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一章 三盘棋,三个问题

第四百九十一章 三盘棋,三个问题

        翌日清早,李云生先是去了一趟火神殿跟欧冶潭老爷子交代了一下他出去一趟的事情,此时熔炼正好到了一个紧要关头老爷子没多说什么,只是让他快去快回,毕竟这一步完成之后还有很多地方需要用到李云生。

        告别了老爷子之后,他又上去叮嘱了青萝一番,让她跟北斗今天照常去城里的铺子,尽量跟往常一样别让仙盟的人生疑。

        而青萝在知道自己一家人一直被仙盟监视着之后,心境已经从最初的惊慌开始慢慢平静了下来。

        她的个性,表面看起来秀气柔弱,内里却是非常聪慧坚韧,李云生很多话虽然没跟她明说,但她心底已经猜得七七八八了,甚至是李云生的身份。

        至于唐北斗,李云生对他甚至比青萝更放心。

        “话说回来,我就出去个半天,哪里用得交代这么多。”

        到最后,反倒是他自己觉得有些好笑。

        一切交代妥当之后,李云生便没在迟疑,踏着行云步朝着之前一夜城的方向赶了过去。

        ……

        鸿厘城外的荒漠。

        虽然只隔了几天,一夜城的废墟已经完全被黄沙淹没了,不过在那废墟的中心,一座凉亭极为醒目地耸立其上。

        想也不用想,这肯定是一夜城城主的手笔。

        不过当李云生来到凉亭近处时,却意外地发现那凉亭之中,除了一夜城城主之外,居然还坐着一个人。

        让他更加意外的是,这个人他还认识,正是当年在秋水“赏鱼会”上,跟他下过一局的周家大管家周凉。

        “云生先生,你我终于又见了。”

        还没等李云生走进凉亭,那周凉便满脸真诚地迎了出来。

        “周凉前辈折煞晚辈了。”

        李云生言词谦逊但表情却依旧波澜不惊,说着冲周凉点了点头。

        “没想到云生先生居然还记得在下。”

        听到李云生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周凉显得分外激动。

        “前辈棋下得很好,我当然记得。”

        虽然被一口一个先生叫着觉得别扭,但李云生还是礼貌地回应了对方。

        “这,这,我这一手破棋,哪里入得了先生慧眼。”

        李云生一句十分礼貌的话,听在周凉耳中却是受用非常,这些年他一直苦思当年那盘大杀局,钻研得越是深入便越是心惊,自然而然对于李云生钦佩之情愈发强烈。

        于是这个头发花白过年甲子的老人,在李云生面前,完全变成了一副虚心求教的弟子模样。

        “老周你何时这么婆妈起来了,外边天那么热,你们两个倒是快些进来啊。”

        凉亭内四平八稳地坐着的一夜城城主,皱眉抱怨了一句。

        “都怨我,都怨我,云生先生,请进、请进。”

        周凉满脸自责地拉着李云生进了凉亭。

        这座八角凉亭虽然外面看起来其貌不扬,但人一进去坐下,周身暑气立时消散,恍若置身冰窖,凉爽非常。

        “没想到城主跟周凉前辈居然认识。”

        李云生有些好奇道,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两人,单从修为跟身世上来讲毫无交集可言。

        “端木大人喜欢下棋,早年间他每次来青莲府都会找我下几盘,周家出事之后他便收留了我。”

        周凉指了指凉亭中央桌上的一方棋盘道。

        李云生看了眼那棋盘,发现上面居然摆着“赏鱼会”上他与周凉的那局棋。

        “没想到,这局棋,一晃眼居然过了十多年了。”

        看着那棋谱,脑海中当日赏鱼会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可现实中却已经物是人非了,不由得感慨了一句。

        说完,他收敛起心神,抬起头将之前列好的那份清单递到了一夜城城主跟前。

        “奖励的清单,还有我帮你杀人的酬劳。”

        见那驼背老头有些不明所以,李云生便解释道。

        “你这是打算把我一夜城搬空呢?”

        一夜城城主看了眼那单子上长长的条目,脸色有些难看道。

        “城主大人就不要妄自菲薄了,就是再来十份恐怕也掏不空你一夜城吧?”

        李云生笑道。

        “别,一夜城的家底没你想象的那般殷实。”

        一夜城城主虽然表面上不悦,不过还是把那单子扔进了袖中。

        “不过你要的这些东西,都是些吃穿用度之物,你这是准备找个地方避难吗?”

        他看着李云生笑问道。

        “这十州还有我这个秋水余孽的避难之所吗?”

        李云生自嘲地一笑。

        “这是我帮人准备的,那一家子与我有恩,我不想让她们沉沦在这次的劫难之中。”

        他补充道。

        “是你之前带进城的那小姑娘一家?”

        一夜城城主端起一只铜杯,抿了一口里面的冰镇果酒。

        “嗯。”

        李云生点了点头。

        “说起来我跟欧冶家的祖上那一代还有些交情,只是没想到祝融氏的血脉已经凋零至此。”

        一夜城城主感慨了一句,然后朝着身旁空无一人的位置喊了一声:

        “吴管家。”

        紧接着,吴常笑的身形凭空出现在了李云生面前。

        所谓一夜城,便一人带着一城,所以李云生对此也见怪不怪了。

        “把东西给他吧。”

        一夜城城主看了一眼身旁的吴常笑,然后转头看着李云生道。

        “是,主人。”

        那管家吴常笑笑着捧起一枚戒指送到李云生跟前道:

        “云生大人,您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

        很显然,这吴管家手中捧着的是一枚储物戒指。

        “谢谢。”

        李云生拿起那枚戒指点头道谢道。

        “再会了。”

        吴管家也冲李云生点了点头,随后身形如烟雾般消散在原地。

        “好了,东西你也拿了,我们来下棋吧。”

        看到李云生手下了那枚储物戒指,那一夜城城主有些兴奋地搓了搓手。

        “不了吧,我还有事。”

        李云生皱了皱眉,他不太想在这里耽搁时间。

        “云生先生,只是下几盘棋,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周凉也在一旁劝道。

        “这样吧。”

        那一夜城城主见李云生还在犹豫,于是许诺道:

        “你我下三盘棋,你没赢一盘,我便回答你一个问题,你若三盘全胜,我可以跟你切磋几招。”

        “可我没什么要问你的,更没有理由找你切磋。”

        李云生道,他还是坚持要走。

        “如果我说,我可以告诉你玉虚子的下落呢?”

        一夜城城主自信满满地笑道。