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八章 九尊印

第四百八十八章 九尊印

        “十年多年前见你,你还是个毛头小子,转眼间都长这么大了。”



        这一夜城城主,对李云生能猜出他的身份好像并不感到意外,反倒是跟李云生叙起了旧来。



        他说话间,也散去了周身那团雾气,李云生这才看清他的模样。



        这一夜城城主的模样,跟李云生想象中有些不太一样,身形既不高大容貌也很寻常,看起来只是一个有些驼背的普通老人。



        “没想到前辈还记得我。”



        李云生笑了笑道。



        “你秋水余孽名头这么大,我想不记得都难咯。”



        闻言一夜城城主嘿嘿一笑。



        “前辈手中这方印玺,应该就是一夜城的本体吧?”



        李云生没再寒暄径直问道。



        “没错,我那一夜城便是这九尊印所化。”



        只见那城主掂了掂手里那方印玺,并不打算隐瞒。



        “如果我猜的没错,前辈这方九尊印应该是出了一些问题。”



        李云生接着道。



        “哦?何以见得?”



        一夜城城主笑眯眯地看着李云生道。



        “我听说一些太古灵宝,都必须以特殊仪式祭祀才能解除其封印或恢复其力量,这跟一夜城内的‘逐鹿’游戏很像。”



        李云生道。



        “不愧是那帮老怪物教出来的小怪物,没有被杀戮的快感冲昏头脑,看得很清楚。”



        一夜城城主满意地点了点头。



        “前辈为什么会选我?”



        面对一夜城城主的夸赞,李云生脸上非但没有半丝喜悦,反而皱起了眉头。



        “如果前辈需要以修士血肉神魂祭祀九尊印,就算前辈不愿意亲自动手,想必也会有很多人愿意为前辈效劳,前辈何须花这么大代价引我前来?”



        他看着一夜城城主不解地问道。



        “如果只是普通修士的血肉神魂自然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一夜城城主收起那方九尊印,神色陡然变得严肃起来道:



        “你刚刚猜的没错,我这九尊印的确是一件太古灵宝,而且是一件天阶灵宝。”



        听到这里,就算李云生早就猜到了一些,心中还是不由得咯噔一跳,太古时期的天阶灵宝,就算是藏书典籍中也没出现过几件。



        “不过这件灵宝,在太古之时就已经受损,需要以沾染了因果孽障的恶修血肉神魂祭祀才能修复,而且这恶修的死绝不能沾染上一夜城的因果,简单来说就是不能死在一夜城手上,所以这才有了一夜城的‘鹿牌’。”



        一夜城城主接着道。



        “修复九尊印需要恶修血肉神魂不是一个小数目吧?”



        李云生依旧一针见血地问道。



        “没错,想要修复九尊印,至少要十万恶修的血肉跟神魂,从初代城主到我这一代,已经持续了近万年。”



        一夜城城主深深地看了李云生一眼道。



        “既然如此,一夜城为何不多发点鹿牌,这样岂不是更快?”



        李云生道。



        “一夜城的鹿牌一年只发两枚,这是规矩,也是命数,破坏了规矩,我们这数万年功夫就白费了。”



        一夜城城主道。



        “不想破坏规矩,又想尽快凑齐十万恶修血肉,所以你们便设计了这出让猎物变成猎人的戏码?”



        李云生笑问道,鹿牌只有两枚,但狩猎的猎人却可以有很多,想要尽可能多地凑齐恶修血肉祭祀,让持有鹿牌的猎物变成猎人,无疑是最好的方法。



        “咳咳咳…”



        那一夜城城主有些尴尬地咳嗽了几声。



        “小友说的严重了,这一切不过是因果机缘罢了,可遇而不可求。”



        他略带歉意地对李云生笑了笑道。



        “其实大可不必这么麻烦,城主于我有恩,这点事情我还是可以帮忙的。”



        李云生道。



        “不,不,不……”



        一夜城城主有些紧张地连连摆手。



        “千万别说帮忙,我说过,你杀他们都是因果机缘所致,你不过是在恰当的时间,做了自己想做而且正确的事情罢了。”



        他一脸严肃道。



        “不是城主引我前来,又给我身边的两个小家伙送去鹿牌,我好像完全没有理由杀他们。”



        李云生有些好奇地看着一夜城城主道,对方刚刚的那种解释,让我觉得有些新鲜。



        “那两个小家伙的生死,对小友当真有那么重要么?我记得没错的话,不能也才不过认识了半个月吧?”



        一夜城城主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这个问题让李云生一时间有些不好回答,因为正如那城主所说,他跟青萝还有北斗的关系,的确还没到能让李云生不顾自己安危的地步。



        “所以我虽然给了他们两个鹿牌,但其实你的选择还有很多,而不是只有护着他们前来一夜城这一条,而你之所以要动手杀那些人,也不过是你的本能在告诉你,你其实不适合当一个为求片刻安宁而四处躲藏的猎物,对于十州而言你的角色应该猎人,你的存在的本身就是秋水对于十州最大的恶意。”



        一夜城城主静静地看着李云生道。



        听到这里,李云生已经明白这一夜城城主想对他说什么了。



        “云生小友,秋水已经没了,也不会再有一个地方能像秋水那样能让你悠闲地看书修炼过日子了。”



        见李云生不说话,那一夜城城主语重心长地接着道。



        “谢前辈告诫,是晚辈着相了。”



        那一夜城城主一句“秋水已经没了”就像是盛夏时的一喷冰水浇在了李云生头上,虽然他不想承认,在无论是在暮鼓森,还是之后楼兰城以及现在鸿厘城,他的潜意识都在让他寻找与秋水相同的安逸环境,但这种安逸对现在的他来说有些奢侈。



        “秋水余孽,就要有个秋水余孽的样子嘛,我要是你早就搅得那仙盟跟阎狱不得安宁了。”



        一夜城城主拍了拍李云生的肩膀道。



        虽然李云生对他的这句话不怎么认同,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哦,对了。”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既然那两个带着鹿牌的小家伙活着走出了一夜城,那前辈是不是应该把奖励交给我了?”



        李云生朝一夜城城主伸出手。



        见状那一夜城城主猛地后退了一步,吞吞吐吐道:



        “奖,奖励啊,这个,这个,你看,这个我城都没了,这个奖励……”



        “前辈是想抵赖?”



        李云生面色一冷。



        “我没那么小气。”



        一夜城城主白了李云生一眼,然后拿出那方九尊印道:



        “东西都在这印里,不过它刚吞了那么多精血,想打开他至少要等到十日。”



        “前辈。”



        李云生依旧朝他伸着手。



        “我没有骗你,现在真是打不开,我一夜城宝物遍地都是哪里会贪没你这点东西,这样吧,你列一个单子给我,十日后我会通知你来取!”



        一夜城城主神情严肃道。



        “前辈切莫食言。”



        见他都这么说了,李云生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收回手。



        “放心吧,我的这方九尊印差不多修复完毕,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到时候你能拿多少拿多少。”



        一夜城城主大度地摆了摆手道。



        “你还没有跟真正的圣人境高手交过手吧?”



        他突然岔开话题问李云生道。



        “没有。”



        李云生摇了摇头,有些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你准备一下,十日之后来跟我切磋一下,算是我对你的一份额外谢礼。”



        “切磋?”



        说着,那一夜城城主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仍旧满头雾水的李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