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我们终于见面了,云生小友

第四百八十七章 我们终于见面了,云生小友

        “雨好像停了。”

        朽木生花伞下,趴在青萝背上的北斗抬起了头,他的脸色仍旧不太好,不过眸子清澈了许多。

        “好像也不打雷了。”

        青萝也跟着抬起了头。

        “不过我怎么觉得,这里突然变的安静了,好安静,好安静。”

        她接着疑惑道,说着就想探出脑袋,往伞外瞧瞧。

        “雨只是小了,还没停。”

        李云生伸手把她脑袋按了回去。

        “呀,大石头,你的伞好像破了。”

        青萝忽然发现生花生多出了一道缺口不由得可惜道。

        “没事,回家补补就好了。”

        李云生道。

        “你这人,怎么对什么都一副不上心的样子,你的伞破了不心疼吗?”

        青萝道。

        “既然破了,心疼也没用,想好怎么修补就行了。”

        李云生道。

        “人总是有感情的吧?”

        青萝问。

        “修好它,就是我的感情。”

        李云生道。

        在这孤零零的夜色里,三人一边悠闲地举着伞朝一夜城的大门漫步着,一边聊着一些没什么营养的话题。

        继续走了没多久,一夜城的大门终于还是到了。

        “恭送二位客人出城。”

        一夜城的城卫还在,他们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看着三人出城,甚至还对李云生露出了一抹难以言明的微笑。

        “总算是出来了。”

        “天也亮了。”

        城门口,李云生收起了伞,青萝放下北斗伸了个懒腰。

        城外大漠早上生冷的晨风醒酒茶一般,吹醒了三人有些昏沉脑袋。

        “你们先回去吧。”

        李云生递给青萝两张神行符。

        “你不跟我们回去么?”

        青萝不解地接过那两张神行符。

        “你们两都活到天明了,我进去跟他们要赏赐。”

        李云生指了指身后的一夜城笑道。

        “啊,我差点忘记了赏赐的事情,我跟你一起去。”

        青萝不由分说地转身就要再次进城。

        “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李云生手指在青萝额头一点,拦住了她。

        “你爷爷还在家里等你呢,你一夜未归,再不回去他只怕要找过来了。”

        他补充了一句道。

        果然还是欧冶潭老爷子好使,青萝一听李云生这么一说当即便不再反驳了,只是一脸严肃地告诫李云生道:

        “大石头,你待会一定要跟他们讨价还价,不能吃亏!”

        看她那幅认真的模样李云生不禁有些好笑道:

        “知道了,知道了。”

        他拍了拍青萝的脑袋,然后嘴角勾起小声自言自语道:

        “给我设了这么大一个局,怎么能他一夜城这次不放点血?”

        “你刚刚说什么?”

        李云生的声音太小,青萝没有听清,于是仰着脑袋皱眉问道。

        “说肯定帮你痛宰这一夜城一顿!”

        李云生笑道。

        说着他将生花伞递给北斗:

        “路上如果下雨,就撑开这把伞。”

        “伞还是我来拿吧,他一个小孩子……”

        “我来拿。”

        青萝正要接过李云生递过来的伞,却被北斗抢先了一步。

        说着他还冲李云生眨了眨眼。

        “你拿就你拿吧。”

        兴许是有些乏了,青萝也不愿跟北斗争抢,没在多说什么。

        两人也没在废话,直接告辞了李云生,贴上神行符朝着鸿厘城的方向走了回去。

        李云生一直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大漠的地平线才转身回头。

        此时天色依旧尚早,整片大漠被一股青灰色的冷光覆盖,一夜城就像是一座孤岛般,极为突兀地耸立在这大漠之中。

        而就在李云生转头的瞬间,一件散发着血色光华的印玺从一夜城中缓缓升起悬浮在一夜城的上空,随后这件原本不足拳头大小的印玺开始一点点变大,直到大得几乎快要盖住这整座一夜城时才停止。

        不过直面此番异象的李云生神色却依旧波澜不惊,好似对眼前的景象早有所觉一般。

        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方巨大的印玺。

        透过这印玺四周缠绕的血色光华,李云生发现这方印玺之上居然刻着九只只在太古典籍中出现过的异兽,这九只相互缠绕的异兽被雕刻得栩栩如生,就连毛发跟鳞片李云生都看得一清二楚,若非这印玺乃是古玉雕刻,都要让人以为这九头异兽是活物。

        可就在李云生确认这九头异兽并非活物时,这九头异兽忽然齐齐睁眼,李云生只觉得就到山岳一般厚重的威压轰然落下,紧接着这原本只是一件雕刻死物的九头异兽骤然引吭嘶鸣,这一声声伴随着神魂攻击的嘶鸣好似要将这片大漠撕裂一般,若李云生此时的神魂没突破三寂境,很可能在这股神魂之力的冲击下昏阙过去。

        随着这一声声嘶鸣咆哮,整座一夜城开始一点点地土崩瓦解,而在这满城的废墟中,被李云生斩杀的那些修士的尸体开始化作一道道精血,宛若游丝一般缓缓升起最后被那九头异兽吸入口中,霎时间满城尸体所化的气血游丝好似人体血管经脉一样连接着那方巨大的印玺,一点一点地往那印玺之中输送精血。

        不止是这一道道精血被那方印玺吸入,李云生的神魂甚至还感受到了城内那些修士的游魂在哀嚎,那方印玺在吸取精血的同时,还在吞噬着这些修士的神魂。

        很快,那一条条精血所化的游丝被印玺上的九头异兽尽数吞噬,一夜城也彻底化作一片废墟。

        那方巨大的印玺一点点地重新变回拳头大小,最后被血色流光包裹中比之地朝着一夜城的废墟降落。

        就在这方印玺快要落入废墟的瓦砾之中时,一个人影出现在印玺的下方伸手接住了那方印玺。

        这人周身被一股雾气笼罩,只能看清一个轮廓。

        他接下那方印玺之后并没有在原地停留,而是朝李云生这边走了过来。

        “我们终于见面了,云生小友。”

        那人只不过随意迈出了一步,身形便已经出现在了李云生面前。

        “如果我猜的没错,前辈就是这一夜城的城主大人吧。”

        虽然李云生依旧看不起对方的容貌,但心里却是猜出了他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