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九章 秋水余孽,死有余辜

第四百八十九章 秋水余孽,死有余辜

        一夜城昨夜的这场杀戮注定会震悚十州,但绝不是现在。

        就算是距离这场杀戮最近的鸿厘城,此时也依旧十分平静,倒不是因为城内没人去一夜城,只不过是作业一夜城内死的太干净,加上九尊印处理得不留痕迹,连一道神魂都没放过。

        当然也还是有人察觉到一丝异样。

        比如鸿厘城城主。

        “我们派去一夜城的人一个都没回来?”

        鸿厘城城主府内,一个模样中正的中年男子向身旁一个管家打扮的老仆人问道。

        这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鸿厘城城主暮秋临。

        “不但进城的没能回来,派去的探子也一个都没回来,不知道一夜城这次在搞什么把戏。”

        那老仆人皱眉道。

        “从他把一夜城这一年落脚地放在流州,却不给流州修士通行令牌时起就透着古怪。”

        他又补充了一句。

        “你今晚回去把这些日子收集的情报写一份文书,盖上我的私印派人送到朱阳城我恩师文华子手中。”

        暮秋临思忖了片刻才道。

        “嗯……把前些日子,从那群秋水流民手中搜出来的那幅字画也送过去吧。”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

        “大,大人,那幅字画可是徐鸿鹄的真迹,笔墨中定然藏着他的剑意,大人您若是能参悟一二修为定能更上一层楼,就这么送人……这也,这也太可惜了吧。”

        老仆人神色有些慌乱道。

        “徐鸿鹄字画中的剑意确实是好东西,只不过他的境界于我而言还是太高,恐怕我就是穷尽此生也无法与其比肩,这画中的剑意我是看得到吃不到,既然如此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送给我恩师。”

        暮秋临一脸轻松地笑道。

        “唉……大人如此豁达,只盼文华子老人家,能记着大人的好。”

        老仆人依旧有些不舍道。

        “竹老头,这世道已经变了,自太古灵器现世以来,一个熟练驭使灵器的灵人境修者都能跟真人境剑修一较长短,拥有一件高阶灵器,远胜百年苦修。欧冶家那帮人,哪个不是几十年如一日地潜心磨砺剑气,可最后还不是照样还不是被我这口景云钟镇杀?”

        暮秋临手一抬,一口散着阵阵威压的古钟出现在了他的掌心,古钟的每一次细小嗡鸣都像是要把人撕碎一般。

        “大人说的极是,大人说的极是。”

        看到这口古钟,老仆人额头豆大的汗珠颗颗滚落,看起来他对这口古钟的恐惧,早已深植心底。

        “而且我恩师文华子前些日子已经踏入圣人境,区区一个流州府,区区一个朱阳城已经留不住他了,他老人家注定是进入那仙盟摘星楼的,只要他能够念着我这个弟子一丝情谊,下一任流州府府主之位定然是我的了。”

        暮秋临边说着边靠着椅子坐了下来,模样淡然从容。

        “这,文华子老先生,居然已经踏入圣人境了?!我记得他老人家还炼化了一件地阶灵器,这天底下恐怕没几人能胜他了吧?!”

        老仆人满脸讶异道。

        “所以竹老头你觉得,用一幅不怎么用得着的画,换一个府主值不值?”

        暮秋临没有回答,而是一脸志得意满地反问道。

        “值,当然值!老奴我这就去给大人您撰写文书!”

        被暮秋临叫做竹老头的老仆人激动道。

        “别那么着急,有一件事情你先去帮我办一下。”

        暮秋临一把喊住了竹老头。

        “大人恕罪,是老奴失态了。”

        竹老头低着头一脸自责道。

        “无妨。”

        暮秋临摆了摆手。

        “从青莲府逃出来的那帮流民,该审的都审了,看起来也已经榨不出什么了,正好最近城内一些下等府民很不安分,你把这些流民的脑袋砍了,挂在黑铁堡外的城墙上以儆效尤,让那些下等人最近安分一些,别在我老师快要调任的时候给我捅娄子。”

        他脸色面色平静地说出了这番有些骇人的话。

        “全部…都杀?”

        竹老头对暮秋临这个决定有些吃惊。

        “几百号人没个说法就这么杀了示众,老奴只怕会引起城内府民恐慌,到时候适得其反啊……”

        他很是担心道。

        “说法?”

        暮秋临嘴角一勾,转身顺手从笔架上取下一只笔,吸饱了墨,然后写下了两排八个大字——

        “秋水余孽,死有余辜。”

        字迹力透纸背,犹如刀削斧凿的一般。

        ……

        再说李云生,回到欧冶家之后,他便跟欧冶潭两人一头扎进了火神殿的天工坊。

        拿到青鱼残剑之后,欧冶潭老爷子总算是可以动工了。

        不过旧剑重铸是一件极其复杂的事情,饶是有欧冶潭这样的铸剑师,以及天工坊相助,过程依旧十分艰辛。

        光是将地心之火引入天工坊的剑炉之中,李云生跟欧冶潭就花了三天时间,直到此时总算是将炉火彻底引燃。

        “我记得一些典籍描述名剑铸造过程时,常常以天帝添炭形容剑炉中的炉火,今日一见倒也不算夸张。”

        李云生神色有些疲惫地望着剑炉中那熊熊燃烧的地心之火。

        “那是当然,唯有此等神火,才能孕育剑灵,你青鱼剑灵消散,如果不能重塑剑灵,重铸青鱼就是无稽之谈。”

        欧冶潭老爷子精神矍铄地笑道,这一炉熊熊燃烧的地心火,让他的心境仿佛回到第一次铸剑的时候。

        随后欧冶潭将那块陨铁以及青鱼的残剑一同送入了剑炉之中。

        “普通材料熔炼一日即可,陨铁的话须得三日,如果再加上青鱼残剑至少要熔炼七日七夜方可,只有这样才能完全将青鱼残剑上沾染的因果跟浊气炼化,回到最初的状态。”

        欧冶潭对李云生解释道。

        “七日七夜……”

        李云生闻言在口中呢喃重复了一句,随后笑着看向欧冶潭道:

        “反正我都交给老爷子您了,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你先上去吧,这七天我都会在这里看着,只要这第一步熔炼能成功,接下来我至少有六成把握!”

        欧冶潭笑着拍了拍李云生的胳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