得人也一个个变得脸色惨白。

        自秋水从十州消失之后,十州已经好多年没有看到过真正的剑修了,许多人惊恐之余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秋水剑诀……”

        不过,谢处玄知道,不但知道他还了解,毕竟当年他就差点送命在秋水的剑下。

        但正因为了解,心中的恐惧比众人更盛。

        “山海笔封不住他。”

        随着周身的剑势开始愈发沉重,他心理出现了这个念头。

        “走。”

        脸色铁青的谢处玄回头看了身后的谢幕雨一眼。

        “快走,否则我也保不住你!”

        见谢幕雨还在发懵,他加重了一分语气。

        “二叔,他不是还被困在画里吗?我……”

        不像谢处玄,谢幕雨虽然感觉到了恐惧,但完全却没意识到此刻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间。

        也就在他犹豫的那一刹那,一股剑意携着清风从那画卷之中飞掠而出。

        这股徐风像是解药一样,吹散了刚刚那股剑势在众人心头带来的压抑。

        但在谢处玄看来,这不是解药,这不过是死囚临刑前的一口甜酒。

        “滚!”

        他恨铁不成钢地将山海笔在谢幕雨身上一拍,惊愕不已的谢幕雨直接跟着山海笔倒飞而出。

        “告诉你爹,不要替我报仇!”

        谢处玄话音才落,一道弓弦崩裂之声在那画中炸响,这声音犹如无比刺耳,震得人心神聚裂。

        随后一股耀眼的金色罡气,犹如初生的旭日的晨辉一般在画卷中心撕裂出一道口子,金色的剑芒从那画卷的裂缝中喷薄而出,瞬间将整座一夜城湮灭其中。

        这一剑首当其冲的就是谢处玄,他耗尽了全部的真元,以云土字符构建出六重防御依旧被这一剑破开,纵使他身上拥有好几件防御法器,也还是没挡住这一剑,不但身躯被这一剑切成两截,而且全是上下的皮肉骨骼都被那股剑气搅得粉碎。

        而随着谢处玄生机渐渐消散,困住李云生的那幅画卷也跟着消失,毫发无损的李云生重新站在路中央,依旧打着伞带着身旁的青萝跟北斗。

        “这是,秋,秋水剑诀的,第,第四式,惊,惊山?”

        奄奄一息的谢处玄艰难第问道,此时他脸上血肉模糊根本看不清表情。

        “是。”

        李云生点了点头。

        “咳咳咳,还能死在秋水剑诀手上,我也算值了。”

        谢处玄咳嗽了几声,然后闭上了眼睛。

        而李云生则像是没有听见一样,神色平静地从谢处玄身旁缓步走过,依旧保持着最开始漫步前行的步调,于此同时几道剑气像是挂起地上落叶的球风,悄无声息地将谢处玄的残缺切成粉碎。

        刚刚那一剑并没有杀死城内的每个修士,很多因为离得太远躲在内城侥幸活了下来。

        就在李云生缓步前行时,他们一个个也玩命地朝着一夜城的城门狂奔而去,不过李云生并没有打算放他们逃脱。

        枯剑诀的剑气,犹如黑夜里的刺客,一剑一剑地收割着这些人的性命,四溢的鲜血铺满了整片道路,这让青萝好几次以为自己陷进了泥坑,对自己的刚穿过没几次的新鞋子心疼不已。

        只是她全然不知,今夜的她,并非穿行在泥地,而是铺满鲜血的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